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許悔之專欄:欣欣物自私

出版時間:2018/05/20 00:07

2017年6月,有鹿文化的同事幫我編了一本詩集《我的強迫症》,詩集出版之後,瞬間已經酷暑;好友郭旭原、黃惠美伉儷以蔣勳老師為主客,舉辦家宴,邀請了幾位朋友去他們家歡聚。蔣老師到達的時候,帶著兩副小對聯,一副給旭原、惠美,另一副則賜贈給我,說是為我睽違12年之後又出版新詩集而賀。

「寂寂春將晚,欣欣物自私」,送我的對聯,是杜甫詩作《江亭》的句子;暮春時分,安史之亂猶熾,身心陷在家國之憂的杜工部,在一刻的悠閒裡,體會到大自然化育之萬物依舊「欣欣」,或許也因此,杜甫有了一刻的靜心和了然--國破了,江山依舊在;天地大自然仍然照著秩序前行......。「自私」,在這首詩裡,是多麼動人的兩個字啊,我不免想到被流放多年的東坡,老了,累了,在寫給朋友的信上說:「惟晚景宜倍萬自愛耳」,倍萬自愛,多愛自己一萬倍,這是要費了很多的時間和折磨,才學得的自我提醒。

我知道蔣勳老師這副對聯要向我說什麼,大概是提醒我,不要任心緒常常為外境所惑搖,要跳脫出來,客觀化去面對更廣闊的秩序--美,甚或是不仁;一刻靜心之中,可以稍稍修補自己為人事、時局、世道所斲傷的心性吧。

在旭原、惠美家乍看蔣老師送我的字,我突然理解了一件事:王羲之愛鵝、養鵝,或以其體態動作而融入字中;蔣勳老師在台東池上住了許久,完成《池上日記》等二書,還有許多畫作;大坡池中,那些殘荷之梗,遂一一鋪排在紙面,而成為這一副對聯了。以荷梗之形,化書藝之神,寫出來的字遂如此順自然、任天真,而有一些良寬禪師的味道了。

哪吒,不也是以身命返還父母之後,他的老師太乙真人藉著荷花、依三才而使之重生嗎?

「寂寂春將晚,欣欣物自私」,一副小對聯,其實是蔣老師對我的殷殷付囑;如同我四十初度之時,老師所送的一幅字:「是身如燄,從渴愛生」--《維摩詰經》的句子,也是蔣老師以字提點我的「不度之度」啊......

這副對聯懸於有鹿文化辦公室中,每日看見,我總會又想起《江亭》的另兩句:「水流心不競,雲在意俱遲」,水流心不競,啊世界如水在動,偶爾,我們可以不競不逐,如山之不動。

任爾東西南北風。

蔣勳先生書杜甫詩句小對聯,「叢譽齋」蘇彬堯先生裝池。
蔣勳先生書杜甫詩句小對聯,「叢譽齋」蘇彬堯先生裝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許悔之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