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基會謝天仁:分級醫療淪為口號

725
出版時間:2018/05/24 00:03
消基會指出,調整部分負擔無法達到分級醫療的效果,反而使弱勢因負擔增加,無法到大醫院就醫。圖為醫院批價櫃檯。資料照片

【推分級醫療 應再漲部分負擔嗎】為推動分級醫療,今年7月健保署要執行區域級以上醫院門診件數降低2%政策,在此同時,醫師公會全聯會上月領銜提案修法,欲讓定額收取部分負擔的現制改為定率,引發醫改團體憂心健保部分負擔又要調漲,但以價制量,是推動政策好方法嗎?

謝天仁/消基會名譽董事長

蔡英文總統競選政策白皮書,為解決健保諸多問題,推動分級醫療。衛福部於民國105年10月制定推動分級醫療的6大策略及配套,包括(一)壯大基層醫療服務量能、(二)導引民眾轉診就醫習慣與檢討部分負擔、(三)調高醫院重症支付標準、導引醫院減少輕症服務、(四)強化醫院與診所醫療合作服務,提供連續性照護、(五)提升民眾自我照護知能、(六)加強醫療財團法人管理。

健保署也依公布的上述6大策略,陸續採取具體措施,其中106年4月調漲健保門診、急診部分負擔,醫學中心門診部分負擔由360元調漲為420元,急診檢傷分類3、4、5級也從450元調漲為550元;同年12月健保署又表示擬調整藥費部分負擔;今年4月份醫師公會全聯會提議要修改《健保法》,讓定額收取部分負擔改為定率,並調降現行《健保法》的定率,健保署也呼應表示樂觀其成,不過,馬上為賴清德院長喊卡。

分級醫療6大策略,其中壯大基層,但基層診所再怎麼壯大也比不上大醫院;財團法人的管理,透過修改《醫療法》,也卡關在立法院;雙向轉診等等,沒有具體成效。健保署調漲部分負擔,讓一般人以為是推動分級醫療最佳良方。所謂分級醫療,簡言之,即是大病看大醫院,小病看小醫院,讓醫療體系健全、更有效率,降低醫療浪費。調漲部分負擔是否發生分級醫療的效果,數據會說話,從醫院部門106年第3、4季門診件數分別成長6.13%、1.22%,而基層門診件數則分別成長3.66%、減少1.23%,再看今年第一季醫院門診件數成長4.45%,西醫基層成長6.82%,醫院門診件數自去年4月調漲部分負擔,仍然成長,且西醫基層門診佔總醫療門診量比值並未明顯回升。

理論上,調漲部分負擔,以負擔增加之經濟誘因,使民眾生病即往大醫院的就醫選擇改變。如產生移轉的效果,將使大醫院門診量降低,但是,醫學中心均分布於都會區,都會區民眾經濟力相對好,到醫學中心看門診增加60元、急診增加100元金額低,無法影響原在醫院門診之民眾轉移到診所,結果當然很清楚。

深言之,調漲部分負擔,醫學中心門診費用約1500元,本來部分負擔360元,健保給付約為1140元,以現在部分負擔調漲為420元,民眾多付60元,健保給付減為1080元,少付60元會增加當年度健保結餘,轉入健保基金,形同調漲費率。以106年健保財務轉為虧損88億元,調漲部分負擔可以緩解健保財務壓力。惟調漲部分負擔調漲金額低,1年增加健保收入約20幾億元,但卻讓弱勢民眾負擔增加,無法進入醫學中心就醫,造成醫療使用上之不平等。

再從健保統計資料,醫院部門門住診費用之佔比約54:46。換言之,醫院收入每100元有54元來自門診,46元來自住診,醫院收入靠門診多,而不是住診,加上同病不同酬,一般基層診所可看的病,到醫學中心看門診,每件健保支出增加近千元,嚴重扭曲醫療資源,形成倒金字塔型之醫療體系。這是分級醫療必須面對的重大難題。因此,降低醫院門診,增加重症之支付,無可避免。健保署始終未積極面對,擬以調漲部分負擔,降低醫院門診量,未主動採取其他降低醫院門診量的有效措施。

直到105年9月進行106年總額協商,付費者提出要求醫院部門初級照護門診量不得逾105年度90%,逾90%不予給付;並相對要求提高重症之支付標準,同年10月衛福部6大策略才納入付費者的提議。其中初級照護不得逾90%,106年7月1日才上路,重症支付調整,更到該年9月1日才實施,但因部分醫學中心用upcoding方式,規避初級照護申報,健保署亦未採取因應措施;調整重症支付標準,卻夾帶一些假重症的調整,均讓成效大打折扣。

有鑑於此,106年9月進行107年度總額協商,付費者仍要求繼續降門診量及調高ICU重症的支付標準。經衛福部核定公告,醫院門診量必須降2%不得逾去年98%,也是到今年7月1日才實施,明明是年度總額協定,應從元月1日開始,健保署卻七折八扣,分級醫療成效差,可見一斑。

調整部分負擔無法達到分級醫療的效果,反而使弱勢因負擔增加,無法到大醫院就醫。這種拿弱勢開刀,絕非分級醫療的初衷,健保署應加速分級醫療具體措施,否則,小英總統分級醫療恐淪為口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