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上市議員的是她! 前娼妓1400字的告白

出版時間:2018/03/23 15:00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日前在《臉書》上公開支持設置性專區,認為此舉能讓社會更安全,並指美國研究發現,性交易合法化能使性犯罪率降低十萬分之8.6,降低性犯罪的風險。此番言論引起討論,反對者甚至到他的服務處噴彩帶,性暴力防治倡議者吳馨恩就直接承認是她做的,但此舉是希望王浩宇能聽聽不同的聲音。因為她認為用性產業來減少性暴力,不可能兼顧娼妓安全,「何況一個男人有暴力傾向應該接受輔導治療,不是去嫖妓啊!」

以下為吳馨恩《臉書》全文:
親愛的王浩宇議員:

娼妓的安全是重要的!
娼妓不是減少性犯罪的祭品,請傾聽倖存者的聲音。

您好,昨夜在您服務處噴彩帶的人就是我,我是一名前娼妓、一名性剝削倖存者,我反對您在設立性專區的說法中,認為其可以減少性犯罪的觀點。

為了避免誤讀,先把結論說在前面,這篇不是要討論政策制定的問題,也不會給出一個結論,我只是要王議員、社會大眾傾聽從娼者與倖存者的聲音,認知到娼妓安全的重要性。

在許多統計資料中,從娼女性受到性暴力的比例從七到九成不等,形式包含性騷擾、性侵犯到性虐待等,娼妓受暴早已不是什麼新鮮議題,這是我們的共同生命經驗。

在這樣的形況下,作為左翼、進步價值的民代應該要試圖減少針對娼妓的暴力,這是作為娼妓主體所在乎的,無論我們是否支持專區制度都一樣。

如果將娼妓視作減少性犯罪的祭品,那簡直是要具有性犯罪傾向或前科的男人來嫖妓,我必須說多數娼妓並不樂見讓這樣的暴力罪犯或潛在犯成為嫖客,這將會大幅增加娼妓的安全風險。

更不用說娼妓即使受到保護,也多半不會走正是社福及司法途徑,其中的黑數是相當可觀的,這也有可能是「性交易減少性犯罪」的統計數據原因,況論至今惡意拔套、喊停不停與答應半套強迫全套等「非典型性侵」有定罪困難的問題,司法實務人員也多半對娼妓不友善,造成司法裁決的不正義。

身為一名跨性別女性,我已經受夠這種「犧牲部分女性,來保護其他女性」的觀點,這在跨性別如廁權議題上,包含性別友善廁所與依照性別認同如廁,我已經看過太多打著「保障婦幼安全」犧牲我們這些弱勢女性、無產階級女性、性少數女性安全的案例,這使我感到非常難受。

我過去從娼是因為性侵不被家人諒解,自殺從醫院跑出來進到妓院裡面,過程中不斷重複我被性侵的過程,使用藥物來麻痺自己的痛苦,在妓院裡面所有女孩都跟我有類似的遭遇,可惜當時的我什麼都做不了,我只能誠心祈禱不要有女孩步上我們的後塵。

美國的統計數據中,高達八成的從娼女性在進入性產業之前,早已遭受過性暴力與性創傷,且多半是在未成年的時候,在更封閉的亞洲妓院裡,難道不是充斥這樣走投無路、遍體鱗傷的女性、性少數與兒少嗎?

如果減少性犯罪,是透過犧牲一群早已被強暴,卻又被社會安全網漏接,而在妓院的不幸女性、性少數與兒少來洩慾、虐待,希冀以此減少男人的暴力犯罪可能,這實在太殘酷了!

前天一名被男友性侵未遂的朋友告訴我,她好想活在一個無性的世界,好像全世界、整個社會都圍繞著男人的慾望轉,可是卻從未有多少人質疑過「有人有義務滿足男人的慾望」這個強暴迷思(rape myth)。

是的,沒有人該去滿足男人的慾望,「利用他人來洩慾」這不是人權,這是「男性特權」(male privilege),又有誰來滿足女人、性少數、兒少及娼妓的安全需求呢?至少我知道關心的人更少。

性暴力防治應該透過落實性別多元平權教育,特別是目前婦女團體積極倡議的「沒有同意,就是性侵」,以及今年V-day20周年強調的「關注針對跨性別者的性暴力」等觀念,也應該建立好完善的性暴力相對人輔導與治療系統,希望能遏止性暴力再度發生。

然而我也要提醒的是,雛妓與娼妓不是二元對立的議題,很多娼妓曾經也是雛妓,甚至很多原本是被漏接的性暴力倖存者,成年生日的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這些人不再是法律上需要保護的受害者?從娼不過只是延續著他們所能生存的方式,這不是合法化就能解決的問題,合法化只是把他們從犯法者變成勞動者而已,但其生命的創傷歷史脈絡沒有改變。

如果王浩宇議員,以及大眾有看完這篇文章,非常感謝您,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原文出處→請按此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拷貝轉載》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有夠廢】抓到了!趴地斷腿乞丐有亮點 褲子這根被識破
慎入!​奧客拉屎在毛巾、牆角 他不道歉還這樣說
聯絡簿爆案外案!爸心痛兒作業寫到10點 壓力大到咬手

王浩宇服務處遭噴彩帶。翻攝臉書
王浩宇服務處遭噴彩帶。翻攝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