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島剛專欄:追悼動畫界大師高畑勳

843
出版時間:2018/05/18 00:05
日本動畫大師高畑勳導演上月因病辭世,他和宮崎駿一起成立「吉卜力工作室」,是動畫界的傳奇人物。圖為吉卜力工作室三大台柱:高畑勳(右起)、鈴木敏夫、宮崎駿。達志

野島剛/作家、資深媒體人

日本的動畫大師高畑勳導演上個月因病辭世,他和宮崎駿一起成立製作動畫場所「吉卜力工作室」,是動畫界的傳奇人物。我是看著他的作品長大的日本人,他的逝世令人有強烈的失落感,同時,在此我也由衷地表達追悼之意。在台灣,吉卜力的名號也相當有名,關於宮崎駿導演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響叮噹人物,至於高畑勳導演,可能有大半的人不聞其名吧。

但是,舉凡《阿爾卑斯山的少女海蒂》(另譯:小天使)、《螢火蟲之墓》、《兒時的點點滴滴》、《平成狸合戰》等名作都是出自他之手,還有其他為數不少的作品。對我而言,特別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最後作品《輝耀姬物語》,改編自日本古代童話《竹取物語》,用他的觀點重新詮釋拍成動畫。其中,從月亮來的輝耀姬(竹取公主)原本在山林中自由自在地生活著,可是之後成為被幽禁在豪華宅邸裡的籠中鳥,她的精神狀態瀕臨發瘋,陰森逼人的描寫令人不寒而慄。

當時,我是帶著還在上小學的女兒去電影院看的,以往她都很開心地分享她的觀後感,可是她看完後,走出電影院時是帶著複雜的表情不發一語,至今我依然記得。與其說是娛樂作品,也許《輝耀姬物語》應該說是高畑導演身為作家的文學作品比較貼切。這部耗資50億日圓製作費的動畫,票房成績卻停留在20億日圓,當然是虧本。於是,吉卜力的經營模式被認為是「宮崎賺的錢,讓高畑揮霍」,看來似乎有些貼切。

宮崎駿的早期作品《風之谷》、《龍貓》、《魔女宅急便》、《神隱少女》偏向娛樂性質,相較之下,近年的《崖上的波妞》、《風起》等作品比較以想像力和美學為優先取向。我認為這是因為宮崎駿的重心不再是「觀眾想看的」,而是以「自分想拍的」為優先,就像是侯孝賢導演自2000年以後的作品也有類似的傾向。

以結果來看,最近宮崎駿的作品在故事性的整合上明顯出現漏洞,可是相對地高畑的作品在敘事邏輯上前後一貫,甚至是太過理論性了。劇情的發展沒有任何的縫隙或多餘,情感表現細膩,與受大眾歡迎的宮崎駿作品相比,少了華麗的噱頭。可是,我個人認為高畑勳的作品是可以跨越時空藩籬,一直流傳下去的「經典」。

從以前開始,宮崎在繪製高畑的作品時,也經常會批評對方,同樣地高畑也會批評宮崎的作品,這兩個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既是戰友也是競爭對手。宮崎平常會說:「我可以批評高畑,但是除了我以外的人如果批評高畑的作品,我就會批評那個人。」這句話的背後應該是宮崎認為自己正是最懂高畑勳的人吧。

大前天(5月15日)吉卜力工作室為高畑勳舉辦追思會,宮崎駿在會上的致詞:「那時候,我們盡全力活過來!高畑對工作毫不屈服的態度是我們的典範,我是在高畑的作品下學習如何做事的,深表感謝。」令人為之動容。

日本的動畫聞名國際,一直以來和迪士尼動畫有一線之隔,走出自己的路,直至今日。昭和時代的動畫是手塚治虫打造起來的,而平成時代的重要推手則非高畑勳和宮崎駿莫屬了,一代巨匠殞落了,但是他的作品將永遠遺留人世。當時小學生的女兒或許無法理解《輝耀姬物語》的意涵,希望她長大之後,能夠好好地重看一遍,這部高畑留給後世的巨作。

關鍵字

野島剛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