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海航董事長跌死 法記者:疑點重重

14152
出版時間:2018/07/19 00:30

中國大陸海航集團前董事長王健日前在法國普羅旺斯離奇摔死,其真正死因一直受到質疑。法國一名華裔記者最近特別撰文,一一點出他採訪時所發現的疑點。以下為他的報導全文:
 
「在57歲的王健遇難不到一周之後,這位中國億萬富翁的遺體在昨日離開法國,但不是回到中國,而是前往他夫人所生活的美國”,7月9日一早,拉根(Aurélie Lagain)將普羅旺斯地區的地方報紙Vaucluse Matin的這條消息發給我,這也是這家媒體對這起事故的最後一次跟蹤報導。拉根是Radio Bleu在普羅旺斯的記者,就在王健遇難之後,她也在第一時間做過報導。
 
悲劇發生在7月3日。這天的南法天和日麗,王健和他的同行者們在普羅旺斯地區的奔牛村旅行。10點55分,跑花邊新聞的普羅旺斯報(La Provence)女記者法哈拉德(Mélanie Ferhallad)接到當地救護隊發來的資訊,說是『一位中國遊客墜落遇難』。法哈拉德將這條資訊提供給了她的一位距離奔牛村最近的同事帕伯萊斯(Jean-Luc Parpaleix)。接近中午12點,帕伯萊斯驅車抵達事故現場。此時,救護人員已經對王健搶救無效,確定死亡而離開。現場留下幾位員警在守衛。
 
帕伯萊斯還是在事故現場徘徊了一個多小時。因為他想拍一張事故現場照片,但出於對死者的尊重,法國警方禁止對著屍體拍照。『我到的時候,遺體已經是被布覆蓋著。即便警方同意,我們媒體上也不能發屍體照片』,帕伯萊斯說。
 
『在這段時間中,您有見到死者的同伴們嗎?』我問帕伯萊斯。
『沒有』,他回答。
『您確認嗎?現場有中國人的面孔嗎?』我再問他。
『確認沒有。當時我是想找在場的中國人瞭解情況,但沒找到』帕伯萊斯說。
 
帕伯萊斯在王健遇難後最初的兩個小時中抵達現場的唯一記者。他發出的新聞是『一位中國遊客因拍照而墜落身亡』。這個時候,他和其他法國同行一樣,並不知道王健的確切身份。直到次日,法新社的消息讓地方記者們恍然大悟。這個時候,海航集團的訃告也開始在社交網路上瘋狂傳播。訃告上寫著: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王健,在法國公務考察時意外跌落導致重傷,經搶救無效,於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不幸離世,享年57歲。
 
『這就是一起普通的意外事故。就是一位遊客想拍照,屍檢結果出來了,警方就是這樣定論的,沒有特別的地方』,杜阿(Riad Doua),地方媒體Vaucluse Matin的跟蹤報導記者很肯定告訴我。在他的文章中,這樣寫道:在7月5日,阿維尼翁的共和國檢察官居瑪斯(Philippe Guémas)確認,在上周的屍檢進一步證實,這起死亡中,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當王健試圖拍全景照的時候,他在一堵矮牆上滑倒。救護隊到達的時候已經不能挽回』,在最後的一個報導中,杜阿(Riad Doua)這樣描述。
 
但是,截止我們的報導為止,關於57歲的王健怎樣跌落到14米深淵下的台階上,在法國媒體中,至少已經有三種版本。這些報導都是從負責調查此案的警方人員,或者從王健在法國的朋友出得到的消息。唯一共同點是,王健當時的目的是為了站到一面高度為1.5米到1.7米高的圍牆上拍照。
 
版本一。面對那堵1.5米到1.7米高的圍牆,王健用了助跑後跳上牆頭,因不平衡而墜落。
 
對於這個說法,事發後在當日唯一一位抵達現場的記者帕伯萊斯說,『這種高度,用攀爬的方式比較邏輯。如果是我,肯定是用爬,而不是助跑著跳上去』。帕伯萊斯說,他也曾在第一時間和他的同事表達了這個懷疑。
 
版本二。王健從一堵高度為1米矮牆跳到這堵1.5米到1.7米高的圍牆上,一下子沒站穩而摔到圍牆另外一側,深達14米的石板台階上。
 
事發地點就在位於山坡上的奔牛村教堂背面。在教堂工作了三年的,奧狄伯特(Hubert Audibert)神父非常堅決地表示了他對此種方式的懷疑。『我們有看到過一些孩子們在那堵1米高一點的矮牆上玩耍,但從未看到過有人站到1.5米到1.7米高的那堵圍牆上』。神父轉而反問我:『一位57歲的人。這種年紀的人,您認為他會跳上一堵1米5高的牆去拍照嗎?』
 
奧狄伯特神父說,事發時間若是上午11點,那應該是一天中遊客眾多的時段。因為教堂在下午才開門,所以遊客主要是在教堂外看風景,拍照。
 
『教堂附近有監控攝像嗎?』我問神父。
『並沒有』,神父確認。
 
版本三。7月7日,巴黎競賽週刊這樣明確描述了最近的一個版本:『王健要求他的助手們幫助他攀上一面一米多高的矮牆,想在那裡拍攝壯麗的奔牛村全景照。王健站到牆上後卻失去平衡。在他的助理們目瞪口呆下摔倒10多米高牆之下』。文章還寫到:在7月3日,王健對他的法國朋友和顧問維爾(Daniel Vial)說,『我想去看薰衣草,要在那裡買一座城堡』。根據巴黎競賽週刊,正是維爾為王健組織了這次普羅旺斯的旅行兼美食之行。
 
『一些人說是自殺,還有一些說陰謀。但是,王健是一位充滿生機的人,而且在未來有很多計畫。我們已經預計去看一場演出,並且票都買好了。是的,他是一位重要的人物,並且引發很多的嫉妒,也有很多的競爭。但是,說是有人想要他的命,這點站不住腳』,維爾這樣告訴巴黎競賽週刊的記者法伊倫(Loïcia Fouillen)。
 
『您之後對王健事件還會有跟蹤報導嗎?』在7月12日,為了確認資訊,我在電話中問法伊倫。
 
『不會的,這是我在巴黎競賽週刊的最後一個報導』,法伊倫說。
 
『媒體上流傳著多種王健先生的死法,您怎麼看這點?』我再問她。
 
『我也看到了那些說法,正因為這點,我特意向維爾核實情況。他告訴我的就是王健的助理們現場看到的情況』,法伊倫向我表示,她得到的資訊就是這些。
 
7月13日的世界報進一步證實了『意外死亡』的說法。在這篇名為『海航集團的巨額債務隨時有剪斷這家中國集團雙翅的威脅』一文中寫到:為了在普羅旺斯鄉村風景前留影,王健爬上一面統領懸崖的小矮牆,接著失去平衡。意外事故的說法已經得到確認。
 
為了證實這一說法,在同一天,我給阿維尼翁的共和國檢察官居瑪斯(Philippe Guémas)去電。居瑪斯先生告訴我說,因為目前尚未結案,不能接受記者的採訪。
 
我追問他:『您是說這個調查尚未結束嗎?』
 
『調查基本上結束了,但調查的科學分析方面沒有結束』居瑪斯檢察官指出,『這至少還需要兩周時間』,他說。
 
法國地方媒體Le Dauphiné的記者皮耶里(Jean-Xavier PIERI)在他的報導中寫到:雙腿和盆骨粉碎,在跌落十多分鐘之後,王健去世。皮耶澧還瞭解到,在巴黎的工作結束之後,王健前往普羅旺斯地區並邀請了海航集團在法國的四位中國員工(合作者)同行,以及一位當地的中文女導遊。
 
在電話中,事發地點奔牛村的奧迪伯特神父還在重複:『您怎麼能想像到一位57歲的男人這樣跳來跳去?這種完全是瞎編的』。
 
在7月4日晚, 這位奔牛村教堂的唯一神父接到一通電話,對方問他是否能接受在他的教堂中為一位中國佛教徒舉行佛教超渡典禮。因為7月5日上午,奧狄伯特神父已經為一個小工程的完工計畫在教堂中做慶典活動。神父考慮了一下,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死者的夫人和他們的兒子,都全身黑色,尤其是其夫人痛不欲生,始終雙手捂臉在哭泣”,神父回憶著向我描述當時的情景。因為王健遺孀從隱私考慮,要求在教堂中參加工程剪裁活動的人以及一位普羅旺斯報的女記者離開現場,最終剩下含市長內在的十多人。有四位中國人在現場,除了王健遺孀和他們的孩子外,還有其他兩位中國人』,奧狄伯特神父回憶到。
 
王健在當地朋友安排的由外地請來的僧人因故最終並未到場,佛教的儀式最終未能進行。『所以我就念了一首詩。大意就是:當船隻出航的時候,它離開此岸,到彼岸去。代表,從此生到彼生』,神父向我講述。
 
儘管調查尚未在等待科學結果,但對於絕大多數報導此案的法國記者而言,這就是一起典型的意外事故。女記者法哈拉德說:『我是跑花邊新聞的,這類事件對我來說太多了。我甚至做過從1米5高的地方跌落就死亡的報導。』
 
而在奔牛村的其他部門,隨著中國人開始的關注,一些部門變得謹慎起來。無論是當地的救護隊,憲兵隊,還是當地旅遊局,都在電話中表示不接受媒體採訪。憲兵隊還交代:『請別再打電話過來』。
 
關心王健和海航的人需要繼續等待正如在法國南部圖盧茲的停機坪上,至少停靠著六架全新的已經噴上海航標識的空客330飛機。根據法國世界報,空客公司方面表示,雙方的協商正在進行中:『沒有付款,就不會交付』。
 
世界報這樣寫到:『像被拋棄的孩子』。」
 
 
(編者按:57歲的海航集團聯合創始人、原董事長王健,本月3日在法國普羅旺斯跌死,但死因至今未明,其追思會亦相當低調神秘,使案件疑點重重,法國《世界報》集團記者張竹林為《蘋果》撰文獨家報道,還原事件過程的細節。)(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法新社
法新社

關鍵字

海航

王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