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子脫產拒養母親,必定是觸犯了遺棄罪?

3185
出版時間:2018/06/09 20:20
兒拒付母親扶養費,其他手足可以怎麼做?示意圖
兒拒付母親扶養費,其他手足可以怎麼做?示意圖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不孝子脫產拒養母,妹妹可這樣做》一文就讀者所問「哥哥」不扶養媽媽的相關法律問題所為的回答,其中的兩個回答:
1.「哥哥」為了不扶養「媽媽」,將房地產權以贈與方式,脫產過戶給自己的太太,「媽媽」可以向法院提起「確認無效」之訴訟。
2.若「媽媽」無法自理生活,或者沒有辦法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隨時可能會過世,有這樣危險的情形,而「哥哥」仍視而不見,就會有遺棄罪的問題。
這兩個回答,是否一定正確?本文提供不同想法來給您參考。 

一、「哥哥」這個贈與是無效的法律行為嗎?
 
只要有贈與的真實意思(不是通謀的虛偽意思表示),即使是為了「脫產」的目的,將自己的財產「贈與」給特定人(例如這個報導所指「哥哥」將房地產權贈與給他太太的這一個案例),這樣的贈與契約仍然是成立、生效的;又之後本於這個有效的贈與契約所為的產權移轉,自然也是有效的。這樣說來,這個報導裡所說的媽媽可以向法院提起「確認無效」之訴訟,這極可能不是一個正確的認知(另外,在訴訟上要證明夫妻之間的贈與契約是「通謀」的、是「虛偽」的,這幾乎是不可能辦得到的事)。
 
如果不能提起「確認無效之訴」,接下來的問題是:債權人可以怎樣來對抗這樣的脫產行為、如何的方法可以用來保全自己的權利?以這個報導所指的案例來說,《民法》第二四四條第一項規定:「債務人所為之無償行為,有害及債權者,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這會是一個可行的救濟途徑。以下幾個判例要旨,請參考:
 
a.26年上字第609號民事判例要旨:「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所稱債務人所為之無償行為或有償行為,均係真正成立之行為,不過因其行為有害於債權人之權利,許債權人於具備同條所定要件時聲請法院撤銷......。」→這個報導裡所指的贈與案例,如同前面所說的,是一個真正成立、有效的贈與契約(不可能證明這是「通謀」的、「虛偽」的),所以會是《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的適用對象。

b.56年台上字第347號民事判例要旨:「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之因詐害行為所得行使之撤銷權,係屬一種撤銷訴權,非先經債權人訴求撤銷債務人與第三人間之有償或無償行為,尚不得逕行塗銷其所有權移轉登記。」→這個撤銷權,必須以提起民事訴訟的方式來行使;不是經過民事訴訟而由法院來判決撤銷的,不生撤銷的法律效果。

c.56年台上字第19號民事判例要旨:「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所規定債權人撤銷權之行使方法,與一般撤銷權不同,一般撤梢權僅依一方之意思表示為之為已足,而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所規定之撤銷權,則必須聲請法院撤銷之,因此在學說上稱之為撤銷訴權。撤銷訴權雖亦為實體法上之權利而非訴訟法上之權利,然倘非以訴之方法行使,即不生撤銷之效力,在未生撤銷之效力以前,債務人之處分行為尚非當然無效,從而亦不能因債務人之處分具有撤銷之原因,即謂已登記與第三人之權利當然應予塗銷。」這個撤銷權,如果不是以提起民事訴訟的方式來行使,就等同於沒有行使。
 
附帶一提的是,「撤銷權」是所謂的「形成權」,形成權通常都有行使期限、即「除斥期間」的限制。接續於《民法》第二四四條之後,第二四五條規定:「前條撤銷權,自債權人知有撤銷原因時起,一年間不行使,或自行為時起,經過十年而消滅。」這是一定要注意的,因為,除斥期間一旦屆滿,撤銷權就喪失、而不能再行使了。 

二、「哥哥」已經觸犯了「遺棄罪」?
 
按照讀者所一併詢問的「姊妹們先墊支出的「安養費」,我們可如何追討?」的「安養費」來看,這位「媽媽」目前的情形,極可能是老弱而無法自行維持生活;這位「媽媽」目前應該是被安置在安養中心,是在(包含這位讀者在內的)幾位女兒的照顧之中。這是本文對這個報導事件的基本認知。
 
《刑法》第二九四條第一項規定:「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依法令或契約應扶助、養育或保護而遺棄之,或「不為其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又最高法院判例、判決:

a.32年上字第2497號刑事判例要旨:「刑法上所謂無自救力之人,係指其人無自行維持生存所必要之能力者而言,如因疾病、殘廢或老弱、幼稚等類之人等是。」

b.104年度台上字第2837號判決要旨:「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之違背義務遺棄罪,構成要件為「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依法令或契約應扶助、養育或保護,而遺棄之,或不為其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屬身分犯之一種,所欲保護的法益,係維持生命繼續存在的生存權,而以法令有規範或契約所約明,負擔扶養、保護義務之人,作為犯罪的行為主體;以其所需負責扶養、保護的對象,作為犯罪的客體。又依其法律文字結構(無具體危險犯所表明的「致生損害」、「致生公共危險」、「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等用詞)以觀,可知屬於學理上所稱的抽象危險犯,行為人一旦不履行其義務,對於無自救力人之生存,已產生抽象危險現象,罪即成立,不以發生具體危險情形為必要。」
 
按照上述規定的用語與司法實務見解,這位「哥哥」似乎已經是觸犯了《刑法》第二九四條第一項所規定的遺棄罪,因為,(如同讀者所說的)這位「哥哥」自父親過世之後都不曾扶養媽媽、七年多來也未曾探望媽媽,他自然是存在了「對於無自救力的媽媽,不為生存所必要的扶助」的事實。
 
這位「哥哥」真的已經觸犯了《刑法》第二九四條第一項所規定的遺棄罪了嗎?這個答案,與一般人所想的,應該是不一樣的。依據下列最高法院早已存在的刑事判例要旨來看,司法審判實務的定見,對於《刑法》第二九四條第一項遺棄罪的構成要件規定,實際上早早已經作了一個合目的性的限制解釋(如下列的判例要旨)。
 
基於本文對這報導事件的基本認知,考慮這位「媽媽」目前應該是在(包含這位讀者在內的)幾位女兒所照料、安置在安養中心照顧之中,不會因為這位「哥哥」的棄養而有生命危險。如此一來,按照司法審判實務這個合目的性的限制解釋,這位「哥哥」的棄養行為,「目前」還不至於構成遺棄罪:

a.29年上字第3777號判例要旨:「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後段之遺棄罪,必以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不盡扶養或保護義務,而致其有不能生存之虞者,始克成立。若負有此項義務之人,不盡其義務,而事實上尚有他人為之養育或保護,對於該無自救力人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者,即難成立該條之罪。」

b.87年台上字第2395號判例要旨:「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後段之遺棄罪,以負有扶助、養育或保護義務者,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不為其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為要件。所謂『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係指義務人不履行其義務,於無自救力人之生存有危險者而言。是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七七七號判例所稱:『若負有此項義務之人,不盡其義務,而事實上尚有他人為之養育或保護,對於該無自救力人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者,即難成立該條之罪』,應以於該義務人不履行其義務之際,業已另有其他義務人為之扶助、養育或保護者為限;否則該義務人一旦不履行其義務,對於無自救力人之生存自有危險,仍無解於該罪責。」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