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祥銓打人事件 一周內登報道歉換撤告

出版時間:2018/06/07 20:33

(更新:動新聞)

藝人余天的兒子余祥銓去年底和2名正妹及男子高廉為到夜店玩,一夥人喝完香檳離開後,余卻當街打傷高男,被檢方起訴傷害罪。台北地院今安排雙方調解,余祥銓說,願意在6月13日前,在《蘋果》、《自由》兩報刊登道歉啟事,向高男道歉,雙方達成和解。

雙方經過調解同意和解後,接著由法官開庭確認此事,高男提出余祥銓須在《蘋果》、《自由》2報刊登道歉啟事,內容為「本人與高廉為為傷害爭議案,向高廉為表示歉意,余祥銓」。
法官莊書雯問余祥銓什麼時候登報,余似乎誤以為登報道歉是指媒體報導有寫到就好,爽快地說:「就今天吧。」法官提醒他:「今天的報紙已經出了。」

余掏出手機看了日期說:「今天7號,那就6月8號。」又說:「記者都在後面,來得及吧。」法官見他似乎沒進入狀況,提議由余祥銓在6月13日之前於2報登報道歉,履行後,高男才撤回傷害告訴。余與高男都同意法官的提議,簽下和解筆錄,但相關內容沒提到登報道歉要登在哪個版面。

高廉為離開法院時說:「解決了,他(余)登報道歉。」至於是否向余祥銓求償醫藥費等,高說:「不用了,沒關係,他有道歉就好。」還說:「我們本來就沒有生氣,大家是成年人了,小事情,他很辛苦,大家都辛苦了。」

余祥銓則神情輕鬆受訪說:「兩個人其實都已經放下了,進調解室的時候也沒多講什麼,也沒講到錢,就是講他(高男)希望什麼樣的形式道歉,來解決這個問題,不要牽扯到更多人,也不用再浪費這麼多社會資源,事情過了,放下,就是放下。」

余還說,調解後與高男聊了一下,「還蠻愉快的」,記者問他是否還會與高男相約去夜店,余說:「我有約他,我說下次有機會的話,他說在人少一點的地方好了。」

記者向余祥銓確認是否願意花錢登報道歉,他說:「你們在我這邊賺了這麼多錢,還要我登嗎,今天報導出去不就是道歉,意思是一樣的。」記者提醒他,一般所謂登報道歉是要花錢的,余說:「願意啊,就花啊,不然怎麼辦,達成和解的誠意就是這樣啊,如果《蘋果》、《自由》有誠意的話,就幫我登一篇吧哈哈哈。」

此外,余祥銓日前身體不適,記者問他狀況如何,他說:「累啊,就是太累了,一直打抗生素、打點滴,這叫橫紋肌溶解症。」不過,余表示最近狀況不錯,昨天還上了節目通告。

余祥銓去年打傷高男後,一度表示衝突原因是不滿高男在夜店沒付錢還蹭酒喝,但台北地檢署調查認定,衝突原因是名叫Yami的正妹不願和余一起離開且靠向高男,余不爽才動手把高男打到嘴角挫傷。

余今抵達法院立刻被大批媒體圍著問「是否願意和解」,余板著臉一概不答,走進廁所,出來時仍不發一語。

余祥銓走上北院4樓的調解室外,似乎鬆了口氣,坐在椅子上戴著耳機滑手機,《蘋果》記者上前遞名片表明身分,但余立刻緊張地說:「我不受訪。」並要求記者離開,還問記者怎麼可以進法院,記者向他解釋所在位置是公共區域,但尊重他不願受訪的意願,他才繼續低頭滑手機。

起訴指出,余祥銓(33歲)和女子Yami、Jasmin及高廉為,去年12月10日凌晨一起到北市信義區夜店「VIBE」消費,4人花1萬8000元點了數瓶香檳,由余祥銓埋單。

4人於凌晨2時許離開夜店,余疑有意和Yami單獨約會,但Yami不願意,並在LINE群組告知同行夥伴Jasmin、高男等人,後來高男攔計程車欲離開時,Yami也靠過去打算與高男一起離開,此舉疑惹怒余祥銓,余當場朝高男揮拳導致他嘴角掛彩,高男隨即報警。

余祥銓被移送北檢應訊時否認打人,辯稱高男點了香檳卻讓他付帳,他只是推了高男一下,其餘爭執都不記得;高男則指控余對他揮拳,害他臉上留疤,並提供LINE群組對話給檢察官,內容提及Yami不願和余離開以及Jasmin有看到余動手打他。余祥銓離開北檢時,還對高男比小拇指,怒嗆他「娘娘腔」。檢方調查後,日前依傷害罪起訴余。(丁牧群/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5
:27
更新時間 20:33

余祥銓到北院開調解庭。周永受攝
余祥銓到北院開調解庭。周永受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