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報人和所有權人 該是「當然文化資產委員」

418
出版時間:2018/05/17 17:41
各縣市政府受理的文化資產提報案件,每年平均有一半以上並非公部門自行指定登錄或提報,多半是由「民間團體、個人、所有權人」擔任提報人;論者認為,「提報人、所有權人」應是審查制度上真正主角。圖為文化部門口。資料照片

陳宜群/新北市文化資產守護員

長久以來,國內的文化資產審議制度,「提報人、所有權人」扮演著非常吃力不討好的角色,各縣市政府受理的文化資產提報案件,每年平均有一半以上,並非公部門自行指定登錄或提報,多半是由「民間團體、個人、所有權人」擔任提報人,換言之,相對於庸庸忙碌卻無產能的文化資產審議委員,如今「提報人、所有權人」是審查制度上真正的主角,不再只是陪賓。

然而,目前的制度及公部門之態度,對「提報人、所有權人」多半是懷高度敵意、極其不友善,保持著防弊除患的思維,硬生生的將兩者排除在審查委員會會議之外;在安排會勘日期或最終審查會議的時間上,也通常是只考慮文化資產委員的時間,完全不會徵求「提報人、所有權人」的時間可否配合……等。

目前的《文化資產法》,對於「提報人、所有權人」兩者,有關規定似乎是非常糢糊不清,兩者在「文化資產審議制度」究竟是扮演什麼角色?承擔什麼義務、權利與責任?「提報人、所有權人」是否視同具有類似文化資產委員的身份(或受邀為審議委員會的專案「文化資產委員」)?「提報人、所有權人」在「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最終審理會議之中」是否能夠擁有「投票權」呢?還是任由各級文化機關或文化資產委員來宰割?

畢竟,「提報人、所有權人」(標的物件的關係人及所有權人)兩者如果能夠賦予公民參與審議各縣市政府的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由於他們本身就是最瞭解文化資產標的物件,是故,擁有對它的意見投票權乃天經地義,根本不存在所謂「球員兼裁判」這種似是而非的顧慮。

再說,如果能夠讓他們一路從頭到尾參與討論、諮詢、投票,避免掉不必要體制外抗爭,同時,彌補目前文化資產審議機關的盲點與偽專業,讓許多打臉充胖子的偽專業文化資產委員現象,因此獲得改善,並減少目前各縣市政府文化資產委員會議過度專權的若干缺失。

況又,相對於「提報人、所有權人」這些重要關係人,目前的文化資產委員是由「僅有專業知識、卻經常缺乏地方知識、事事外行、身兼數職、飽受批評、又非標的物所有者……」的文化資產委員們所組成,硬生生的將「提報人、所有權人」排除在外,讓「提報人及所有權人」雙雙缺席的情況下,把持著文化資產的生殺大權,其所做出的決策,難免會有所偏頗,有欠周詳。

總之,未來的文化資產審議制度,應該重新思考如何將「提報人、所有權人」納入,聘請他們擔任正式審查會議的「專案文化資產委員」,比照目前的文化資產委員,賦予他們在文化資產法的法律權益,一起參與審議任務,做出最適切的決策。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