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鄭安齊:當極右翼份子踏足紀念館……

出版時間:2018/08/13 00:08

德國特派員鄭安齊/德國奧登堡大學藝術教育博士生

8月8日,德國新選項黨(AfD)的國會議員史蒂范布蘭德納(Stephan Brandner)拜訪了布亨瓦德(Buchenwald)的紀念館。該處是德國納粹時期所建立最大的一所集中營,估計約有25萬囚犯,5萬餘人於此處喪命。然而當立場右傾的新選項黨議員造訪大屠殺紀念館時,了解紀念館業務恐怕就只是託辭。在新納粹的黑話裡,「88」是希特勒萬歲的意思,而2018年的末兩碼「18」代表阿道夫希特勒。

長年以來在人權、族群仇恨相關言論上紀錄不佳的新選項黨黨員,累積了不少對於德國轉型正義工作的傷害性言論。圖林根地區的該黨政治家霍克(Björn Höcke)就曾在2017年時公開表示,德國人是唯一一個會將「恥辱的紀念碑」置放於首都核心地帶的民族。同為國會議員的高蘭(Alexander Gauland)也曾在新選項黨的青年組織集會上公開表示,希特勒與納粹僅僅是德意志光榮的千年歷史上的一小撮鳥屎。

他們往往標舉自身為歷史修正主義者──強調亦有許多犧牲的德國人未被紀念,抑或是使用毫無根據的數據來舉證。當招致批判時,這些人又往往快速地切割,將受批判者的言行歸類為「個人行為」,與組織或黨並無關連。

這種將歧視言論正常化、常軌化的實驗,卻常常相當成功。因為講述這些言論的人,並不像他們的開脫之詞一樣真的僅是個人行為。這些人往往居於要職,或在社會上有一定的聲量和影響力。在甚至是國會議員級別的政治家帶動下,許多一般的極右翼支持者,也越來越敢於將這類言論表達於日常生活之中。

布亨瓦德紀念館的館長在《南德日報》的受訪中即表示,紀念館中的導覽活動開始會出現侵擾者,他們試圖以特定的說法來擾亂活動帶領者,並且偷偷錄音或錄影記錄,即刻地上傳分享。這些分享又會鼓動更多的人來遂行這類侵擾行為。類似事例便在有權者的鼓勵與媒介散播的加成作用下,有越演越烈的可能性。

在這種狀況下,紀念館或紀念碑的管理方,便也不得不對各種參訪步步為營。布亨瓦德紀念館就曾在霍克發表「恥辱紀念碑」言論後,拒絕他的造訪。這次布蘭德納的到來,館方亦在面會中提出了攸關布蘭德納立場的許多問題,不僅僅是被動地接待。

所以顯然地,當紀念碑或紀念館終於建立,依舊不是正義的終點站。就與豎立於廣場上的獨裁者銅像一樣,紀念碑是個有如容器一般的存在,也都要接受各種移義或再詮釋的挑戰。正因如此,轉型正義不管在德國或是世界上其他地方,都不會有達標,然後結束的時刻,而必須是持續運作的工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