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根而無心的「城市博物館」

出版時間:2018/04/02 20:51

郁良溎/台北文資環境守護聯盟成員、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博士生 
 
上周,台北市長柯文哲先是與文化局長鍾永豐及文基會董事長小野午餐直播,大談台北城南文化,又在鍾永豐陪同下,安排參訪紀州庵、溫羅汀街區等地,發表其於2016年底提出之「城市博物館」計畫。但在上述網紅式政策行銷進行的同時,一個文化資產的毀滅危機,卻在被光鮮亮麗的願景話術所掩蓋的醜惡黑箱中發生。
 
時間拉回到兩周前柯文哲與中正區里長的座談會,不同於過去三年均於市府舉行,且幾乎全程開放採訪的慣例,今年除移師各區公所,亦限制媒體無法全程採訪。在這樣的情況下,媒體得以報導的,僅有恰與柯上周安排之紀州庵行程相同的特色文化商圈等兩個提案,其餘提案之討論狀況,則完全不得而知。而在未被揭露的提案中,即包含與紀州庵同樣位於城南城博範圍,柯選前曾簽署「全區完整保留」之嘉禾新村拆除案。
 
四年前,柯文哲為求勝選,高唱文史保存優先之進步理念,以因開發政策而遭夷平的華光社區案為例,暗諷過去的藍營市長不重視歷史遺跡的保存,並為了拉攏民間文化界的支持,回應並肯定《台北市市民文化宣言》中「都市發展和經濟政策應秉持『文化優先』原則,重大政策應審慎評估『文化整體影響』,尤其不能犧牲原有的文化資產,讓文化領導施政,而不是短暫的、圖利少數人的經濟政策來領導文化」之主張,甚至進而簽署南港瓶蓋工廠與嘉禾新村兩個可能面臨拆除危機的文資保存承諾。
 
柯文哲當選後,民間團體與關心文資保存之議員,在2015年4月共同召開公聽會,提出藉由嘉禾新村的完整保存,串連西起川端橋,東迄蟾蜍山的豐厚的有形文化資產,打造獨具特色的文化觀光地區的「城南水岸文化廊帶」發展計畫。當時民間團體發現,嘉禾新村早於2002年即在多位中研院眷村研究專家參與諮詢的文化局委託研究案中,被評定為台北市三座少數具保存價值之眷村。未料,在柯文哲尚被普遍認為是親近本土價值的時期,其卻已配合藍營地方頭人與民代之施壓,無視過去已獲肯定之價值事證,以及現場勘查時有委員肯定全區完整保存價值之意見,操作黑箱程序,無緣由地迅速宣判了嘉禾新村的死刑。
 
此後,柯文哲採取「以拖待變」之策略,放任2015年初才完成遷村的完整聚落淪為廢墟,讓運作拆除的藍營地方勢力得以環境治安等理由,合理化不完整保留嘉禾新村之正當性。如今,在黑箱不公開的區政座談會上,柯文哲更為了拉攏藍營勢力,直接拍板配合全力加速嘉禾新村之拆除程序,甚至恐將把長期規劃為公園預定地的嘉禾新村變更為開發區,進行土地炒作。
 
無比諷刺的是,長期施壓拆除嘉禾新村的地方頭人,去年才藉由柯文哲提供的「參與式預算」管道,提出「公館藝文特區」案,主張推廣文化特色、增設文創園區、規劃一日遊觀光動線、及結合各觀光區域之特色推廣教育等。但面對因五月天《人生海海》及偶像劇《16個夏天》取景而吸引許多海內外遊客前來朝聖,擁有極大文化觀光潛力的嘉禾新村保存問題,其立場卻是極力反對發展地方文化觀光,其中之弔詭,可謂匪夷所思。
 
主責城南城博計畫之現任文化局長鍾永豐,上任前曾以嘉禾新村案為例,表示未來將直接拜會各文資團體,以了解其核心關切。兩年過去,民間團體除遲等不到其宣稱之溝通,更在柯文哲為加速嘉禾新村的拆除作業,選擇以「增加一棟」建物保存做為交換的文資大會現場,由實際主責文資業務的副局長田瑋強勢導引討論方向,不讓未參與過去僅保留三棟建物過程之新任委員,有機會充分參考意見與事證,重新評估聚落整體紋理保存的可能性。
 
民間團體於三年前提出之發展願景,如今被挪用為柯文哲彰顯其文化施政之包裝,但在本來無心於文化,只求勝選的市長帶領之下,其內涵猶如即將拆至僅剩四棟而難以訴說聚落特色故事的嘉禾新村一般,無比失憶而空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