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交換生:反年改與紅衛兵同樣缺乏的轉型正義

出版時間:2018/04/26 17:27

伊洛人/來自河南的交換學生
 
在中國有一群人,他們在年輕時在廣場跳交際舞干擾老人,在老年時跳廣場舞干擾年輕人。更有很多老人在跌倒後訛詐救助他們的人。很多人表示這是40多年前文革的紅衛兵和造反派群體如今進入老年期。
 
文革紅衛兵世代之所以如此囂張,其背後是中國缺乏對文革的轉型正義。很多紅衛兵的罪行沒被追究,甚至對文革批評也會遭到毆打。最終結果是紅衛兵老人之一的習近平,在上台後重新召喚文革精神,繼而修憲成為毛澤東和蔣介石那樣的終身獨裁者。
 
而臺灣保守派將長期非暴力的臺獨運動,例如對獨裁者棺材潑漆等抗爭污衊為文革。這恰恰是對文革缺乏理解或故意歪曲。很多臺灣人誤以為文革是底層自發的民粹暴力,但各種歷史研究和中國人敘述的親身經歷早已證實:文革各團體雖然脫離傳統官僚體系,但仍嚴格依照毛澤東在報紙廣播的指示為行動指導。其本質與兩蔣直接控制的情治系統一樣,是獨裁者們用來統治中國或臺灣人民的暴力機器。
 
這些文革遺老或八百壯士的經歷卻也可悲,可悲在他們那個世代成功的捷徑是傷害他人。他們眼中的成功人士是武鬥打死老師的宋要武,是在文革中誣陷他人,一路升官發財的共產黨官僚,是三代「公務員」的連戰,告密起家的「詩壇祭酒」余光中,「執行公務」的侯友宜。如果從善意的角度推測,八百壯士中很多人,即使沒有參與迫害他人,仍然會扭曲道德體系以自我安慰和趨利避害。進而認同劊子手,並否定那個時代的犧牲者,例如陳智雄、鄭南榕等人。
 
在其一生當中,暴力成了唯一擅長使用的語言。在面對記者,面對臺大和平抗議的學生,面對相較於「行政院抗議時」極其溫柔的警察,他們也只會用暴力表達不滿,其行為令人髮指。
 
因此,拯救他們的唯一方法是對其中真正犯罪的人進行追訴和審判,就像德國對於九十多歲納粹書記官仍然判刑的轉型正義,這樣其中的無罪者才能解脫。但轉型正義如果只針對小蝦米,放過大鯨魚,難免讓蝦米不平。尤其是當年的屠夫頭目毛蔣二人,其紀念館仍然佔據著首都的廣場,其屍體仍然被奉做神明時,怎樣批判那些文革或白色恐怖遺老的信仰,怕也是惘然。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