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人當場怒殺小王,真的成立義憤殺人罪?

出版時間:2018/08/04 10:05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前文《同居人當場怒殺小王,是激於義憤而殺人?》所討論的新聞事件,指的是高等法院107年度上訴字第701號刑事判決。這個判決就「當場激於義憤」所作的論述,值得介紹給大家參考......雖然本文並不贊同。
 
一、判決對這事件的認定(摘要)
 
這裡只是極簡的事實摘要,詳細的事實認定,仍然需要閱讀這份判決書,才能有完整的認識(這判決所認定的事實,與地方法院所認定的,有些許差異)。

1.事實認定:「賈00與謝00二人成為男女朋友已有二年多的時間......為『事實上夫妻關係』,具有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三條第二款所定的家庭成員關係。」

2.事實認定:「賈00在與謝00交往的期間,曾與杜00在杜00住家內發生一或二次性行為,謝00知悉後,曾與賈00分開數日,此後謝00即原諒賈00。」

3.事實認定:「106年8月24日晚上,謝00抵達賈00母親林00......住處......其後,杜00先行離開,隨後謝00也接著離開該住處。」

4.事實認定:「杜00於106年8月24日晚間10時7分......走向103室,並自行開門進入(未見室內燈光亮起)。謝00於晚間10時23分左右......注意到杜00停放於一旁的機車,停好車後熄火下車,走向103室......103室燈光亮起後,該房門突然被關上,謝00後退一步,隨即再將房門打開,驚見杜00正與賈00發生性行為,謝00怒喝『我給你五分鐘穿衣服穿褲子』後,隨即走至門外(此時該房門依然開啟)。」

5.「隔約二分鐘,謝00......再度進入上址103室內時,杜00已著好衣褲。」

6.證據論述:「賈00一再證稱......謝00返家遭撞見後,謝00曾徒手毆打她,杜00在與謝00發生爭吵、打鬥過程中,杜00曾挑釁回稱:『她本來就是我的』、『你不用再打她了,你打她幹嘛,你不要還我』等語。」

7.評價論述:「......事發當日謝長智返家時,撞見心愛、同居二年多的賈00正與前男友杜00進行性行為,而杜00執意不肯認錯,任何人處在這種猝然不及反應、重大侮辱的情境下,本會激起一時的憤慨......謝00在102室房客看見此情,於退出103室與102室房客交談後,因激起一時的憤慨而難以忍受,乃再度進入103室......謝00既然是在直接見聞杜00的不義行為,一時受激難以忍受,才當場持刀殺害杜00,則參照前述規定及說明所示,謝00所為即符合義憤殺人的要件。」(判決也說:謝00與賈00交往的期間,曾數次發現賈00與杜00往來,甚至發生性行為等情,除經謝00於警詢時陳述明確之外......並經賈00於原審審理時證述屬實......事發當日謝00返回租屋處時,發現杜00正與賈00發生性行為後,認為賈00再度『討客兄』、背叛感情,他的憤怒可想而知,何況這種不堪場面遭鄰居102室的男性住戶撞見。)
 
二、殺人罪與義憤殺人罪的主要區別
 
判決說:「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當場激於義憤而殺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二七一條第一項、第二七三條第項分別定有明文。殺人罪與義憤殺人罪的主要區別,在於義憤殺人罪有其特別的犯罪動機,亦即是以「當場基於義憤」的殺人動機為其犯罪的成立要件;同時,義憤殺人罪的可罰性較普通殺人罪為輕,亦即義憤殺人罪為殺人罪的減輕構成要件。」

本文的看法:「殺人罪」的法定本刑是「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此與「當場激於義憤而殺人罪」的法定本刑「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來作比較,其區別是非常非常巨大的。正因為刑罰的差距是如此之巨大,再考量生命權的保護,這「當場激於義憤」的法律解釋(法律定義)自然而然必須趨於嚴謹,絕對不能失於寬鬆;換句話來說,不能將「當場『氣憤難忍』而殺人」與「當場『激於義憤』而殺人」劃等號。
 

三、關於「義憤」的解釋與適用
 
判決說:「清末頒布的《大清新刑律》或民初頒布的《暫行新刑律》均無此條文,直至七年提出的《刑法第二次修正案》才增訂,並為其後各次刑法草案所沿用,而成為現行條文。《刑法第二次修正案》提案理由載明:「本條原案無,本案參照我國舊律,及外國立法例增入。所謂出於義憤者,例如因自己或親屬受莫大之侮辱,或妻子與人通姦等情節是也。」由此可見,刑法設有義憤殺人罪,一是參照清律的規定,再者為仿效外國激忿殺人減輕其刑的立法例。」
本文的看法:

從立法的歷史背景出發,來解釋法律規定的內涵,固然有學理上的合理依據;但近百年之後,在性別平權價值觀已積極立法的今日,提案理由中的「所謂出於義憤者,例如因自己或親屬受莫大之侮辱,或妻子與人通姦等情節是也」,現在還能被拿來作為解釋「義憤」的依據?本文以為不能。
 
1.判決對我國法制的說明

a.「《大清律例》將殺死姦夫列為義憤殺人減輕其刑的理由,涉及傳統中國法制的社會與文化脈絡。」

b.「從當時父權的觀點而言,妻子被視為丈夫的所有物,當他人侵犯時,丈夫有捍衛自己所有物的權利。」

c.「《刑法第二次修正案》將『自己』、『親屬受辱』或『妻子通姦』當作義憤情境的定義,其實是一個以男性為中心,以私領域、家庭為出發點的人倫之義,雖符合傳統中國家族主義、倫理差序格局的概念,卻並非『公義』之義。」

本文的看法:

依照這樣的論述,從現今性別平權的價值觀,「殺死姦夫」已不應該是「義憤」概念所得涵蓋。「殺死姦夫」既然不應該是「義憤」概念所得涵蓋,就本案而言,那更不能基於所謂的「事實上夫妻關係」來認定被告是激於「義憤」而殺人。
 
2.判決對外國法制的說明

判決說:「所謂的外國立法例,修正理由並未明示。我國刑事法主要被繼受國的歐陸法系」:

a.判決說:「德國刑法第二一三條即明定:『非行為人之責任,而是因被害人對其個人或家屬進行虐待或重大侮辱,致行為人當場義憤殺人,或具有其他減輕情節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自由刑。』瑞士刑法第一一三條也明定:『基於可宥恕之激憤情緒或心理負擔而殺人者,處一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由這些條文內容可知,行為人因為被害人先有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類似情節的行為,致一時失去控制,激起可宥恕的激憤情緒或心理負擔而殺人時,即可科以較殺人罪為輕的罪責。」

本文的看法:

德國刑法規定「因被害人對其個人或家屬進行虐待或重大侮辱......」、瑞士刑法規定「基於可宥恕之激憤情緒或心理負擔......」,這顯然與我國《刑法》第二七三條的規定不同。又這類的規定固然可以作為解釋「義憤」的參考,但所謂「事實上夫妻關係」的妻與他人為性行為,這能納入此範疇之內?本文以為不能。(或許《刑法》第五十九條酌減其刑的規定,才是從輕量刑的可行路徑。)

b.判決說:「以衡平系統為主的英美法系,自十六世紀開始即有『因一時情緒被激起而可減輕刑責的殺人罪』的概念,也就是通稱的『Provocation』,屬於過失殺人罪。但英美法並不強調『義』的概念,只要符合:被激起的情緒、猝然不及、足以讓一個有理性的人失去自我控制的情境等要件即可;而傳統上認為:互毆、暴力攻擊、被非法逮捕、目睹妻子通姦等四種情境,才可能適用本罪,因此被批評是為男性所設計的法條。目前,英國殺人法案(Homicide Act 1957)第三條即有類似的規定,條文內容為:『被控謀殺者,如果陪審團可以證明此人是因被激起而失去控制(不論是所為或所言,或兩者皆備),此時陪審團所要質疑的是,是否此激起事件或言語足以使一個有理性的人也會如此,陪審團對於此一疑問要考慮到雙方所為與所言,對於一個理性的人會有的影響結果。』」(provocation:激怒;挑釁;挑釁的話語)

本文的看法:

很明顯,「屬於過失殺人罪」、「不強調『義』的概念」「互毆、暴力攻擊、被非法逮捕」,此與《刑法》第二七三條規定,其實都是不相容的;又既然「傳統上認為:互毆、暴力攻擊、被非法逮捕、目睹妻子通姦等四種情境,才可能適用本罪」被批評是為男性所設計的法條,在性別平權的現代又怎能納入《刑法》第二七三條「義憤」的解釋之內?據此,所謂「事實上夫妻關係」的妻與他人為性行為,就更不能納入這「義憤」範疇之內(如前所述,或許《刑法》第五十九條酌減其刑的規定,才是從輕量刑的可行路徑。)
 
3.判決對目睹配偶通姦而起的激憤情緒,是「義憤」的說明

a.「由上述說明可知,無論是歐陸法系或英美法系都有類似我國義憤殺人罪的條文,本罪乃是基於人類共同的生活經驗,因應人性所作的考量。」

b.「刑法第二七三條的立法理由並未就『義憤』的主、客觀要件有所明示,而僅例示說明「義憤」的可能情狀。」

c.「從前述我國與英美法的歷史沿革來看,義憤或忿激殺人的條文內容雖未有性別不平等的訊息,但其根本思維則是立基於父權思想的歷史與社會脈絡,因此目睹配偶通姦而起的激憤情緒,可以成為殺人罪減輕其刑的正當化理由。」

本文的看法:

義憤殺人罪的制定,是基於人類共同的生活經驗,因應人性所作的考量;其實,《刑法》第五十九條酌減其刑的規定也是如此。在有《刑法》第五十九條規定的情況下,嚴謹解釋《刑法》第二七三條的適用範疇,不但是合理、也是應該的。其次,制定之初,《刑法》第二七三條的條文內容,表面上「雖未有性別不平等的訊息」,但骨子裡的根本思維卻是「立基於父權思想的歷史與社會脈絡」,這樣一來,基於性別平權價值觀的現今解釋,目睹配偶通姦而起的激憤情緒,怎麼還可以被這「義憤」概念所涵蓋?除非肯定現今社會還是「父權」(男尊女卑、妻從屬於夫)社會,否則,判決這樣的論述,不免自我矛盾。
 
4.判決建構現代「義憤」定義(成立『義憤』的條件)

a.「隨著環境時代的變遷,當性別平等的價值觀已在國家法制及社會文化中得到肯認時,該條文的解釋及適用即應與時俱轉,才具有正當化的理由,本院立基於憲法保障人性尊嚴的意旨,認定本罪之所以減輕其刑事責任,主要理由包括:第一、不義行為破壞社會生活的倫理規範;第二、不義行為足以激起正義的公憤;第三、本罪行為出於外爍,有所激而難忍,其犯罪出於人類情緒的作用,甚難防止;第四、本罪的性質含有維護公益道義的因素;第五、本罪的反社會惡性較淺。也就是說,因為行為人的犯罪動機出於一時的忿激,非有深沈惡性,何況是本於道義的原因,並無私圖存乎其間,情亦可矜,故設專條,處以較輕之刑,以彰顯法律不外乎人情之意。」

本文的看法:

非常肯定這樣的見解,但這個事件的被告,他所涉犯的行為,當時的行為情狀顯然不符合上述第一、第二、第四條件,甚至也難以符合第五條件(如果符合第五條件,適用《刑法》第五十九條酌減其刑規定,是可以考量的)。

b.「本罪的構成要件,應包括:須有殺人的故意與行為;須基於義憤而殺人;須當場基於義憤。又所謂的『義憤』,乃謂基於道義的理由而生憤慨,必先有被害人的不義行為,而在客觀上足以引起公憤,依一般人的通常觀念,確無可容忍者,始可謂為『義憤』。至於限於『當場』,乃因在『義憤』發生的現場,難以期待一般人為理智的行為,因此有減輕其罪責的規定;反之,如非當場,則行為人尚有折衝空間,仍可期待其為理性的判斷。因此,被害人雖先有不義行為,但在客觀上尚不足以引起公憤,亦即依一般人的通常觀念,並非確無可容忍者,即不得謂為『義憤』。」

本文的看法:

非常同意這樣的見解,但就現今性別平權價值觀而論、就現今社會未婚男女實際存在的事實而言,這個事件,被告的行為會是「基於道義的理由而生憤慨」?被害人的行為會是「客觀上足以引起公憤,依一般人的通常觀念,確無可容忍」?本文認為,都不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