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果子離專欄:牛頭馬面在一班

出版時間:2018/08/04 00:12

果子離/作家

三十五年前教過的高職學生透過臉書連絡我,從他臉友名單中我找到幾位學生。都邁入中年了,但樣貌形態大致未變,仍可辨識。

其實只教過他們一年,就各自奔散,我離職,他們畢業。

那時我剛從步兵排長身分退伍,渾身還帶著野戰氣息,莽莽蒼蒼,浩然正氣蓋過書卷氣。學校負責人交給我一個工科男生班,語重心長又欲言又止告訴我,不好帶,希望我好好幹。

開學後才打聽到,這班是全校出名的牛頭馬面班,之前的幾位女導師,或昏倒,或流產,都沒帶完一學年就離開了。

是真的令人頭大的一班,我上的第一堂課,教室鬧哄哄,如菜市場。我在講台上,下頭互扔紙團的,吃東西的,聊天的,睡覺的,都有。喧鬧,一方面是他們的習慣,一方面考驗新老師,看老師如何應對。我使出獅子吼功,一聲安靜,聲威蓋過全場。步兵排長不是當假的。隨後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要他們別太誇張。我是導師兼教國文,國文課還好,其他科就看各任課老師造化了,我無能力讓一個班脫胎換骨,安靜聽課。有的老師,或個性溫和,或聲細若蚊,課堂如遊樂場。

但這些問題還好,至少維持表面的和平,最麻煩的是,幾位被視為問題學生的同學,血氣方剛,很容易跟老師對撞。一旦出事,學校高層問我身為導師如何處置?

說出事,其實也沒多大事,就是頂撞師長而已。幾次師生衝突都有個模式——同學不堪師長刺激,脾氣就上來。一次朝會後在操場服裝儀容檢查,一同學著淺色襪子,女教官斥其破壞整齊,問他怎麼辦?同學皮皮說:「那我就脫下襪子啊。」教官怒:「有種你脫下來看。」嗯,不脫就沒種,血氣少年能不脫嗎?同學當眾脫襪,惹怒教官,揚言要記過。

另一位同學,某個中午找不到便當盒,到隔壁班尋找,該班導師陪同學生吃飯,見他來,便罵道:「本班不歡迎流氓進來。」如此豈能不爭吵?同學飆三字經,憤而離校。

這班學生其實本性不壞,沒有暴力傾向,不曾誰霸凌誰,同學之間不會勾心鬥角,只不過不愛讀書,性情躁動,對命令語氣不太理會,對羞辱式的嗆聲不太容忍,因此與老師偶有言語衝突。身為導師,我不可能縱容學生違反校規,但也不認同老師給某些學生貼標籤。我想,我可能也不是這家佛教學校認定的好老師,我不要求細節,不訂煩瑣的規矩,我習慣「飛將軍」李廣的帶兵方式。於是與學生同時畢業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果子離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