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孫健智:超越人民的法律情感

1902
出版時間:2018/07/18 00:03
2000年台南歸仁雙屍命案震驚社會,嫌犯之一謝志宏遭判死刑確定,惟監委王美玉調查發現恐有冤情,將函請法務部轉請檢察總統研提非常上訴及再審。資料照片
2000年台南歸仁雙屍命案震驚社會,嫌犯之一謝志宏遭判死刑確定,惟監委王美玉調查發現恐有冤情,將函請法務部轉請檢察總統研提非常上訴及再審。資料照片

孫健智/桃園地方法院法官

監察委員日前指為冤案的謝志宏案,在民國89年的夏天,發生在台南歸仁。謝志宏與郭俊偉被控殺害兩名被害人,郭俊偉認罪並緊咬謝志宏,謝志宏曾在警察那邊認罪,事後又翻供。

謝志宏的自白成了定罪的關鍵證據,而關鍵之所在,爭議之所在。警方訊問謝志宏時,沒有依法全程錄音錄影,刑求的疑雲亦揮之不去,他認罪的供詞又跟補強證據兜不起來,尤其跟被害人陳屍的情形不合。撇開這些,能夠填充空白的,就剩下郭俊偉的供詞,還有審判者憑靠社會經驗歷練淬煉出來的智慧。

究其案情,從案發前一天深夜搭訕被害人陳女,到隔天天亮之前,陳女遭到性侵、殺害,碰巧路過案發現場的張男也遭到滅口,這短短的幾個小時裡,除了被害人以外,只有兩個被告在場,甚至有些時候只有其中一個被告。

除了兩名被告跟已經不能開口的被害人外,現場再也沒有別人,那麼,誰能擔保謝志宏完全沒有動手?就算沒有親自動手,難道他跟郭俊偉絲毫沒有一點共同殺人的意思?如果是這樣,他為什麼不離開現場?就算是在郭俊偉性侵甚至殺害被害人之後,他還是待在現場,這樣的人還能是清白無辜的嗎?

謝志宏要能夠平反,法官就必須能夠頂住這些質疑所帶來的壓力。而這些質疑,背後都有社會經驗、社會通念、社會期待的依據,都有社會歷練淬煉出來的智慧為根柢。

這個社會經驗,就是將鄭性澤請求檢察官驗兇槍指紋,斥為「顯見其故布疑陣之用心」的社會經驗;這個社會通念,就是在邱和順案裡,用「被告等既有心作案,並預先擬定取贖之計劃,顯早有防範而故意造作失真之筆跡並避免在字條及信封上留存指紋,以免自曝身分,均有可能」,來解釋筆跡及指紋與被告不符的社會通念;這個社會期待,就是上禮拜在一場關於謝志宏案的活動上,某位聽眾表示「謝志宏不管有沒有殺人,他逃避兵役又誤交損友,就要付出代價」的社會期待。

基於無罪推定原則,犯罪事實的認定,必須超越合理懷疑,但怎樣的懷疑才算得上合理懷疑呢?在社會經驗、社會期待、社會通念的三道符咒之下,要擠進合理懷疑的窄門,恐怕是駱駝穿針眼等級的挑戰。指責法官違背無罪推定原則,毫無意義。合理懷疑的門扇是寬是窄,終究取決於人民法律情感。畢竟,我們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司法官,超越合理懷疑,就是超越人民的法律情感。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一切冤案的根源,脫不了寧枉毋縱的素樸正義感。想要貫徹罪刑法定、證據裁判、無罪推定,就不要一直用證據跟法律之外的東西來要求法官。否則,法官適當反映人民的法律情感時,你只能祈禱坐在被告席上的不是自己。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