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黃啟嘉:是學校該關 還是考試該檢討

出版時間:2018/08/12 00:05

黃啟嘉/醫師公會全聯會常務理事

最近,醫事人員養成相關科系畢業學生的執照考取率,除醫師及牙醫師外均不到50%。看到此一現象,筆者不禁感嘆教育資源的錯置與浪費。

論者或以為律師執照的通過率也很低,為何獨厚醫事人員呢,殊不知法律作為社會科學的重要基礎知識,讀完法律即使考不上律師或法官,仍然能憑藉養成的法律學養,在社會中的其他領域發揮所長,貢獻所學。而醫事人員則不然,基於生命權的嚴肅性,相關法令限制嚴格,如果沒有執照再從事相關專業很可能淪為密醫、密護、密藥師、密復健師以及密醫檢師等。所以這些醫事相關科系的學生一旦考不上執照,這些社會教育資源與學生個人生命的投入等於是白費了。

或許有人說正是因為生命權的嚴肅性,所以一定要嚴格把關淘汰,不能讓不適格的人從事醫療相關事務。筆者對此觀點非常支持,但也很納悶為何醫療服務中責任最重與專業要求最高的醫師與牙醫師其執照錄取率是所有醫事人員中最高的呢?況且嚴格把關應該從教育品質著手,而不是放任設立一堆尸位素餐的學店,讓學生渾渾噩噩浪費數年生命後,因考不上執照而淪為「職場難民」。

基於醫療是國家安全的基礎建設,醫療財務更被國家以健保總額預算制度強力介入,因此,醫療人力更應該由國家介入,根據全民醫療需求與社會財務能力做出有前瞻性的規劃。而此一規劃當然要從教育入口開始把關,按照社會需求招收學生,提升教育品質,強力訓練人才,讓每一個畢業學生除個案外都能順利取得執照,服務社會,而不是同現狀般的低考照率造成社會與學生雙輸。

《勞基法》的進步與人口的快速老化造成醫療相關人力需求大增,社會不應該存在一堆無法訓練學生有能力考照的醫事學校,如果這是現實,政府應關掉這些浪費資源的學校,另外輔導設立有辦法教育出有能力考照學生的醫事學校以滿足社會的醫療需求。

當然,如果並非是多年來醫事學校畢業的學生真的如此不堪,未達承擔國民健康照顧責任的要求,那就是執照考試本身因為保護既得利益者,形成高而不合理的篩選標準。總之,無論前者還是後者,雖是多年歷史共業的沉痾,都是任何有擔當的政府不可逃避的課題。

日前,媒體反映許多地方已有醫事人力吃緊的現象,筆者認為及時培養人才固然重要,但對於歷年來超過7成已受完專業教育但未能考取執照的人,政府應主導二次培訓,協助其考取執照,方能避免社會資源的浪費並迅速填補人力空間。同時鑒於醫療安全不容打折,執照考試對能力的鑑別應有客觀的絕對標準而非相對標準,我們絕不應存有刁難淘汰這些受過醫事教育人員的心態,而是要輔導協助補強他們的能力,使他們能勝任照顧全民健康的責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