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直接打擊毒品供應鏈 反毒還有這些方法

出版時間:2018/08/09 18:51

王崇旭/台北市電腦公會智慧學習產業聯盟會長、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博士生
 
近年台灣的毒品猖獗,成了周邊國家的毒品來源,不論是製運販毒,在印尼、澳洲、日本,抓獲的嫌犯當中都有台灣人的身影。
 
父親節當日,基隆地檢署與刑事警察局在基隆關查獲160萬顆欲出口馬來西亞的三級毒品「一粒眠」。7月底航警局查獲一批剛列為第三級毒品的氯苯基戊酮。該毒品常被混合裝入即溶包、摻入藥錠及香菸等,對於戒心較低的民眾實防不勝防。能夠在第一時間攔獲試圖闖關的大批毒品,各級檢警認真執勤功不可沒。
 
筆者身在教育界,與中學生接觸機會大。在學生群體中,從國中到大專院校,長期存在販毒集團的新生代。而因為校園自治與對低年齡層的既定印象,警政機關鮮少直接介入校園毒品案。這些都成為毒品犯罪防範的死角。況且,隨著網路的發達,利用各種通訊方式交換訊息,且執法人員必須顧及個資法,讓查緝更添難度。
 
在毒品犯罪背後,恐怕難以擺脫和台灣詐騙犯層出不窮一樣的原因:在地工作機會匱乏與薪資偏低。台灣在加入WTO與政黨輪替後,許多的專業技術被轉移到對岸,進而導致國內產業空洞化。即使名目上GDP持續增長,但工作機會並不在國內。新鮮人起薪持續下滑,在金融海嘯期間被壓低到22K,但房價卻衝天高漲,使青年世代更形絕望。難以自保的情形下,只能晚婚、少生,進一步使國家人口結構持續惡化。能力較佳的青年,到國外留學畢業後在地就業。其他無力出走的便容易被吸引到以犯罪牟取暴利。
 
根據統計,台灣毒品盛行率稍低於全球平均值,但這不應該成為政府將反毒政策僵化的藉口。從濫用藥物調查顯示,安非他命、K他命、搖頭丸在台灣的濫用程度高於許多已開發國家。由於濫用的年齡層不斷向下滑,反毒教育也應當向下紮根到小學階段。雖然在國際上台灣屢受對岸打壓,但若以「共同打擊跨境犯罪」名義與周邊國家合作,應可受到一定程度的接受。
 
除了直接打擊毒品供應鏈,與對毒品施用者有效的協助戒癮,政府若能提升就業機會與基本起薪,積極媒介失業者找到工作,對於防止民眾誤入歧途協助製毒、販毒,才是治本之道。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