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10萬起家打造3千億王國 如今卻淪為「老賴」

出版時間:2018/08/08 00:05

曾經,中國神霧集團旗下兩家上市公司神霧環保與神霧節能,並稱為神霧雙雄,2017年3月,兩家公司股價漲至巔峰,市值一度達到379億和287億人民幣,共計666億人民幣(約3130億台幣),2個月後,情況直轉急下,神霧雙雄成了「雙熊」。

 

中國AI財經社報導,神霧環保與神霧節能近1年內累計共跌停10餘次,市值縮水超過80%。神霧集團創辦人吳道洪,陷入與賈躍亭相同的境地。據中國執行資訊公開網顯示,2018年3月23日,吳道洪被列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也就是「老賴名單」。

 

2018年6月19日,神霧集團發布2017年年報,資料顯示,2017年神霧淨虧損超10億人民幣(約47億台幣),流動負債暴增133倍,7月9日,神霧召開中層以上幹部動員大會,吳道洪告訴所有與會者,神霧的危機也是轉機。8月1日,神霧環保發布《重大事項進展公告》,戰略投資者上海圖世於當天以無息借款方式向神霧集團投入2500萬人民幣戰略投資款。

 

1966年9月,吳道洪出生於湖北仙桃通海口鎮,往東30多公里就是雷軍的老家趙灣村。吳道洪家中兄弟5個,他排老3,因為孩子眾多讓他的家庭負擔頗重,小時環境較艱苦。

 

學生時代的吳道洪就顯露出經商天賦。據《中投顧問研究週刊》報導,吳道洪曾在暑假和小夥伴賣冰棒賺錢當作學費。吳道洪在初二發現自己在讀書的才能,當時他發生車禍,腿部受傷,不得不在家修養,無法去學校上課,但經過2個多月的自學,居然考到了全校第一。

 

1984年,18歲的吳道洪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國防科技大學,進入固體火箭發動機專業學習,從大三開始,吳道洪就沒再向家裡要錢,他跟著導師做科研專案賺取補貼。1994年,吳道洪從北航航空發動機專業畢業,獲得博士學位,次年,他又在中國石油大學重質油加工國家重點實驗室從事博士研究。

 

吳道洪在北航讀書期間,曾在西單商場的櫃檯上,發現一台空氣加濕器。吳道洪立刻從加濕器聯想到實行霧化燃燒的民用灶具,他一下來了靈感,當場掏了100多人民幣將這個加濕器買下,3個月後,他利用加濕器霧化原理製作的民用灶具獲得全國大學生科技發明二等獎,在校期間,吳道洪共獲得省部級科技進步獎12項,擁有17項國家發明專利,在國內外發表了50片學術論文。

 

1994年,吳道洪剛剛博士畢業,在與朋友閒聊的過程中,他提到,如果將他研究的燃燒與霧化技術應用到民用領域,將會節省大量的能源,朋友當即反問他為何不真的去做,調侃說真金就不怕火煉。因朋友的一句話,吳道洪開始付諸行動,當時聽聞西安一家陶瓷廠正在進行節能改造,吳道洪與對方聯繫,而後第一次,將自己的燃燒技術應用到民用領域的實踐中,效果非常好。

 

在石油大學讀博士後期,吳道洪陸續為鋼鐵公司、陶瓷廠、火力發電廠等企業提供燃燒節能服務,賺了幾十萬人民幣,這是他的第一桶金。

 

吳道洪創業最初是以失敗告終,當時他拿著賺到的第一桶金,註冊北京神霧噴嘴技術有限公司,因他自己還在念書,沒有時間和精力打理公司,吳道洪招了1位朋友管理公司,他只負責技術方面,但情況並不像他想像中那樣順利,不到1年,公司將之前投入的幾十萬人民幣都花光了。

 

朋友認為,這是因為吳道洪的技術不成熟,吳道洪則認為,是市場開拓不利導致銷售不暢,二人產生分歧,吳道洪最終決定自己單幹。讀完博士後之後,吳道洪放棄了到國家機關和科研院所的工作機會,找學校的系主任借了2萬人民幣,開始獨立經營公司。

 

那時,中國大部分企業對於節能環保的認識並不充分,讓他們拿出一部分錢來進行設備改造是件相當困難的事。面對環保意識薄弱的企業,吳道洪採取講課與銷售相結合的行銷模式。

 

每年,吳道洪有200多天都在鋼鐵油田等化工企業開講座,向企業員工講授關於節能環保的知識。據《環球企業家》報導,第一個客戶是邯鄲鋼鐵,當時花費了200萬人民幣讓神霧為其進行燃燒節能改造。2001年,神霧又與邯鄲鋼鐵合作新的節能項目,中國第一座自主創新的蓄熱式燒嘴加熱爐投產,這項技術比傳統的工業爐平均節能率提高了30%。

 

到1999年,神霧的年收入較創業初期已呈現近百倍成長,達900萬人民幣,同年,吳道洪成立了北京神霧熱能技術有限公司。2000年,神霧第二代節能技術—燒嘴式蓄熱高溫空氣燃燒技術問世,後被中國工信部等列為國家重大節能減排推廣技術,2006年1月,神霧獲得來自瑞典最大鋼鐵公司SSAB的訂單,神霧進入歐洲市場,首次得到國際企業的認可。

 

為了能夠打通產品市場化的道路,吳道洪陸續收購知名設計院,將技術創新、後續研發和工業應用三者高度銜接起來,設計院的主要工作,是設計各個行業的工藝生產線,這是任何技術市場化的必經之路。

 

2005年,神霧斥資4300萬人民幣收購屬於石化系統的華福工程有限公司;2007年,又收購了江蘇省冶金設計院。2007年到2008年初,受金融海嘯影響,神霧訂單量下滑,吳道洪決定投資3億元人民幣建設神霧節能與低碳技術聯合實驗室,研究下一代節能產品。

 

2013年,在接受《國際融資》採訪時,吳道洪回首當時的決定:「現在看來,如果不在那個時候建這個實驗室,神霧產品的更新換代速度就會下降,如今就可能要裁員甚至倒閉。」

 

2014年8月,神霧集團旗下神霧環保借殼上市成功,當年營收6.36億人民幣,2015年營收幾近翻倍,增至12.1億人民幣,2016年暴漲至31.27億人民幣。

業績增長使得神霧環保的股價持續飆升,借殼上市3年來,股價累計上漲超7倍。

 

2017年3月,神霧環保股價上漲至最高點,市值一度達到379億人民幣,神霧系另一家借殼成功的公司神霧節能,2016年在深交所上市,股價同樣也是一路高漲,兩家公司市值最高時合計超過666億人民幣,

 

據神霧環保財報資料顯示,2014年,神霧關聯方京華福神霧工業爐公司和江蘇省冶金設計院合計貢獻1.61億人民幣銷售額,占2014年營收的25.31%;2015年,關聯方新疆勝沃能源開發和北京華福工程成為神霧環保司第一、第四客戶,合計貢獻6.05億人民幣,佔據50%的營業收入;2016年,關聯方烏海洪遠、新疆勝沃能源開發及包頭博發稀有新能源科技分居第一、二、四大客戶,共貢獻24.53億人民幣銷售額,占2016年營收比例高達78.37%。

 

2017年5月24日,有自媒體發文,暗指神霧集團與樂視網套路類似,用關係交易維持業績迅速成長,助漲股價。次日,神霧環保和神霧節能雙雙跌停,1天之內2公司市值合計減少近57億人民幣,神霧開始迅速崩盤。7月,經歷連續重挫的神霧環保和神霧節能宣布停牌重組。在長達半年之久的停牌後,兩家公司的重組以失敗告終。

 

2018年1月17日,兩家公司復牌。18日,神霧環保發布公告表示,神霧環保與陝西連谷潔淨環保技術簽訂煤炭分質分級利用專案EPC總承包合同,總金額為43.95億人民幣。

 

如今,神霧雙雄成了「雙熊」,復牌後僅半年已累計跌停10多次,股價跌回到4年前的水準,神霧環保與樂視網、爾康製藥被中國股民稱為創業板3大地雷。

 

神霧集團實際控制人吳道洪,陷入了與賈躍亭相同的境地,據中國執行資訊公開網顯示,2018年3月23日,吳道洪被列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也就是「老賴名單」。

 

2018年6月19日,神霧集團終於披露2017年年報,淨虧損超10億人民幣,流動負債暴增133倍。神霧集團和吳道洪的危機還未結束,2018年7月初,《新京報》探訪神霧位於烏海的項目地,該專案已經停工半年,資金問題一直無法解決。7月10日,《每日經濟新聞》曝出,年初神霧環保宣布的43.95億人民幣大單合約,因沒有及時提交年報,其營業執照被吊銷。(財經中心/台北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