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素玲:另個角度思索檢察官林俊佑案

出版時間:2018/08/03 00:01

范素玲/淡江大學工程法律中心主任

有關近日沸沸騰騰之花蓮地檢署檢察官林俊佑因就讀幼兒園的女兒回家哭訴被人欺負,親自帶著警察到幼兒園興師問罪事件,筆者從媒體報導得知經過,認為其中相關單位的處理有待商榷。

首先,媒體報導指出:經過承辦主任檢察官深入調查,認定事證明確,「林俊佑偕同邱姓偵查佐、林姓小隊長以司法警察身分闖入幼兒園」、「再加上林俊佑身分為檢察官,且利用公務機會犯罪」,但由媒體之影片可以看到兩名警察並未著警察制服,林也是以女兒父親身分前往。由林的聲明書也是以女兒爸爸身分與兩名友人同往,並非以檢察官與兩名警察身分同往,對於花檢迅速定調警察是以其「司法警察」身分「闖入」幼兒園,而林檢察官利用「公務機會」犯罪,定調速度之快,令人感到詫異。

說法落差未見調查

此外,靜思也不免質疑幼兒園的處理方式,為何會同意讓一個家長直接進入園所與孩童對話,縱使是檢察官與警察,沒有帶搜索票,園所為何同意其入內與孩子直接對話?林檢察官與兩名警察強暴、脅迫闖入?從外流影片或林檢察官個人聲明似乎都未見此景,一個幼兒園,尤為大型連鎖幼兒園,為何並無此緊急應變處理能力?幼兒園應善盡保護幼兒身心靈,自始便不該讓家長直接入內與幼兒互動,一個保護孩子的幼兒園,欠缺緊急應變處理能力,事後於媒體僅表示無奈,不免令人感到憂心。

而從媒體與錄影似乎未見林檢察官有強暴、脅迫闖入,不知道為何花檢迅速定調林涉犯妨礙自由「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恐嚇等罪嫌,是否有確切證據或只是為平眾怒?抑或僅因林如媒體報導是個孤鳥、是個被職場霸凌的高材生,因此再推之一把亦無妨或更快人心?

至於有關教育單位與園所對於霸凌的處理態度更令人擔憂,由媒體指出幼兒園表示「28日當天花蓮縣府教育處專員也到場表示關切,經審視相關監視畫面後並未有霸凌情形。」不知道教育處專員何以有辦法審視畫面後便迅速歸結沒有霸凌之情形,更不解教育相關單位相對應花蓮地檢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對兩名警察給予緩起訴、對於林檢察官提起公訴、花蓮縣警察局各記1支小過處分,對於林聲明中認為女兒「長期被同學霸凌致身心不穩定,受傷並有幼兒憂鬱症之徵兆」,不覺得園所與家長說法之嚴重落差有深入調查之必要嗎?不覺得應對園所孩子可能有遭受長期霸凌而予以調查嗎?

霸凌普遍性被輕忽

身為教育者,曾見過外系優秀學生罹患重度憂鬱,該生經醫師輔導發現其重度憂鬱症來自中學遭受同學長期霸凌所致。中小學校園經常聽聞霸凌事件,一個父親會認為女兒「長期被同學霸凌致身心不穩定,受傷並有幼兒憂鬱症之徵兆」,卻被園所與教育單位直接忽略,依據媒體報導園所直接定調為幼兒在成長階段,嬉鬧以及些許口角均屬正常社會化過程,而強調無霸凌。不禁暗暗擔憂,多少孩子可能繼續在這樣輕忽的態度中被霸凌,這樣帶著成長陰影長大甚或毀掉美好青春。

期盼於此獵巫般追殺一個愛女過切的父親、職場孤鳥個案甚或挖掘個人隱私八卦之際,媒體、輿論與教育單位可以更為關注這個普遍性被輕忽的霸凌的系統性議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