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律師同行】這些女藝人離婚都找她 賴芳玉:官司不是只有輸跟贏

出版時間:2018/08/21 10:37

(更新:內容)

催生《家暴法》、被《天下雜誌》譽為「台灣最著名家事案件律師」的賴芳玉,身形纖細,說話輕柔,並非言辭犀利、咄咄逼人的攻擊型律師,但不少名人如藝人賈靜雯、王靜瑩、主持人于美人婚姻觸礁時,都委任她辯護,究竟賴芳玉有何過人之處?《蘋果》日前跟著她跑一天行程,發現她成功之道,竟是「放下輸贏」,賴說:「家事律師應幫助整個家庭,而不是製造更多對立,當打贏官司與幫當事人走出婚姻、家庭困境有衝突時,我毫無疑問選擇後者。」

8月8日上午10時,賴芳玉(50歲)到新北市新店區參加勵馨基金會舉辦的記者會,針對一名少女指控繼父從她12歲起7年間性侵上百次,一、二審都判繼父28年徒刑,更一審卻以少女的哥哥只是聽聞妹妹說過性侵之事,證詞不可採等理由,改判繼父無罪,賴上台質疑,性侵案常在密室發生,怎可能要求證人都親見親聞。

其實,記者會進行時,被害人就在勵馨地下室聽著過程,記者會結束後,賴芳玉避開媒體走到地下室,被害人給她一個大大擁抱,賴隨即搭捷運趕往北市仁愛路的事務所,與另名離婚案當事人開會。

捷運上,賴芳玉不時滑手機,回覆一些公益活動事務,記者問賴芳玉一個星期有幾次要撥時間給公益團體,她笑說:「每天好幾次。」回到事務所大約11點,賴閃進會議室開會,將近下午1點結束後,賴匆匆吃了碗麵稍作休息,記者趁機問她處理家事案件的訣竅。

助當事人解決婚姻困境

賴芳玉說,離婚、監護權、夫妻剩餘財產分配是常見的家事訴訟,「實際上訴訟不是脫困的方式,我會跟當事人多聊一點訴訟以外的事情,譬如當事人和配偶的親人、原生家庭等,全盤去理解,再來是為什麼要離婚,或配偶發動離婚的原因是什麼

賴芳玉舉例,一名婦女說她想離婚原因是夫妻倆對於教養孩子的方式不一致,她覺得她先生太高壓父權,怎麼溝通都沒用,「我就問她離婚可以解決這問題嗎,是優先選項嗎,因為離了婚,對方還是孩子的爸爸,而且打起官司,孩子會面臨超乎父母想像的問題。」

賴芳玉進一步說:「我會用引導方式去問真正解決困境的方式是什麼,解決婚姻困境的重點不是『合或離』,因為可能離了也沒解決問題。」賴藉著引導讓當事人退一步看清問題,因為他們糾結在用「二分法」思考,離或不離、孩子監護權和房子歸誰,二分法的問題在於「選項太少」,賴說:「如果律師能多提供一些選項,當事人通常會豁然開朗。」 

協助被離婚的當事人找B計畫

另一種情況是「被離婚」的一方,例如老公外遇還訴請離婚,賴說:「A計畫是不離,但我通常會讓當事人擬出B方案,因為司法有高度風險,你不知道法官會怎麼判,即便我認為贏的機會大,可是沒有解決她的問題,因為就算法官判決不准離婚,兩人還是實質上離婚狀態,婚姻是回不去的。」

曾有當事人強調絕對不接受離婚,賴反過來問:「假設離了婚,妳會有多慘,講講看。」講到最後,當事人發現離婚沒有她想像中可怕,「實際上,很多女性當事人離婚後生活變得更好,我知道妳不想離,但至少留個後路,需要陪對方玩這麼多年訴訟嗎?」

「司法沒辦法照顧這孩子」

至於家事案件常見到小孩與父或母的利益發生衝突,賴坦言:「這是家事案件最難的地方。」因為她通常代表父母親的訴訟立場,不一定是孩子的,她不能越線,以律師的角色,確實很難每個案子都兼顧孩子利益,說得更白話,「司法沒辦法照顧這孩子」。

賴芳玉說:「我有愧疚感,這也促使我投入很多公益團體的事務,推動了完全站在孩子立場的『程序監理人制度』,也就是說,父母打官司離婚爭監護權時,孩子必須要有代理人維護權益。」

賴芳玉還指出一個離婚個案很常見的情形,「當媽媽是弱者的時候,孩子會跳出來當爸爸」,例如爸爸外遇,媽媽照顧著孩子,孩子會認為背叛整個家庭的是爸爸,「爸爸離家還告媽媽要離婚,讓媽媽這麼辛苦,當然要保護媽媽」,這孩子可能不願意見到爸爸,或是協助媽媽應付訴訟,當家庭出現缺角的時候,尤其是男孩子,他會很想補位,想照顧他覺得居於弱勢的媽媽或爸爸,「但這對孩子來說是辛苦的,律師應該協父母看到這件事,看到孩子因為父母感情觸礁而早熟,想照顧你們,父母不心疼嗎,父母應該如何鬆手,讓孩子回到家庭中的合適位置,找到最符合孩子利益的做法,父母基於愛孩子的角度,通常聽得進去,這是家事律師很重要的議題」。

熱心公益兼具律師作家身分

賴芳玉當律師25年,看過許多家庭的愛恨情仇、悲歡離合,骨子裡有「文青魂」的她感觸很深,也因此寫了《賴芳玉愛情律師事務所:幫你找到幸福的55個婚姻法律常識》、《好散,也是一種幸福》、《影之光》等書,其中《影之光》講的是婚姻中孩子的議題,改編之後入圍金馬創投,劇本也獲得文化部補助,可望拍成電影。

至於賴芳玉如何經營自己的家庭,她的丈夫是東海法律系同班同學,目前在調查局工作,夫妻倆育有一子已經大三,讀的也是法律,賴說:「我很幸運,丈夫和孩子都體諒我的忙碌,支持我做對的事情。」

至於為什麼特別關注婦幼議題,賴芳玉說,她早年曾在民間團體為受暴婦女設立的「庇護所」當義務律師,看過不少特別慘的狀況,一名婦女被丈夫打得頭破血流,她卻不敢提告,只要丈夫立切結書,保證「不要再打我的頭」,之後她又來庇護所2次,都是被打破頭,她說:「賴律師你幫我想個辦法,讓他不要再打我的頭。」

還有婦女被丈夫被綁起來射飛鏢、從2樓丟下去,「她們不敢對付丈夫的原因是害怕生命被危害,只求『讓我躲一躲就好』,所以我後來與婦團一起倡議催生了《家暴法》,讓受暴婦女勇於訴諸法律並受到保護。」

當事人自盡至今最大遺憾

不過,賴芳玉的律師生涯並非毫無挫折,記者問她有沒有感到遺憾的案件,她立刻哽咽鼻酸說:「哎喲......你問這個我一定掉眼淚,就是當事人走了那件事......不要講這個,法律幫不了太多事。」賴指的是一名女大生控告男友趁她昏睡用按摩棒性侵,訴訟中,女大生因為男方當庭出言譏諷而跳樓自盡的憾事。

賴芳玉拭淚平復情緒後,記者轉個話題問她曾幫許多名人打官司的經驗,賴認為「人遇到創傷都會憤怒悲傷,或偶爾歇斯底里一下釋放情緒,公眾人物尤其辛苦,因為他們的創傷會被揭露給所有人看,他的隱私在街頭巷尾被傳播議論甚至斷章取義、被放大,我的任務是收尾,讓事情慢慢地不再被外界關注,因為被關注的時候,他們處理事情及情緒是困難的」。

侷限輸贏就失對話空間

採訪最後,記者請賴芳玉歸納「家事律師應該具備的專業」,她強調「多元思考」,因為訴訟是二元論,如果事情侷限在輸贏,大家就失去對話空間,「所有人的立場都應該被理解,因為理解之後才能開始溝通,才能前進」。

賴芳玉也認為,家事律師要協助當事人有多元選項,甚至引導雙方當事人更有彈性處理事情,「不要把訴訟當作解決問題的最後方式,這樣所有受苦的人包括父母及孩子,甚至爺爺奶奶,都有喘息空間,這是家事律師最該做的事。」

採訪結束後,賴芳玉立即趕往高等法院開一件離婚案,她不知道記者也跟過去,等到下午5點多庭訊結束,記者望見賴的女性當事人在法庭外難掩激動哭了起來,而賴輕撫她的背,輕聲安慰,那一刻,記者發現賴受訪時忘了說,一個好的家事律師也要有一顆柔軟包容的心。(丁牧群、賴又嘉/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10:37

賴芳玉認為,家事律師應該幫助整個家庭,而不是只注重合跟離的官司結果。方萬民攝
賴芳玉認為,家事律師應該幫助整個家庭,而不是只注重合跟離的官司結果。方萬民攝

賴芳玉多才多藝,曾出版不少書籍。方萬民攝
賴芳玉多才多藝,曾出版不少書籍。方萬民攝

感情豐富的賴芳玉總能理解當事人的情緒轉折。方萬民攝
感情豐富的賴芳玉總能理解當事人的情緒轉折。方萬民攝

賴芳玉熱心公益,常為弱勢女性打官司。方萬民攝
賴芳玉熱心公益,常為弱勢女性打官司。方萬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