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村落」也能創造意外人生

出版時間:2018/04/11 11:33

張國輝/現從事社會工作;曾任台中市議員、社會處長

報載,我國自今年三月正式步入「高齡社會」,而依二月的統計全國十大高齡鄉鎮區,有五個在院轄市,有五個在農業縣,顯然老化問題是不分都會區或鄉村地區的。                                 

這種被稱為「極限村落」的孤老現象,主要的問題是人口外移嚴重,加上没有自然增加的人口,自然成為「孤老村」。

早年在外地工作的子女會將新生兒女托給老年的父母照顧,當時隔代教養的現象在一些鄉村地區頗為常見,唯近年隨著各地方政府較為便捷及多元的托嬰與托育政策,孩子的嘻笑聲遂逐漸在鄉村消失,於是出現了多座的「極限村落」。

兩年前我與一家全國性的公益社團到雲林縣一所只有五十位學生的小學做社會服務,校長簡報時說,全縣小學,學生數不滿五十位學生的有將近一百所,該縣教育處要求不滿五十人的學校要與最近的學校合併,於是併校成為各校的壓力,因為牽涉學生就學的遠近,還有老師要如何重新安排等。然從全鄉人口幾乎只有外移的現象,他没有把握未來會不會被合併,這也是「極限村落」,在教育上所面臨的困難與挑戰。  

在人口外移嚴重的地區,偏偏是醫療與長照資源最缺乏的地區,一旦有這些需要時,光要看病,就要耗上半天的時間,往往這些地區的大眾運輸又不夠便利,加上公部門又没有類似都會區的「復康巴士」,在外地工作的子女基於照顧的理由,又將老人接出去,雖然安土重遷是農村的傳統,但時勢所趨,多座的「極限村落」只有告訴我們高齡化的時代確實來了。

但「老」並不代表什麽都退化了,我住在都市與鄉村的交界地帶,社區一位將近九十歲的長輩,他大半生務農,後來工業區征收把他的農地全征收了,還好他的妹妹有一塊二分多的農田,原已廢耕,多年前就無料借給她哥哥種菜,結果他種出又大又甜的蔬菓,除了提供全家,也送給左鄰右舍。還有一位阿嬤,每到年節特别忙碌,請她做稞的里民很多,有次里長參加社區的園遊會,特别擺了一攤阿嬤的稞,不到半天銷售一空,阿嬤賺了工錢,也賺了很多人對她的肯定。

把社區老人的專長找出來並給他們舞台,雖是高齡化的時代,「極限村落」也可以創造一些意外的人生。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