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國留學:​阿朗壹部落國領域,誰在乎?

出版時間:2018/05/20 10:17

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區大學總幹事

本月8日,台東縣達仁鄉南田村長、社區理事長及地方代表及議員等人到台東縣政府陳情要求開通台26線公路旭海到南田段。18日蔡英文總統到南迴公路,參加台東與屏東間隧道的貫通典禮。這些都發生在Aljungic(阿朗壹)部落國領域之內。阿朗壹部落沒被知會,好像不存在一樣。

Aljungic是東南台灣悠久不可考的古國之一,東臨太平洋,領域南從旭海溪,北到南興溪,西到中央山脈主嶺線。十九世紀末葉,加盟屏東縣枋山溪流域的tjakotjakovan國(清帝國記為大龜文、日帝國記為內文)。1920年後,日帝與中華威權陸續遷入外地原住民和老兵到阿朗壹領域,先後形成現在的安朔新村、森永新村、南田新村。阿朗壹的名字也跟著從安朗衛、安朗,變成安朔,整個阿朗壹溪改成安朔溪,大半原始林被皆伐殆盡,誰敢說甚麼?

威權統治走了,但殖民遺毒仍在,很多人把「交通為建設之母」無限上綱,好像誰擋路,誰就是罪人。誰造橋鋪路有功,就可講話大聲,不顧環境與人文傷害。還好在台東,二十多年前南橫國道高速公路沒有挾著產業東移大旗進入台東,之後的花東高速公路也沒能再劃縱谷地景一刀,更值得讓人喝采的是,阿朗壹自然海岸沒被台26線穿越,成為生態旅遊的熱門路線。

儘管歷屆台東縣長都是交通開發主義者,但在環保團體抗爭下,東砂不再西運,美麗灣渡假村不得營運,焚化爐不擬重啟,好山好水得以保留之外,觀光產值也大幅提升,運動休閒與文化藝術活動更加豐富,在民進黨力推有機農業下,農業也可望更上層樓。

與其他縣市相較,整個台東在這20年來有向上提升的感覺,但預算最多的公路單位,好像對生態與人文仍沒什麼在意,只要趕快通車,放一個叫公共藝術的東西就交代過去,不必問這裡是誰的傳統領域,更沒想與各部落合作,促成在地文化藝術融入公路的綠美化。阿朗壹部落4月的部落會議決議並已發文給各級政府,要求台九線公路,在其領域改名為阿朗壹公路,但誰在乎呢?

20多年來,台電想把核廢料最終貯存場從蘭嶼遷到南田新村,阿朗壹部落族人跳出來反抗到底,至今不鬆懈。如今,南田新村的意見領袖們到縣政府陳情要求開通台26線,連向阿朗壹部落諮詢意見也沒有。到底《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原住民族基本法》的法律尊嚴在哪裡,或者只是空氣而已?

請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多加把勁,督促交通部門尊重在地原住民的名份與權益,更呼籲身為大龜文—阿朗壹部落盟國後裔的蔡英文小姐以總統身分要求所屬落實。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