大學校長,是典範或惡例?

出版時間:2018/03/04 11:04

謝國榮/高苑科大行銷系助理教授、捷克與波蘭大學訪問學者
 
最近台大準校長管中閔被政治卡住,無論結果如何,對於管中閔、台大、教育部、政治與學術界,都是一種嚴重之扼傷。這過程的是非曲直,到底給年輕的學子門與台灣的社會,留下什麼典範或惡例?
 
我的好友Josef Hynek曾任捷克國立University of Hradec Kralove大學的兩任校長,他亦是公民民主黨(ODS)的黨員,與當時的總統與執政黨,並非同一個政黨,但是當2008年Josef宣誓校長的就職典禮,是在布拉格大教堂裡,由總統Klaus親自主持,典禮之後,並以茶會款待,總理及大臣們皆列席觀禮,全球大學校長之就職典禮,大概以捷克最為隆重與榮耀。Josef說,從大學校務委員會遴選校長,送教育部核備,到總統親自頒發校長證書之典禮,所有的過程,都對準校長本人給予最高之尊敬與禮遇,毫無政治或政黨因素所干擾,充分展現了高度的大學自治與自主的精神,也是一種高等教育深層文化素養的體現。
 
今年二月,筆者造訪了葡萄牙科英布拉大學(Universidade de Coimbra),由當時的國王Dinis於1290年所建,後來的國王Joao於1537年,將皇宮給了大學,2013年成為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是歐洲最古老的大學之一。今日,校園裡只有這倆位國王的雕像,留給後世的學子們無形與寶貴的資產,並給世代人民所景仰。撫今追昔,現代的大學校長的角色與使命,不也是如此。
 
我去過北京大學幾次,北大校園裡有蔡元培校長的銅像。蔡元培說:「教育,養成人格之事業」,他認為教育是國家興旺之根本,是國家富強之根基。他在北大組成「進德會」,會員涵蓋教職員與學生,以砥礪私德,端正校風為主旨,可見他很重視品德教育。蔡元培更指出,大學教育有兩大弊病:受教育者易遷就於政府的管控,「皆富於服從心、保守心,易受政府駕馭」;「大學並非一個職業訓練所,更非販賣畢業之機關,大學者,研究高深學問者也」。
 
蔡元培於1918創立北大的研究所,於1927成立「中央研究院」,他要建立可大可久的中國學術之獨立與自主性。對照今天對於台灣大學的一位準校長,被政治黑手所凌遲,至今仍未正式就任,創下台灣高等教育之惡例。「教育易受政府與政客之駕馭」之弊病,在一百年前的蔡元培就已提出真知灼見。如今,國立大學除被政治不當之干預外,有些私立大學更被財團壟斷,弊病叢生,對於台灣學術的獨立自主與純淨的校風,我們不禁要問:「台灣的蔡元培在哪裡呢?」
 
蔡元培主張「學術自由」:「對於學說,仿世界各國大學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則,取兼容並包主義」。他聘用當時不同政治信仰、不同黨派、不同學術見解的人才,在北大任教,北大遂成為中國與亞洲最著名之大學學府。蔡元培不僅提倡「學術自由」,更堅持「學術尊嚴」。蔡元培擔任校長期間,正是身處北洋軍閥的勢力範圍,比較於今日的台大的處境,要更艱難於千百倍,因蔡元培堅持的學術尊嚴,學術的獨立與自由才得以確保,否則很容易遭受到非學術勢力之沾汙與破壞。
 
德國哲學家Jaspers (1960) 在其《大學理念》一書強調「學術自由」的重要性,大學必須具有「知識上自由的交流」,否則,學術窒息,知識墮落,大學成為政治的附屬品,大學也就無法成為大學了。德國的大學原本有很高的獨立自由,強人希特勒上台後,大學學術自由的精神與靈魂盡失。台大是台灣高等教育的龍頭,有眾多的學術菁英,也有不同的政治與黨派色彩,針對新任準校長管中閔,批判與評論或卡管與拔管,暗潮洶湧,歹戲拖棚,到何時方休呢?蔡元培、胡適、傅斯年等北大之先進,他們的風範也曾引領著台大追求卓越,不知今日看到政治勢力介入台大校長之遴選與派任,他們的內心是否在哭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