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博雅專欄:馬英九又一次成為改革的受益者

出版時間:2018/05/24 00:06

苗博雅/斜槓青年評論員

上星期二中午在開車時,廣播傳來「前總統馬英九今遭台灣高等法院判刑四個月……」正在想是哪個案件,以及能不能上訴?還是屬於二審有罪確定的案件?接著音響又傳出馬前總統激昂的聲音,說著「面對這樣的一個案子,我如果回家睡大覺,這才叫做不足表率……我一定會上訴!」

原來是違法洩密案的判決,而且馬總統依法還可以上訴。

卸任總統遭判有罪(雖然還未確定)肯定是台灣民主發展史又一個重大事件。我在行程空檔間找出原判決和高院新聞稿細讀,發現一個歷史的諷刺情節:馬英九前總統,又一次成為自己反對的改革的受益者。

馬前總統的著名事蹟之一,就是原本堅定反對總統直選,但在改革後自己卻參選並成為直選總統。如果還是間接選舉,馬前總統能否憑藉超凡的個人魅力捲起民粹成為總統,還真是未可知。
卸任後,因洩密案遭判有罪,原本將因為《刑事訴訟法》對輕罪上訴第三審的限制而有罪確定,面臨入獄服刑或易科罰金的命運。但因2017年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52號解釋,及立法院完成修正《刑事訴訟法》,放寬上訴限制,讓馬前總統能在鏡頭前帥氣地宣告「我一定會上訴!」回顧歷史,馬前總統再一次撿到改革的好康呢!

為了減輕最高法院的負擔,在《刑事訴訟法》中,存在「限制特定案件上訴第三審」的規定。1934年的《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就將「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列入不得上訴第三審的範圍。1995年《刑事訴訟法》第376條修正,甚至擴大限制上訴第三審的範圍,讓更多人無法尋求最高法院的救濟。當時的法務部長,正巧就是馬英九先生。2014年,馬前總統任內,立法院也曾有修正刑訴376的機會,但仍維持原本不得上訴第三審的範圍。

馬前總統所犯《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7條第1項,屬於最重本刑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按照馬英九於法務部長及總統任內修正通過的《刑事訴訟法》,屬於不得上訴三審的案件。若二審有罪,就是有罪確定。

限制人民上訴三審的本意,在於減輕法院負擔,避免最高法院尊貴的法官們因為海量的小案件案牘勞形,反而沒有精力處理涉及重要法律爭議甚至《憲法》爭議的大案件。但這樣的限制,讓部分「一審無罪,二審有罪」的案件,喪失救濟機會。原本被告在一審已經說服法院相信自己的清白,卻在二審被逆轉突襲,但卻沒有機會請求最高法院主持公道。簡言之,第一次被判有罪,卻連一次救濟機會都沒有,就有罪確定,不僅可能造成許多冤抑難平的悲劇,也是侵害人民的訴訟權。

因此,司法院大法官在2017年以釋字第752號解釋,宣告「第二審撤銷原審無罪判決並自為有罪判決者,被告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部分,未能提供至少一次上訴救濟之機會,與《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有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同年11月,立法院完成修法,「第一審法院所為無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判決,經第二審法院撤銷並諭知有罪之判決者,被告或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人得提起上訴」。

馬英九洩密案,就是屬於此類「最重三年以下,一審無罪,二審有罪」的案件。原本不能上訴,但因為釋憲和修法,仍有至少一次向最高法院上訴救濟的機會。

反對民主法治的人,也能享受民主法治帶來的好處。曾經在集會遊行場合行使暴力鎮壓的人,可以上街集會遊行討年金;曾經在校園內打壓異議學生的校長,可以開記者會談大學自治;不反對限縮人民訴訟權的法務部長,也可以享受上訴權放寬後的訴訟權保障。這,不就是民主法治的迷人之處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苗博雅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