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芳玉專欄:是婚外情,還是性騷擾?

出版時間:2018/03/25 00:02

【芳法論】是婚外情,還是性騷擾?

賴芳玉/律師
 
近日職務法庭對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被控性騷擾女助理獲准再審改輕判罰薪,一片譁然。承審法官陳志祥多次親上火線在媒體上捍衛自己的判決,尤其他在廣播上說:「本件是發展婚外情未遂,不是性騷擾」時,引爆更多撻伐。

陳法官的言論,終於讓大家真實體驗司法與社會的距離,也引得總統特地在臉書上重申司法判決必須彰顯社會公平正義,司法院緊急召開記者會,聲明將革新職務法庭、增加司法院所屬機關性別平權意識。

問題是社會上有很多的「林奕含」(這個名字已然成為許多被害者的代名詞了),司法也有不少的「陳志祥法官」。其實,「本件是婚外情,不是性騷擾」,不是只有陳法官這麼說而已。

前幾年,一位女性朋友A擔任某大學教授的專案研究任助理,任職期間,已婚的教授主動表示希望與她發展如友人般的關係。不久,教授態度丕變,親暱地稱呼和互動,經常以上司的身分要求她陪伴、聊天,之後更進一步地假借談論公事要求陪同他到隱私場所。

由於教授年長如父執輩,又是她的長官,縱然感到困擾,依然前往教授所指定的隱私場所,未料在談完公事後,教授突然親吻、擁抱,雖極力抵抗但仍發生性關係。教授威脅不能把這件事告訴他人,否則她將失去助理工作,而且教授也會告知她的家人。她非常害怕因此工作不保,家庭也會因此破碎,於是教授也就常藉此與她發生一段期間的親密關係。

教授的行為讓助理A女身心都備受煎熬,終讓她下定決心提出辭呈,並且向學校性平會提出性侵害的申訴。性平會成立調查小組,在歷經申復程序時,性平會認定該案「該當於《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條規定校園性侵害行為之認定」。全案也進入地檢署性侵害事件的偵辦,但不起訴處分。然而教授的妻子也對A女提出通姦罪的告訴,不過同樣不起訴處分。

教授妻子隨後對助理A女提出「侵害配偶權」的損害賠償訴訟200萬元,第一審法院認為不構成性侵害,因此認定A女侵害配偶權,應賠償教授妻子10萬元。

從以上這個案例,我們似乎可以推論出一個司法公式:不受學校性侵害事件成立的調查報告與結論,當然也不受監察院彈劾報告的影響,司法仍然可以自行認定事實,一旦認定不構成性侵害或性騷擾時,被害者就有可能構成侵害配偶權,然後賠錢。

或許很多法律學者會質疑上述的司法公式,認為二者沒有法律構成要件的必然關係,我非常認同這個法律觀點,但無法不說,在司法實務上,究竟有多少性騷擾或性侵害的被害者沒有被指控「婚外情」,甚至她才是主動勾引上司或教授的耳語八卦,然後再被控訴通姦罪及侵害配偶權?簡單說,被害者一旦提出控訴,就要開始準備被審判。

因此我還是要說,「本件是婚外情,不是性騷擾」,真的不是只有陳法官這麼說而已。社會上有許多的「林奕含」,司法也有不少個「陳法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