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想哭連衛生紙都拿不了」 陳楚睿淚揭1千個氣爆暗夜噩夢

99138
出版時間:2018/07/31 01:55

(更新:新增動新聞)

「在火坑旁邊有個義消已經倒下了,可是….我沒辦法為他做什麼,只能自己很努力的爬出去…」,四年前,擔任消防替代役的陳楚睿,在八一氣爆遭受烈焰波及導致全身59%二至三度灼傷,他笑看意志消沉、痛苦復健的漫漫長路,但重回氣爆現場,內心最深處的陰影,卻讓他眼淚潰堤,「我很自責當時沒有辦法救火坑裡的義消,但是我現在有能力,去救更多還在谷底徘徊的人。」

走在高雄二聖、凱旋路口,回想起八一氣爆那一夜,陳楚睿記憶猶新,「再一個半月,我就退役了,那天晚上我剛洗好澡,接到任務到現場幫忙佈水線,一個爆炸聲,騰空後摔進火坑裡,當下真的太痛了!覺得怎麼沒有這樣死掉?」陳楚睿形容,掙扎著爬出火坑的手,就像洋蔥一樣層層被剝開,但他只能咬牙撐著,「為了媽媽!我要活下去!」
 
八一氣爆今天屆滿四年,面對每一周年的到來,陳楚睿總要再被媒體問起往事,《蘋果》對要重揭他的傷疤感到抱歉。記者第一次採訪陳楚睿,是今年5月,出身單親家庭的他聊起媽媽說:「早知道不要生下你,讓你受這些痛苦!」183公分高的他,竟然哭得像個軟弱的小孩。
 
時隔不到三個月,一句「四年來,每次想到就會落淚的是什麼事?」原本情緒還很冷靜的陳楚睿,眼淚突然撲簌簌地落下來,「這幾年來,心裡一直放不下的,是一位穿銀色裝備的義消大哥,發生爆炸後他倒在我身邊,但是我卻沒辦法為他做什麼,只能自己很努力地爬出去,我根本什麼都沒做到,我幫助不了任何人,我只能顧好自己的性命而已。」
 
陳楚睿坦言,每次夜裡,想起那張焦黑的臉,就會陷入內疚的黑洞裡,不敢向人提起,只能埋在內心深處,他也曾不斷問著,「為什麼我明明是去幫助人的,卻要受到命運這樣的對待?」但走過一千多個日子,陳楚睿說:「如果人生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當消防替代役救災,我很幸運能體會這些過程,去幫助和我一樣經歷的朋友。」
 
坐在獲救的防火巷口,陳楚睿感嘆的說:「殘破不堪的路面都已經舖平了,可是人的皮膚是舖不平的。」原本俊秀的臉龐,多了火吻烙印,「反覆沾黏、攣縮的傷口,讓每次換藥和復健都像如刀割一般的酷刑,但更難受的是路人異樣的目光和無情的話語,每一次出門都是挑戰,我過去的容貌很得孩子緣,但沒想到當我戴上壓力面罩,卻成了小朋友最害怕的惡夢!」
 
「我們又不是怪物,我們又沒有不一樣,我們也是人生父母養,不應該去批評一個人身上所經歷的痕跡、所產生的圖騰。」說到這裡,陳楚睿也紅了眼眶,他透露前年曾抗拒復健,因為看不到自己的未來,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他聽不到母親的啜泣,也把女友推離身邊,任憑希望與夢想被黑暗吞噬。
 
「一定要親身經歷,走過那段路,你才會知道,那段路是怎麼走過它的。當你跌到谷底的那一刻,未來的每一步只會往上爬,不會再往下掉。」陳楚睿從中體會到,原來谷底還有很多人正為生命努力勇敢地走下去,他開始發現了過去不曾注意到的世界。
 
曾經只想著能夠自理生活就好,因為受傷後想哭,卻連衛生紙都拿不了,歷經14次手術,陳楚睿因疤痕攣縮的手,終於不再像雞翅一樣揪著,鋼琴的音符又能在他手指間流洩著,也能戴起拳擊手套奮力揮拳,他拿穩單眼相機,左手轉動著鏡頭,右手按下快門,這看似簡單的動作,卻是他用數不清的復健所換來的成果。

回憶起第一張拍下的照片,至今還觸動陳楚睿心靈,「在旋轉木馬的噴水池前,一邊是氣切老婦人,枯萎的坐在輪椅上等死,而另一邊則是有人開心比YA在合照,畫面裡變成了兩個不同的空間。」陳楚睿那時才驚覺,婦人的表情和他受傷出院時一樣無語問蒼天,「要自己走過那段路,才能得到這個同理心。」
 
陳楚睿表示,因為受傷為他開啟了很多眼界,也開始用影像記錄燒燙傷者的人生。「不要用你的目光,讓他的靈魂,再次灼傷。」陳楚睿將於今年9月在台北舉辦「目光」攝影展,希望透過他的鏡頭,去看到燒燙傷者生活的樣貌,為一起身處低潮中的人打氣,也希望社會給予多一點愛與包容。
 
陳楚睿透露,每拍攝一位燒燙傷人物,都為他帶來成長與力量,就像同溫層療癒著彼此,因為對方懂得自己的世界,「在每個接觸的過程中,都會有差不多的面向,像是外界的目光、外表的問題,手術很痛、復健很痛,花了多久的時間做到什麼角度?」陳楚睿苦笑著:「沒想到讓我們最害怕的是換藥,護士推藥車『框啷!框啷!』的聲音,現在想起來都還會發抖!」
 
「我說,疤痕帶來希望,你覺得呢?」三年前,懷孕期間遇上瓦斯氣爆意外的萳西,為了肚子裡的寶寶安全,清創時不能使用鎮靜止痛、嗎啡、麻藥、抗生素,如今,她佈滿燒燙傷疤痕的雙手,抱著活潑可愛的小女兒,成為陳楚睿鏡頭下最有愛的感人畫面。
 
擔任陳楚睿的攝影展模特兒,萳西開朗的笑著:「因為我們都有相同的經歷,楚睿比較有同理心,他跟一般的商業攝影師不一樣,雖然拍到我的傷疤,但我覺得拍出來的作品很有溫度。」
 
陳楚睿用相機開啟傷後的第二人生,他今年也考取國立中山大學高階公共政策碩士班,並預計到英國進修當代策展,學習空間設計、募資與行銷,希望未來運用所學,幫助陽光基金會喚起更多人對臉部平權的關注,也考慮學成歸國後要為了弱勢團體發聲,走上從政之路。
 
「我現在過得很好,以前那些痛都沒什麼!」笑看回頭路,是陳楚睿的心情寫照,臉上的疤痕再也不用躲在口罩底下,佈滿網狀植皮的雙手創造無限可能,他眼神堅定的說:「我自己好不容易從谷底走上來,即使當初我沒辦法將義消拉上來的內疚感仍在,但現在的我,不再無助,因為我已具備勇氣與能力,去救那些還在谷底徘徊的人。」(曾珮瑛/高雄報導)

陳楚睿小檔案
年齡:28歲
經歷:2014/7/31高雄氣爆時為消防替代役,協助救災搶救遭受烈焰波及,造成59%二至三度灼傷。
學歷:中華大學工業管理學系畢業、中山大學高階公共政策碩士肄業
           今年10月到英國讀語言學校並進修當代策展
作品:9/22~9/30 台北華山文創園區舉辦「目光」陳楚睿個人攝影展
資料來源:陳楚睿


出版時間 00:01
更新時間 01:55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八一氣爆四周年】活出價值 頑強正妹陳姿予靠兩輪拚馬拉松
【八一氣爆四周年】重回現場 三多商圈買氣不再
【八一氣爆四周年】老天爺廢我右腳 是不要我再去飆車

陳楚睿歷經轉折:「我現在過得很好,以前那些痛都沒什麼!」林振義攝
陳楚睿歷經轉折:「我現在過得很好,以前那些痛都沒什麼!」林振義攝

陳楚睿用相機開啟傷後的第二人生。林振義攝
陳楚睿用相機開啟傷後的第二人生。林振義攝

每一次出門都是挑戰,陳楚睿過去的容貌很得孩子緣,但氣爆傷疤卻成了惡夢!林振義攝
每一次出門都是挑戰,陳楚睿過去的容貌很得孩子緣,但氣爆傷疤卻成了惡夢!林振義攝

氣爆當晚,陳楚睿在這條巷子逃出求救。林振義攝
氣爆當晚,陳楚睿在這條巷子逃出求救。林振義攝

坐在獲救的防火巷口,陳楚睿感嘆的說:「殘破不堪的路面都已經舖平了,可是人的皮膚是舖不平的。」林振義攝
坐在獲救的防火巷口,陳楚睿感嘆的說:「殘破不堪的路面都已經舖平了,可是人的皮膚是舖不平的。」林振義攝

因疤痕攣縮的手,在努力復健下終於可以彈琴。林振義攝
因疤痕攣縮的手,在努力復健下終於可以彈琴。林振義攝

受傷期間陪伴他的貓咪。林振義攝
受傷期間陪伴他的貓咪。林振義攝

因疤痕攣縮的手指輕撫貓咪。林振義攝
因疤痕攣縮的手指輕撫貓咪。林振義攝

陳楚睿揮拳迎向新人生。林振義攝
陳楚睿揮拳迎向新人生。林振義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