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台鐵工會會員公投解決台鐵公司化問題

出版時間:2018/07/20 13:44

黃德輝/台鐵員工  

交通部宣稱在2018年下半年就要將台鐵公司化,並要調漲票價,近日招考900多名營運人員,就是公司化的前置作業。這不僅關係台鐵員工權益也關係全民的權益,值得全民關注。正好遇上台灣公投熱潮,就用台鐵企業工會會員訴求公投,依公投法4分之1多數決來解決此延續20多年的爭議,避免罷工影響民眾權益。

從台灣第一個大型罷工,台鐵1988年51罷工開始,到2003年911台灣第一次合法罷工投票,作為台灣勞工運動火車頭的台鐵員工,展開工會會員由下而上的公投連署,期待再次成為台灣第一個舉辦公投的工會,引領新的勞工運動潮流。

公投的訴求包含加薪1成、日夜休例、補償2017年10月新班表前5年少給加班費、休息待命時間全部計入工時12小時給4小時加班費、司機員列車長趟次間休息待命時間全部計入工時、資位制改為簡薦制、要求台鐵員工僱主:政府修《工會法》降低組織門檻從30人降至10人等等,也都是全國勞工會遭遇到的勞權爭議議題,台鐵員工抛棄本位主義,希望也能為全國勞工爭權利。

不同於2003年台鐵員工罷工投票反公司化但集體休假罷駛失敗的抗爭背景,2018年多了民進黨已在立法院掌握多數席次的政治現實,而且2018年5月的第764號釋憲文,即變更公務人員身份不違憲,因電信局是先公司化再民營法化,相同邏輯推理,已使台鐵反公司法化在法理上站不住腳。再加上台鐵產業工會2017年春節集體休假抗爭201人被懲處,使過去抗爭慣用、遊走於法律灰色地帶的集體休假違法明確化而不可行。

台鐵員工對於到底要去作成功機率低的反公司化抗爭,或是以改善勞動條件作為公司化的配套,看法分歧。企業工會及筆者傾向改善勞動條件配套的公司化,產業工會則是要反公司化,公投能凝聚共識,作為抗爭的依據。企業工會面臨產業工退會訴訟,因大同公司員工退出工會二審勝訴判決,企業工會必敗訴,將面臨強制入會失去合法性,會員退會、分崩離析的危機,卻能因舉辦企業工會會員訴求公投,因具有會員資格才能參加公投,而使強制入會得到正當性,也能減少退會的殺傷力,避免如中華電信工會分裂成數十個工會。而產業工會提出反公司化訴求,若公投結果票數多於改善勞動條件配套公司化,則其反公司化訴求就能得到正當性。公投是兩工會從鬥爭走向合作的最佳途徑。

中華電信工會為反民營化,花1000多萬元通過視訊罷工投票,罷工仍草草收場的失敗抗爭前例,是很好的歷史教訓。而最會罷工的德國鐵路兩大工會,在1994年德鐵公司化也沒有站出來反對,只針對勞動條件改善抗爭,德鐵至今也未民營化的運動歷史,告訴我們鐵路公司化是世界潮流,但民營化不是。相對很賺錢的中華電信,台鐵是賠錢非營利為全民服務的單位,民營化可能性低,公司化經國家考試的員工仍能保有公務人員身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