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馨恩專欄:從「神聖婚姻」公投看台灣同運的厭女氛圍

1522
出版時間:2018/04/24 09:23
如果我們真心支持性別平等,那應該支持所有女性、同志與跨性別等在性別上居於弱勢的群體,而不是「弱弱相殘」傷害或犧牲彼此。圖為2016同志大遊行。資料照片
如果我們真心支持性別平等,那應該支持所有女性、同志與跨性別等在性別上居於弱勢的群體,而不是「弱弱相殘」傷害或犧牲彼此。圖為2016同志大遊行。資料照片

吳馨恩/性暴力防治倡議者、跨性別女性主義者
 
中央選舉委員會宣布三項反同公投(反婚姻平權、同婚專法、禁止多元性別教育)通過審核,因此社民黨候選人苗博雅在臉書發起「平權公投」連署,然而平權公投案第三項主文「一男一女一生一世永久共同生活另立神聖婚姻專法」,說是為了檢驗中選會審核標準、反制保守勢力。
 
可是保守勢力的信望盟簡孟軒甚至與眾多保守教徒興高采烈地寫出「神聖婚姻法草案」,對此許多法律、性別平權學者也出面批評,尤其是一向支持婚姻平權的北大法律系教授官曉薇指出,神聖婚姻是之前宗教保守勢力,由於1970年代女權運動在離婚權利上的改革,進而提出的反擊概念,造成墮胎、家暴、婚內強暴等問題更難處理,最主要衝擊到的就是弱勢與受暴女性的基本權利,完全違背性別平權價值,且在台灣會陷入「私法自治」的範圍,成為國家性別平等的免責區。
 
除了較為少數「廢除婚姻」的激進派,絕大部分的女性主義者都支持婚姻平權,理想上女權運動與同志運動應該是理所當然的盟友,可是從這次事件就可以觀察出,事實上台灣的同志運動一直有「厭女」(misogyny)問題,許多同志族群,尤其是男同志或部分陽剛女同志,有著「崇陽貶陰」的大男人思維,女性與陰柔者的需求是次要、可犧牲的,而這更對同志族群內部的女性或陰柔者產生嚴重的傷害。
 
這問題會發生並非一朝一夕之事,多年來同志運動由男同志族群壟斷話語權與資源,眾多同志平權活動都不成比例地以男同志為重,像是官方選出的「台北同志地標」(二二八公園、西門紅樓)幾乎都只關乎男同志族群的歷史文化,同志遊行中也經常出現對女性與跨性別群體不友善的事件,近年的婚姻平權小蜜蜂也一直有因為「男同志交友文化」間接產生對其他族群排擠的現象,甚至不少同運人士針對反同女性(相對上反同男性較不容易被針對),如郭美江「口交姨」,進行針對外貌或性別的羞辱,這些問題甚至造成非男性族群參與同志運動的意願大幅降低,長久下來台灣同運反而成為了另一種崇拜陽剛、男性霸權的小世界。
 
如果我們真心支持性別平等,那應該支持所有女性、同志與跨性別等在性別上居於弱勢的群體,尤其是當中同時具有多重弱勢身分的族群(雙性戀女性、跨性別女性),而不是「弱弱相殘」傷害或犧牲彼此。
 

關鍵字

吳馨恩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