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校長遴選爭議的上位思考

出版時間:2018/05/07 09:40

高文棋/企業法務
 
大學校長選拔不能脫離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思維,乃至所在大學的獨立特質和文化傳統。隨著大學功能的豐富、社會地位的崇高,大學與社會其他組織的互動越來越廣泛、影響越來越大,現代大學已經成為一個相當複雜的組織,大學校長職務的挑戰性及重要性與日俱增,校長遴選過程遠遠超越了形式上的意義,反而是塑造一所院校命運的關鍵一大步。從而,保證遴選出一位高效的高級管理者對整個大學而言,乃艱巨而具有風險的任務。
 
我國《憲法》第11條中的講學自由,乃保障大學在教學、研究與學習的自由,同時享有自治權(大法官釋字563號解釋)。依《憲法》第162條規定,國家對於大學之監督,應以法律為之。所謂大學自治主要係指研究與教學,就此範圍享有《憲法》制度性保障,國家對大學的監督,除應符合法律保留原則外,不得違背大學自治精神。
 
從《大學法》第9條第1項觀之,公立大學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而遴選出校長後,再由教育部聘任之規定,大學校長的產生並非大學自治的核心範圍,亦非屬內部組織性的事項(例如系所的開設),就此,教育部針對大學遴選校長後的聘任,應包括合法性等實質審查權限的行使。教育部乃扮演合法性及一定程度適當性的監督與形成角色。
 
現今台大校長遴選的爭議,不論台大或管中閔先生都應跳脫「教育部逾越法律授權監督」的思維,應回歸且嚴格檢視教育部所表示管中閔先生違法不適格的事證。
 
而教育部應在遵循正當法律程序下,以公共利益為導向,扮演合法且合乎法律期待的監督行為。當事人雙方任何零和言論或行為,僅是混淆視聽、模糊焦點,對化解紛爭實無助益。
 
大學是學術的殿堂,學術自由、大學自主一向是大學追尋的目標,而當西方的教授治校理念被引進國內後,大學生態即受到嚴重影響,期盼校友或校內教授擔任學校校長的思維更是戕害遴選制度的主因。公開遴選制度與近親循環的邏輯,完全讓校外精英人士裹足不前,學校倘如無法注入新的思維,反而使大學校園沈浸在濃濃的政治氛圍中。
 
教育部應加快修改《大學法》或相關法規,大學應依學校發展的狀態,事先研擬新任校長的任務、功能與資格,作為遴選的依據;同時,對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權限、候選人和遴選委員之間的關係、遴選過程都應有明確的規範,尤其對候選人資格、審核方式等,都應有詳細的規定,最重要是能吸引適格、有理念、賢能之士願意出任主掌校務,帶領大學走向新的境界。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