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上校劉錫輝:轉型正義的缺角-古寧頭戰場上的亂葬崗

出版時間:2018/08/02 12:05

劉錫輝/退休上校
 
古寧頭戰役造成兩岸分治,歷史從何時起算呢?1945年日本投降,台灣歸還中華民國;抑或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中華民國遷到台灣。中華民國歷史如未妥善處理,恐將埋在「歷史亂葬崗」!
 
那場古寧頭戰爭的年代已經久遠,早已遙遠的離開了世人的視野,甚至於遺忘。也許是為了某些原因,金門縣政府倒是希望旅人們,記得那時候發生過的事,那場戰爭的60周年紀念,拍了《金門歷史風雲──古寧頭戰役》影片,國防部還舉行了古寧頭戰役60周年紀念特展。
 
時光易逝,際此「古寧頭大捷」68周年即將來臨的時刻,今年7月中旬,臉書上有位版主向嘉慈貼文:「還記得軍中樂園被拉伕的老士官長嗎?偶然看到這則新聞中真實主角類似的遭遇,歷史回歸歷史,事實回歸事實,經由老先生的口述,記取教訓教育後人,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為老共老蔣而戰嗎?軍人的天職是保衛國民,『不管任何理由』,不可做出傷害國民的事情。」緊接下面貼出一篇文章,《民報》的「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
 
版主向嘉慈用簡單扼要的「百字箴言」,將《軍中樂園》這個電影虛擬人物被拉伕的老士官長,串聯《民報》那篇文章,其寫作技巧令筆者甘拜下風。玆藉助向嘉慈寄給筆者的來信作為一個橋引。
 
「劉老先生您好:
 
偶然看到你的新聞,對於你年輕遭遇,還能逆來順受,力爭上游,貢獻所長回饋國民,深感佩服。
 
晚生民國85年中華工學院畢,民國85至87威武士官隊結訓二零六師服義務役,現任職於新竹科學園區民間公司。二零六師(現二零六旅)源於預備第六師(1955-1976),而預備第六師即源於1954年整編前的第十四師,也就是老先生您的那支武夷部隊。若讓老先生想起不愉快的記憶,晚生先在這邊道歉。
 
師部為培訓教育班長成立威武士官隊,威武士官隊第一期就是在西元1956年成立,至1976年改師番號為陸軍第二零六師移駐新竹,即為關東橋威武部隊(1976-2011)。
 
就像志願役的陸官一樣,我雖然是義務役,但受威武士官隊訓,自然會有一股向心力,會對部隊的傳承及歷史感興趣,老先生的經歷,剛好補足我對部隊歷史的一個空隙,歷史有光榮的一面,也有不光榮的一面,我們都要去面對。
 
時代力量黨籍立法委員林昶佐國會助理林穎孟在《臉書》上寫著:『轉型正義的主題,不是惡鬥,而是療癒。』經由老先生的人生,我覺得更重要的是要記取教訓,教育後人,軍人是保衛國民,不管任何理由不可做傷害國民的事情。
 
晚生向嘉慈敬上」
 
這則向嘉慈自述介紹,對部隊的傳承及歷史感興趣,由威武部隊歷史淵源的共軛武夷部隊,發現到筆者,透過互聯網,不費吹灰之力,橫跨半個地球,竟將萬里之外,年齡相差半百的陌生人找到,確實難以想像。
 
1949年筆者被武夷部隊抓兵來到古寧頭戰場,1954年該部隊即被解散走入歷史。我後來進入陸軍軍官學校成為職業軍人,退休後移居美國。2013年很偶然的機會遇見馬忠良教授,受到鼓勵出版《大時代的滄海一粟──劉錫輝回憶錄》,公開了坎坷的人生。1949年胡璉兵團洪都支隊行經我的老家廣東省興寧縣水口鎮石塘村永祥第,為了搶我家水塘的魚吃,槍殺了我的父親劉展文。
 
2014年,向總統府陳情,請求政府比照228事件,採取補救措施。陳情案被政府各機關推諉,歷時4年毫無結果,因而訴諸媒體,發表了一些有關陳情案的文章,進一步認識了曾建元教授,過程曲折離奇。
 
2017年,曾建元教授和沈清楷教授合作,在台北市舉辦《哲學星期五──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座談會,邀我返回台灣擔任主講人,講詞在《民報》刊出。向嘉慈運用Google搜查引擎,竟能透過武夷部隊找到「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這篇文章,確實是難以想像的奇蹟。
 
今年,我將陳情案及歷年在媒體發表的文字,結集成冊《錫輝文集──滄海一粟的餘波盪漾》,蒙馬忠良教授及曾建元教授惠賜序文,增強了拙書內容的透明度。
 
鏡頭轉回到時空焦點古寧頭紀念館,那裡有段解釋文字:「古寧頭戰役解放軍合計9,086人登陸,其中包含船工、民夫約350人。關於傷亡,兩邊說法差異甚大。解放軍戰史稱登陸部隊大都犧牲,倖存被俘者僅3,900餘人,但國軍戰史稱俘虜解放軍7,364人。解放軍戰史稱斃傷國軍9,000多人,國軍戰史稱陣亡1,267人,傷1,982人,共3,249人。陣亡最高職務的是19軍14師42團團長李光前中校。……後來古寧頭一帶在清除地雷時,有挖到一些前人的無主墳墓,以及當時國軍及共軍的墳塚,於是將之合葬於紀念館前方的空地,並建立一座萬聖祠祭祀。無論生前站在國共那一方,雙方士兵皆已盡忠職守,希望死後攜手和解,得到安息,更希望台海將來不會再發生戰事,不要再有人命犧牲。」
 
萬聖祠,正是古寧頭戰場上的亂葬崗。
 
古寧頭紀念館只記述「歷史有光榮的一面」,筆者在「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談論「歷史不光榮的一面」,二者糾結成古寧頭戰場的「歷史亂葬崗」。何以故?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只要古寧頭「歷史有光榮的一面」,胡璉部隊趕赴古寧頭之前的違法亂紀罪行,竟用法律《國軍軍事勤務致人民傷亡損害補償條例》排除在適用範圍之外。對比228事件的處理方式,令人悲憤難平。
 
再比照外國史實:「越戰期間,越共軍民一體,美軍常遭北越婦女或兒童狙擊,終於發生美萊村屠殺事件,當事指揮官威廉.凱利(William Calley)中尉經軍法審判處無期徒刑,師長以下因隱瞞真相,被起訴者十餘人。」足以証明幾乎在任何情形下,軍隊都不可殺害平民百姓。
 
中華民國政府保護人民之法律,《國軍軍事勤務致人民傷亡損害補償條例》,排除胡璉部隊抵達古寧頭之前,先父劉展文被國軍殘殺的遺憾,家屬的傷痕無法撫平,國軍的榮譽損失無法彌補,中華民國歷史何以自處?當前追溯自1945年8月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對此若視若無睹,將會被埋在「歷史亂葬崗」!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