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求返還常玉畫作 竟這麼簡單就敗訴了!

3109
出版時間:2018/04/17 20:48
已故名畫家常玉的遺族,跨海向國立歷史博物館討《瓶花》系列、《四裸女像》等畫作敗訴。翻攝國立歷史博物館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常玉姪討畫,史博館判免還》所指的判決是臺北地方法院106年度訴字第3601號民事判決。

一、判決簡介

這是一個「不經言詞辯論,逕以判決駁回之」的民事判決(法官不開庭,直接就判處原告常錦茂敗訴的判決):

1.訴訟法上的法律依據

「按原告之訴,依其所訴之事實,在法律上顯無理由者,法院得不經言詞辯論,逕以判決駁回之,民事訴訟法第249條第2項定有明文。」「又民事訴訟法第249條第2項所謂原告之訴,依其所訴之事實,在法律上顯無理由者,係指依原告於訴狀內記載之事實觀之,在法律上顯然不能獲得勝訴之判決者而言,最高法院著有62年台上字第845號判例可資參照。」

簡單的說,就是依據原告在訴狀裡所寫的事實來看,無須進一步調查,直接就可以判斷原告顯然沒有勝訴的可能;既是顯然沒有勝訴的可能,那也就沒有浪費大家的時間、精神、體力來開庭的必要,法院只要製作一份判決書來判處原告敗訴,這也就够了。

2.判決理由摘要

「......按被繼承人在臺灣地區之遺產,由大陸地區人民依法繼承者,其所得財產總額,每人不得逾新臺幣二百萬元......依被告教育部陳報附件畫作之價值為新臺幣(下同)3億300萬元,有常玉畫作近年來於公開市場之拍賣價格可佐,且為原告接受壹周刊採訪時所不爭執,有壹周刊雜誌附卷可參⋯⋯附件所示之畫作,依其性質,無法分割或為一部交付。是縱認原告之主張為真實,本院亦難依原告訴之聲明判命被告返還附件所示畫作,而為特定物之交付,而為有利原告之判決。從而,原告之訴,依其所述之事實,在法律上顯然不能獲得勝訴之判決,其訴顯無理由,爰不經言詞辯論逕以判決駁回之。」

這也就是說,因為原告常錦茂只能繼承二百萬元,但常玉的畫作,任何一幅都遠遠超過二百萬元,所以原告常錦茂沒有權利來要求返還其中的任何一幅畫……這是不用進一步調查就可以直接判斷的事。

二、挑剔判決

1.判決書裡沒說明原告常錦茂是大陸地區人民: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六十七條第一項確實規定:「被繼承人在臺灣地區之遺產,由『大陸地區人民』依法繼承者,其所得財產總額,每人不得逾新臺幣二百萬元。超過部分,歸屬臺灣地區同為繼承之人;臺灣地區無同為繼承之人者,歸屬臺灣地區後順序之繼承人;臺灣地區無繼承人者,歸屬國庫。」但是:

a.這個法律規定,並沒有說繼承人是「大陸地區人民」以外的人士也是如此。換句話來說,繼承人如果不是「大陸地區人民」(也就是外國人),那就沒有這個規定的適用。

b.這個判決並沒有說明原告常錦茂是「大陸地區人民」,萬一他不是「大陸地區人民」呢?

既然存在這樣的問題,依據原告常錦茂在訴狀上所說的事實,真的可以不經調查就直接判斷這是「在法律上顯然不能獲得勝訴之判決」......臺北地方法院真的可以這麼判嗎?

2.判決書裡沒說明原告常錦茂是甚麼時候繼承(再轉繼承)

a.《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是中華民國八十一年七月三十一日總統(81)華總(一)義字第3736號令制定公布全文96條;八十一年九月十六日行政院(81)台法字第3166號令發布定自八十一年九月十八日起施行。原告常錦茂的「再轉繼承」(原告常錦茂主張自己是常玉之胞弟常廷桓的兒子,再轉繼承常廷桓的應繼分)如果是發生在八十一年九月十八日之前,那將會是如何?

b.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125號民事判決說:「......就修法前已發生之繼承事件,兩岸關係條例並無明文規定得溯及既往而適用,揆諸兩岸關係條例第六十七條有關大陸地區人民繼承遺產限制之規定乃民法繼承之特別規定,依該條例第一條後段規定,本條例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有關法令之規定,自應依民法繼承編施行法第一條後段規定,繼承在修正前開始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別規定外,不適用修正後之規定,而該施行法就修法前已發生之繼承事件所應適用之法律並無特別規定,自不適用修正後兩岸關係條例第六十七條之規定,而應以繼承開始、即被繼承人死亡時定其法律之適用......。」(《民法繼承編施行法》第一條(不溯既往原則)規定:『繼承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開始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別規定外,不適用民法繼承編之規定;其在修正前開始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別規定外,亦不適用修正後之規定。』)關於請求返還常玉畫作的這個判決,在判決裡並沒有說明原告常錦茂的「再轉繼承」日期,萬一這「再轉繼承」日期是在八十一年九月十八日之前呢?

既然存在這樣的問題,依據原告常錦茂在訴狀上所說的事實,真的可以不經調查就直接判斷這是「在法律上顯然不能獲得勝訴之判決」......臺北地方法院真的可以這麼判嗎?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