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非洲】何佩佳 :重新開始 辛巴威的保育本土語言計劃

624
出版時間:2018/07/10 00:08
民眾公開向辛巴威政府喊話,別再像過去那樣獨厚紹納語和恩德貝勒語。圖為辛巴威總統姆南加瓦(Emmerson Mnangagwa)。歐新-埃菲社

非洲特派員/何佩佳/《wowAfrica阿非卡》主編

若將54(或55)個非洲國家的本土語言加總,將會發現目前大約有超過2000種本土語言正被人們使用著。語言反映了一個人的身分,同時也是一個文化的核心特徵。知名肯亞作家提昂戈(Ngugi wa Thiongo)曾說語言是文化的靈魂。那麼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語言多樣性或許可說是文化多樣性的象徵。

當來自歐洲的殖民者暴力瓜分非洲,將語言多樣性視為管理障礙,法國、英國、葡萄牙便開始在殖民地採用語言同化政策,並且賦予其外語官方語言地位。今日,非洲國家的官方語言多是英語、法語或葡萄牙語,非洲國家的高等教育機構所使用的教學語言也多選用英語或法語。

殖民者立下的語言政策迫使非洲人將外語作為交流媒介,才可獲取資訊和工作機會;其次,語言政策讓少數民族語言逐漸邊緣化,所以人們無法獲取資訊與知識,也無法參與國家政治、發展和決策過程。當本土語言失去社會地位,造成使用者萌生自卑感,不願跟下一代說自己的語言,最終成了弱勢語言,走向瀕危、死亡一途。

過去,非洲的本土語言保育問題與少數民族語言權利很少獲得關注,缺乏政治和立法協助解決語言邊緣化問題。隨著情況持續惡化,語言問題有時甚至轉變為導火線,引發衝突。

南部非洲內陸國家辛巴威(Zimbabwe)是個多語言、多文化的國家,總人口數約為1600萬,主要使用語言有3種:官方語言英語、本土語言紹納語和恩德貝勒語,其中主導教育系統的語言是英語。除了上述3種語言,還有約14種較為小眾的本土語言。為了保育本土語言,辛巴威政府有意重新啟動文學局。

成立於1953年的辛巴威文學局是政府委託機構,過去透過資助以紹納語和恩德貝勒語等本土語言撰寫之文學作品出版,以及培育新生代作家,讓本土語言得以發光發熱。然而,1999年辛巴威文學局吹熄燈號,對本土語言文學發展及保存造成莫大衝擊。

現在,好消息吹進辛巴威文學界,人們甚是開心,甚至公開向辛巴威政府喊話,別再像過去那樣獨厚紹納語和恩德貝勒語。既然打著「保育本土語言」的旗號,應該協助過去被邊緣化的11種本土語言復興及其文學創作。這11種語言包括:Chewa語、Chibarwe語、Kalanga語、Koisan語、Nambya語、Shangani語、Sotho語、Tonga語、Tswana語、Venda語和Xhosa語。

自2013年新《憲法》頒布以來,這些語言雖已獲得法律正式承認,但在缺乏配套措施及環境不利發展等因素之下,以前述11種本土語言書寫的文學作品仍是寥寥無幾,這點也讓教授本土語言的學校老師們抱怨影響教學。關於重啟文學局,辛巴威政府表示會投入資金並召集編輯和專家來協助打造新格局,以及做好培育人才的孵化器。辛巴威的國家語言政策是不斷調整、因時制宜的活政策。

其實不只是辛巴威,乃至整個非洲,人們都是在多語環境成長。現在,外語已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溝通語言,學習外語不一定涉及採用新的文化認同。在多語環境如何保育本土語言?除了合宜的語言政策輔助,更重要的是保持使用者對母語的情感,增強自我概念,使其對文化背景和身分感到自豪。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