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獨家專訪】傅達仁安樂死前改詞《奇異恩典》 李恕權「他喝藥前我們合唱」

出版時間:2018/06/08 23:59

(新增動新聞)
前知名體育主播傅達仁昨在瑞士執行安樂死,享壽85歲。他的家人都隨侍在側,乾兒子、資深歌手李恕權也到場送乾爹最後一程,稍早他接受《蘋果》獨家專訪,闡述乾爹從容赴死的理念和兩人的回憶。他首先感謝《蘋果》記者的平實溫馨報導,表示安樂死的過程他並沒有用自己的手機紀錄,而是用家屬的手機錄下全程,他解釋在未經過家屬同意前,不能將影片外流,並透露傅達仁安樂死前晚改詞《奇異恩典》,在喝下藥前大家一起合唱,場面平和又充滿恩典。(葉文正、林慧娟、張桓誠/蘇黎世報導)

李恕權訪問全文
家屬特別要跟你們感謝,這麼大老遠從國內跑來瑞士報導這件事情,而且你們的報導非常的公正,也代表傅爺爺向你們說聲謝謝,真的誠懇也謝謝對整件事情的處理跟公正性,謝謝你們。

有關爺爺任何私人的事情,我個人沒法代回答,我也不便做任何回答,如果有關安樂死法或者相關議題,因為這次親自走過,有很多感受。有問題的話,我會很樂意回答,在回答之前,因為很多輿論上,大家在爭執有關協助自殺跟安樂死混為一談,希望給我24小時或48小時時間,上飛機後,我會把心得好好寫下來,把整個過程、協助性自殺和安樂死的差別、很大的區別,我會整理給各位文字上的報告。

最重要也讓大家知道,爺爺走得非常祥喜樂,我們一起唱歌,之後爺爺帶著喜樂,像他平常報新聞那樣慷慨,帶著微笑,最後喝下那口藥,所以我們家人、每個人都帶著喜樂平安的態度,跟一般的協助性自殺完全不同,這是差別在當事人和家屬,經過很多個月,長達2年多的事情在準備這件事,他是經過很多的醫療,他的醫療報告有一百多頁,當時爺爺希望我來處理這件事時,已經看到任何一個人走過這麼多醫療報告,已經真是痛苦到極點,當我們能看到爺爺最後能這樣平祥的走,對家人、當事人都是很喜樂平安,我們最後回到飯店後手牽手,一起感謝充滿平安一起禱告。我代表各位家屬,謝謝3位《蘋果》最優秀的,秉持公正報導這件事情,我們家屬謝謝各位,謝謝《蘋果》。

Q:之前傅大哥有說,希望裡面拍的影片,可以交給我們,是不是可能有片段交給我們?
A:這個我們全部要經由家屬同意,我們都有拍,但這個職權在家屬、當事人,我尊重由他們來處理,我承諾家屬,全世界只有家屬有影片,我也不在現場拍,我在現場拍,但是用家屬的手機拍的。

Q:這些年都住在哪邊,當初是怎麼會認傅爸爸當乾爹?
A:我認識傅爺爺超過38年,我第一次回到亞洲地區,回到台灣,我倆之前完全不認識,後來到台灣才認識,就從38年前,傅爺爺一路的照顧我,像自己家人一樣,所以今天像乾爸爸一樣,他像一個父親,教導我們很多,今天家裡,爺爺有這個遺志,我也很榮幸,把他的遺志帶給…帶給正正確確的,我也希望能為台灣的安樂法做出一點貢獻。

Q:接下來你還會幫他做怎樣的事情?
A:不瞞您說,我現在一點概念也沒有,然後也不知道從哪裡開始,一點想法也沒有,我想回到台灣冷靜之後,才看下一步怎麼做。

Q:除了父子的關係之外,要幫他紀錄這個歷程嗎?
A:紀錄這個歷程,但全部都是用家屬的手機拍的,所以我也主動拒絕,我不會用我的手機來拍,所以這個只會留給他的家屬來用。

Q:為什麼你拒絕用你的手機拍?
A:因為這個東西不能流到外面去,在沒有經過家屬同意之前,不方便遺漏給任何人,由家屬做決定,我必須要尊重家屬的意思。

Q:李大哥,那您昨天對傅大哥說的最後的話是什麼,在他要喝下那口藥之前?
A:在他喝下最後一口藥之前,我們一起唱《Amazing Grace》,就是《奇異的恩典》,然後是他生前最愛的歌,然後他自己在前一天的晚上,把裡面的歌詞重寫了,用他自己的重寫,這個重寫的歌詞我可以給你,因為傅爺一邊講,我就幫他一邊紀錄,最後把這個歌詞,所以我們昨天他唱一遍《奇異的恩典》的傳統的版本,開了個頭之後,然後我們就唱他的自己的感受,他把歌詞留下來,然後我們唱了好幾次,唱得每個人都走音,當然唱得亂七八糟,可是在喜樂之中,我們相擁,然後你如果問我的話,如果今天沒有瑞士的這個機會的話,你就試想想看,傅爺爺如果再拖個三五年,他的旁邊的人都會快崩潰了,他也崩潰,旁邊人都崩潰。所以當我們走出、離開了當那個棺材走了之後,安頓的爺爺走了後,其實我們好平靜,沒有任何一絲的遺憾,我們眼淚很多,可是都是喜樂的眼淚,然後看著爺爺平靜走,好舒服、好平靜的走,沒有一點遺憾,他把生前所有走之前要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所以沒有任何一點,每一個都交代得非常好。

Q:包括什麼事情?
A:他對他兒子的一些事情,家裡面所有的事情交代的非常非常清楚,沒有遺漏到任何一件事情,所以我感覺這樣子的安排,對爺爺而言,我們是帶著喜樂跟平安,充滿著感恩這樣。

Q:是一開始就要加入,跟他們一起進去尊嚴的行列?還是臨時過來?
A:我其實已經在,恩…爺爺到這邊是6月2號,我現在日子有點糊塗,反正我已經大概到了3天,我在進去6月7號之前,我應該是6月3號到這邊,這邊有很多事情,法醫上的、合約上的、醫療上的各個方面,其實,你們可以試想,在台灣要辦一個喪禮就有很多細節要處理,想像家屬要把這件事情移到一個海外的地方來處理,那是加十倍或是百倍的困難,因為語言上的不通,交通上的不通,買一束花,在台灣來講,我們買個花就很容易,要叫一個爺爺想吃的炒麵,照道理都很簡單,但在這邊地方要找個炒麵,要為他找個雙面黃、找個蒸魚,那個都是困難的事情,有時候他會想要喝一點什麼東西,要特別為他去買,在國內很簡單,但在這邊因為交通、語言不便,都是很困難。那你會問為什麼要這麼困難來做這件事,在我的臉書裡面,我想我最後懂了,爺爺是用他最後這一步,喚起國人對這件事的注視跟關注跟了解,希望將來有一天,其他的人就不需要這麼辛苦,可以在國內、自己我們國家裡面,能有這樣的法律的保障之下,讓受患者家屬都有多一個理性的人性的人權選擇,我想這是爺爺最大的願望。

Q:有沒有你跟傅爸爸之間的小祕密能跟我們分享?
A:這個我就不談了,爺爺的…..

Q:或是他38年來對你照顧的地方?
A:很多,他無條件的愛我們每一個後輩,其實我只是他照顧的其中一位,他照顧好多好多後輩,無論新聞媒體界的,無論是娛樂、媒體、體育。

Q:你們一個歌壇、一個體壇,你們怎麼維繫感情的?
A:他也來美國,他也到泰國,我住在美國、也住泰國、也住台北,他也來泰國找我,你可能在臉書都看到,我也照顧他在泰國。爺爺我留給大家一句話,爺爺其實是非常非常的痛,在很多的照片裡面,你們看他的照片,他的堅定和堅強,旁觀者看了都佩服,他不會讓任何人看到他痛的那一面,一年多前、兩年前來泰國的時候,是我早上去照顧他,我知道他的狀況,那個痛你難以想像。

Q:我覺得傅爺是一個生命的Fighter。
A:沒錯,他是個漢子

Q:在他走的那一刻,你心裡的感想是什麼?你覺得是一個relief嗎?
A:YES,好平靜,美好的relief,我們五位手牽著手,這是一個最美好的relief,我們為爺爺喜樂,他打了非常美好的一仗。那很多外面酸言,網友的酸言諷刺啊,我們都看到,爺爺也看到,爺爺也知道,但是他的希望,是他的後人能得到他今天所開出的第一步,所踏出的第一步,將來有些人的家庭碰到困難時,或許會想到爺爺,會想到當初有一個人,為他們建立這個安樂法,讓他們的家屬找到更平安的解決方法。或許現在這些諷刺的酸言酸語、這些朋友們,或許有一天他們會感謝有這樣一位老人家為他們付出。

Q:我們昨天報導出來後,正面的反應非常多
A:對,我也看到,你們真的很棒,你們才真正的媒體人。我也收到一些回應,現在好像只有《蘋果》有這樣的水準。

Q:但在送完這位傅家大家長走了之後,大家很關心的是兒子傅俊豪,還有太太他們的感受,我們不想打擾他,但爸爸一路栽培他到現在,他一定很傷心。
A:是, 你要想我們是在報紙上看到,但俊豪是早在那個之前就一直被這個病痛所託累,他每天要跑醫院,他每天上班上到一半要去跑醫院,去急救他爸爸,已經是2、3年的事情了,那個是很痛苦的,上班上到一半,突然接到電話,那個是外面的人難以想像的。我們當然昨天結束之後,我們都忍著不哭,但是隔了一天,今天早上我抱著頭痛哭,我們大家都哭,不是難過,而是真的懷念這位長輩,他用他自己的生命來做這件事情,把他最後的剩下的積蓄,來做這件事情。我終於懂,因為當他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有很多地方我也看得很傻眼,也感覺怎麼會這樣,但我現在懂,我知道他在做這些,他有什麼樣、他所看到的層次更高,超越我們一般人現在能看得到,我現在懂。

Q:後事安排?在等火化的時間嗎?
A:瑞士這邊要排號碼,因為六日休息,大概預計下周一或二才能火化,最快,聽說。家屬會留在這邊等,(帶著傅爸回去?)對,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必須先走。

出版時間 19:31
更新時間 23:59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瑞士獨家直擊】傅達仁安樂死全記錄 意志堅強從容解脫
傅達仁吐5句遺言 李恕權見證「微笑飲下最後一口藥」
傅達仁最後歡聚留念 唐從聖「求仁得仁超凡」

傅達仁昨在家人陪伴下走進「尊嚴」機構,85載人生落幕。張桓誠攝
傅達仁昨在家人陪伴下走進「尊嚴」機構,85載人生落幕。張桓誠攝

李恕權接受《蘋果》獨家專訪。張桓誠攝
李恕權接受《蘋果》獨家專訪。張桓誠攝

李恕權在瑞士接受《蘋果》獨家專訪。張桓誠攝
李恕權在瑞士接受《蘋果》獨家專訪。張桓誠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