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我16歲被毒害的日子 一個女工的沉痛告白

141814
出版時間:2018/08/16 12:03

(更新:網友意見)

民國60年12月,我16歲,在5個小孩裡排行老二,上頭有位哥哥。我那年國中畢業沒考到公立高中、沒錢念,必須邊工作邊準備重考,但我不喜歡紡織廠或加工區成衣廠的工作環境,剛好RCA在招募女工,我去應徵被錄取,媽媽捨不得,可是爸爸要我「能吃苦」,所以初次離家,就從台南北上桃園,進入當時很夯的美商電子公司工作,半年後,妹妹祖慧國中畢業,也來RCA上班作伴,但沒料到令人稱羨的工作,卻讓我們遭受化學污染毒害,妹妹還因此生病送命。

生理期動輒大出血 還被懷疑偷生子
 
RCA的員工福利很好,有宿舍、有交通車,員工餐廳一餐只要台幣2元,菜色有中式西式可選,休假、加班都按照《勞基法》規定,年終獎金發一個月,工廠還安排許多文康活動,勞動節讓員工自強旅遊,民國60年代,月薪不到台幣1萬元,但比其他工廠待遇高,工作有冷氣吹,不用弄得渾身髒兮兮,有些同事確實因此覺得驕傲。
 
我那時年紀小,一個人離鄉背井,晚上在宿舍遠遠聽見火車開過的聲音,常躲在棉被裡哭著想家,隔年妹妹祖慧來上班作伴,加上與同寢室的同事們熟識後變得很要好,也就適應在RCA的生活,不過因為家庭緣故,我和妹妹一起在民國62年離職,回老家織毛衣做家庭代工,後來又在民國68年2月一起重回RCA上班。

RCA生產的電視選台器有很多精細零組件,女孩子手指纖細,很適合手動組裝作業,所以員工大多數是女性,但不少女工有婦科方面的困擾,我自己生理期動輒血流不止,量多到常沿著大腿流到床上地上,甚至搞到血崩送醫輸血急救,還曾被宿舍的清潔婦懷疑偷生孩子。

姊妹接連生病 竟是「清潔劑」害的
 
那時民風保守,女人對這種私事多半認為是自己體質不好,覺得很羞恥,會私下吃中藥調養,只有每天接觸的同事才會彼此知道一些。我看過好幾位女工連續流產,有人曾連掉3胎,還有人就快臨盆,依然保不住孩子。
 
我跑遍當時桃園各家私人婦產科診所求助,也到大醫院婦產科檢查,常埋怨「老天爺要不就帶我走,不然這樣很折磨人」,最後被診斷成子宮內膜增生過快,住院刮除乾淨,搭配藥物控制,本來以為此生不孕,婚後幸運產下獨生女,之後被確診為「多囊性卵巢」,因排卵不規則造成持續出血。
 
妹妹的症狀是心包膜跟肋膜積水,有一陣子要含著舌下含片,外加腎臟不停出血、腎絲球發炎,脊椎與膝關節開刀,經常發燒,醫師卻認為妹妹罹患精神官能症、幻想自己生病,妹妹很生氣,換到別家醫院求診,民國80年代初期,被判定為紅斑性狼瘡患者。
 
我們完全沒想到,這一切會跟每天使用的「清潔劑」有關。我重回RCA沒多久,就升任領班,在整條生產線上顧頭顧尾,隨時替補有事離座的女工,線上每樣工作都要會,包括用「清潔劑」清洗或擦拭產品主機板。
 
那時工廠每月限量發放棉手套,口罩不是每個人都有,加上主機板很多電子零件會勾紗,我和妹妹與其他女工,多半徒手碰觸「清潔劑」。我們沒學過化工,不知「清潔劑」是什麼成分,上級也沒講,它是白色、透明的,聞起來像指甲油的去光水,有點刺鼻,摸起來冰冰涼涼,皮膚表面還會白白的一層。

恐怖「清潔劑」 到在草坪草樹皆死
 
但是「清潔劑」非常好用!洗什麼都乾淨,工作服沾染污漬,泡進「清潔劑」裡,馬上清淨溜溜、幾乎跟新的一樣,掛在椅背上,一下就乾了。至於髒掉的「清潔劑」,建立集中處理機制前,就隨意倒在廠區空地,妹妹曾把「清潔劑」倒在草坪,結果草、樹枯死,被廠務人員警告後,改倒進水溝等處。
 
直到民國83年趙少康揭發RCA的污染毒害,我們才曉得「清潔劑」是三氯乙烯等有毒、會致癌的有機溶劑,由於長期被隨意傾倒而污染地下水,沒想到工廠為了省水錢,偷用地下水給員工盥洗,還接進飲水機給工人喝,難怪那時總覺得飲水機的水有怪味,我們還泡茶葉、咖啡或酸梅遮蓋那股味道,「原來這個水是髒的!」
 
高層幹部從沒講實話,而且經理、洋人、工程師,他們在辦公室喝的是桶裝蒸餾水,我們不能去用,之後成立關懷協會陸續發現真相,又找回許多當年工廠裡的姊妹,細問才發現好多人罹患子宮肌瘤、子宮頸癌,還有不孕、乳癌等病症,更有不少同事因此過世。
 
我們這才警覺,不只雙手直接碰觸有機溶劑,還喝下被污染的髒水,讓身體出問題,真的很生氣!更糟糕的是,出面協助關懷協會的專家學者,發現當年我們在密閉廠房裡透過中央空調,吸進許多有害的有機溶劑氣體,因為公司省電費,空調反覆室內循環而沒對外換氣,越晚越髒。
 
我那時都上小夜班,每次進工廠聞到空氣裡那味道就頭暈、噁心想吐,過幾天還會頭痛,總以為是自己太累或感冒,去廠裡的醫務室拿止痛藥吃,很快就能繼續工作,當時根本不知真正原因。

恐怖 廠房閒置竟沒有蒼蠅蟑螂
 
後來關懷協會在民國90年代初期、RCA廠房還沒拆掉前,重回舊址拍紀錄片,居然在閒置多年的廠房裡,找不到任何蒼蠅、蚊子甚至蟑螂,同行的律師回家還頭暈了好幾天。我想起在RCA工作時,看過工人抓麻雀湊近廠內使用的溶劑罐子,麻雀沒多久就死了,可見那時工廠裡的環境有多毒。
 
但是RCA至今不願對於使用有機溶劑造成污染毒害員工這件事道歉,還在規避責任,RCA來台灣設廠前,就已在美國本土、墨西哥等地造成污染,且被提告索賠。我之後去別家工廠工作,才知道原來存放有機溶劑要設置專區、要用骷髏頭圖樣或警告文字,提醒別隨便靠近碰觸,RCA從沒教導員工這些知識。
 
目前沒有醫師能肯定我們健康所受傷害,是在RCA工作遭受污染毒害所造成的職業病,頂多認定罹癌比例較常人偏高,還常被說「這個年紀本來就容易會有這些病」。我現在每天全身持續神經痛,除了看西醫,也吃中藥做針灸復健,還有多囊性卵巢引發的長期糖尿病,雙腿動脈也裝支架,勉強維持行走。

指標性案件 想問法官敢不敢判
 
我很少受訪,不喜歡一直講自己因為在RCA工作而生了什麼病,更不想被人認為搶曝光是為了爭補償,但我和妹妹都是基督徒,信仰告訴我們「不公不義就要讓大家知道」,所以我們站出來,我們沒有恨RCA,說真的沒有那個恨,知道實情後,只是很扼腕、很惋惜,而且我們沒看到政府的作為,「明明(RCA)工安檢查不合格,為什麼沒有關廠歇業?」

妹妹生前綽號是「打不死的蟑螂」,但她沒等到二審判決,3年前(2015年)的11月已經病逝,一句遺言都來不及留下,打了10劑強心針都救不回來。勞動部來電僅堅持若妹妹要被認定為職災死亡,「醫院開的死亡證明書上,一定要有『乳癌』兩個字!」
 
我的腦袋裡認定的是,我們這群人是職災受害人,死了卻變成不是職業病造成,「那現在是怎樣?」要給不給隨便你,了不起10萬元補助而已,其實最高法院的判決,代表台灣的司法要不要有比較正向的見解,而且這是指標性案件,全世界都在看,我很想知道法官「你到底夠不夠威?敢不敢這樣判(RCA賠償)?」(黃哲民/桃園報導)

後記,最高法院今天上午11點,終於判RCA等4家公司須賠償262名RCA員工及家屬共5億餘元,另有246人求償部分,發回高院更審。

=====網友意見=====
對於RCA毒害的結果,網友訝異,「沒想到這麼可怕 !」,質疑當時政府把關不利,「太可惡,政府不做事嗎?」,也有網友認為,「我們現在可以有充分的知識、常識去覺察生活中潛在的危機,實在是太幸福了!」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12:03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RCA宣判】工殤逾200死 抗爭20年終判賠5億確定
【RCA宣判】最大工殤案獲賠5億 回首5230天抗爭路

秦祖萍與妹妹秦祖慧先後進入RCA工作,但妹妹因為長期接觸有毒的有機溶劑而罹癌病逝。葉志明攝
秦祖萍與妹妹秦祖慧先後進入RCA工作,但妹妹因為長期接觸有毒的有機溶劑而罹癌病逝。葉志明攝

秦祖萍重回RCA桃園工廠舊址,心中無限感慨,她希望能讓外界看到RCA女工的遭遇。康仲誠攝
秦祖萍重回RCA桃園工廠舊址,心中無限感慨,她希望能讓外界看到RCA女工的遭遇。康仲誠攝

RCA舊址已被公告為污染控制場址,正在進行整治。康仲誠攝
RCA舊址已被公告為污染控制場址,正在進行整治。康仲誠攝

在RCA的舊廠址隨處可見藍色水桶,裡面裝的都是整治汙染地的藥劑。康仲誠攝
在RCA的舊廠址隨處可見藍色水桶,裡面裝的都是整治汙染地的藥劑。康仲誠攝

秦祖萍至今仍需定期針灸治療她的身體痠痛。葉志明攝
秦祖萍至今仍需定期針灸治療她的身體痠痛。葉志明攝

秦祖萍與妹妹秦祖慧當年先後進入RCA工作時,曾經讓親友羨慕,但沒想到這份工作去讓他們失去健康。翻攝照片
秦祖萍與妹妹秦祖慧當年先後進入RCA工作時,曾經讓親友羨慕,但沒想到這份工作去讓他們失去健康。翻攝照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