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輛自動駕駛的幾個基本法學課題

出版時間:2018/03/09 09:06

陳弘儒/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學者

加州將在今年的4月2日,許可無人車的道路測試不需要有人在裡面監督,以防止緊急狀況發生。此類的測試放寬規定雖然是可預期的,因為無人車的技術發展已經越來越成熟。然而,隨著其相關技術與設備已愈趨成熟,也會給法律體系與法律理論帶來一些關鍵的挑戰。對於車輛之自動駕駛的議題分析有助於我們一方面具體而微的思考人工智慧與法律的議題,另一方面也可以抽象地反省當前法律理論的基本預設。

首先,自動駕駛雖然是一個常用的術語,但是其概念內涵大概從2014年後的國際汽車工程師協會(SAE International)才有明確的區分級別,該協會在J3016標準中將車輛的自動駕駛區分為六個級別(從0到5),雖然J3016標準在2016年9月有修正,但是級別的區分並未改變。在最高級(第5級)的自動駕駛中,不論是車輛的行進方向與動力控制、對於外在環境的偵測(包含物體與事件)、動態駕駛任務的執行是透過電腦而進行,系統也並未對於駕駛模式的進行(Operational Design Domain)任何限制。也因此,在概念上第五級的自動駕駛就是讓車子自己執行原本駕駛者所有的駕駛行為。因此我們可以設想在不久的將來,自動駕駛的車輛會逐漸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世界之中。由此而生的問題是,這會對於法律理論與體系造成何種影響?這篇短文的目的是透過具體的例子去指出(也只能指出)自動駕駛所開啟的有趣法學基本課題,而要如何分析與處理仍有待許多法學先進進行討論。

從駕駛行為的風險性來看,駕駛行為是一個高度受到國家法律體系管制的行動,不論是駕駛資格之取得、駕駛者的注意義務與事故發生後的責任歸責原則等等,這些議題已經有非常豐富的法學討論。自動駕駛的議題,第一個需要面對的就是,若發生事故歸責原則與責任分配如何處理?然而如果是第五級的完全自動駕駛,理論上所有駕駛「行為」都是透過感測器、程式與演算法等進行,嚴格來說雖然有駕駛的狀態出現,但是沒有「駕駛的行為」,因為沒有人類意志的介入。如此一來,如何進行歸責需要進一步討論。更具體來說,當完全的自動駕駛大量出現時,乘客與自動駕駛車輛的法律關係為何?是否有可能訂約主體存在於乘客與自動駕駛車輛之間呢?這涉及到了弱意義的人工智慧的特定任務之履行是否可被賦予法律主體的相關權能的問題。

自動駕駛第二個層次的問題更深刻地指向演算法的哲學反省,由於車輛之自動控制是透過演算法而進行,因此要如何面對車輛行進間因為風險高度實現下的「抉擇問題」會是一個非常急迫的考量!這種問題的最典型提問就是電車難題(the trolley problem),但是狀況遠比這個更複雜。因為,電車難題仍舊可算是一種思想試驗(thought experiment),透過簡化問題情境去探索道德主張與其背後理據的成立可能性。但當自動駕駛成熟且上市之後,其所面對的抉擇問題會是高度複雜的,這不僅需要道德哲學的介入也需要基礎法律理論的協助,特別是需要規範性法律理論,針對電車難題進行深入討論。

自動駕駛所蘊含的第三類問題是法律推理層面的。人工智慧與法律(AI and Law)很大一部分是探討電腦進行法律判斷之可能,乍看之下自動駕駛似乎純粹是個因科技發展而影響法律的課題,似乎跟法律推理無關。實則不然,自動駕駛所運用的環境感知以及對於事件或狀態所回應之演算法設計,涉及到許多規範性判斷或價值取捨,或與可以將其「類比於」某一種人類在進行應然判斷上模式,如此一來自動駕駛與法律推理有一個尚需要釐清的深層關係,當然此類也會表現在其他的人工智慧之運用上。

最後,可以回到一個比較具體的法律政策學以及部門法的層次上。台灣或許需要開始思考在相關法規的擬定上,如何逐漸規劃出適合自動駕駛車輛的相關規定,這涉及到了自動駕駛車輛的道路測試相關規範、載配第三級甚或第四級自動駕駛車輛的產品責任、對於駕駛人的注意義務程度與判斷標準的反省以及可能出現的多元化的民事交易類型可能(例如使用者與自動駕駛車輛締約)等等。

這一篇短文的主要目的在於勾勒出自動駕駛對於法律主體、法律推理以及法倫理學涉及到的基礎議題。然而,必須要承認的是此類理論仍在發展之中,而且我們並未涉及到自動駕駛中的資訊交換議題。當我們以高速向未來前進時,基礎理論的反省總是會給予我們一些關鍵視野,讓我們得以在轉眼即逝的世界中抓緊一些問題與思考主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