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被當面吐菸羞辱 她咬牙也要當義工 

出版時間:2018/03/16 17:00

67歲的前名模陳淑麗形象正面,是許多公益團體的志工。她曾有過舉目皆債主的生活,因為受過幫助也想幫別人。但當義工後卻因形象太公益,片約、商業廣告全沒了。「有人一看到我遞上董氏基金會的名片,還會故意噴一大口菸到我臉上,他說『我剛剛沒想抽菸,但看到你名片我就想抽菸了。』」但她不氣餒:「既然有幫助人的能力,把這能力做到好也是一種成就。」

我十七歲就當上模特兒,那是民國五十幾年,台灣最輝煌的時候。走秀走到腳抽筋,數鈔票數到手抽筋,賺很多也花很多,身上隨便一件牛仔褲就上萬塊,手拉LV的行李箱。但我也理解沒錢的痛苦,因為我曾過過一抬頭,舉目都是債主的生活。

爸爸過世那年,我還在念大學,我把走秀的錢都帶回家給媽媽。守孝回來沒多久又遇上蔣公過世,活動全停了,整整半年沒收入,欠了好幾個月房租,還得扛起媽媽生活。有次累出病,但住院要五千塊保證金,我躺在床上打電話借錢,但根本不知道怎麼還,因為五千塊對那時的我來說大到不行,我只能一直掉眼淚。

為了賺錢,走秀以外我兼著做過直銷、賣過保險。每次要去推銷前,我都要先去洗手間哭半天,因為覺得跟人家推銷很痛苦。但也只能哭一哭,擦乾眼淚,還是化妝出門。

還好我這一生遇到不少貴人,在我最低潮時,有導演引薦我去中視演戲,憑著《上錯天堂投錯胎》紅了,也就在那時公益節目找上我,當時我的知名度還可以唱工地秀,拿個幾萬塊錢,答應慈善小團體的活動可能什麼都沒有,但因為被不少人幫助過,所以我一直希望有能力當人家的貴人。

只是自從當了義工,很多人就覺得我好像不用工作,片約沒了,商業廣告也因為我形象太公益打退堂鼓,最慘時甚至得借貸過生活。有人一看到我遞上董氏基金會的名片,還會故意噴一大口菸到我臉上,他說「我剛剛沒想抽菸,但看到你名片我就想抽菸了。」那晚我氣到睡不著,我就想說我幹嘛這樣啊!好好拍我的戲不就好了?

有時午夜夢迴看,我能把自己搞成這樣也是不容易。但想想我這一生,有低潮也有輝煌,都是該過的啦,也沒後悔。現在我靠教瑜珈賺生活費,慢慢還清貸款。以前曾自卑我不太有頭腦,也不會經營自己,但現在想開了,既然有幫助人的小能力,那把這些小能力做到好,也是另一種成就。(撰文:陳昭妤 攝影:張文玠)

陳淑麗現靠教瑜珈賺生活費,倒也清心自在。
陳淑麗現靠教瑜珈賺生活費,倒也清心自在。

不只台灣,陳淑麗也到許多國家擔任志工。
不只台灣,陳淑麗也到許多國家擔任志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