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上校:砲彈不長眼睛,死傷無分省籍──記823砲戰

出版時間:2018/08/22 10:12

劉錫輝/退休上校

筆者現居美國,與台灣島內政治毫無關係。為歷史作見證,希望能以此篇回應《管仁健觀點:台灣人該怎麼紀念我們的823?》,砲戰絕對不止44天,那是錯誤的記述。砲彈不長眼睛,死傷無分省籍。

金門八二三砲戰時,韓元輝在小金門擔任第九師副師長(郝柏村任師長),筆者在大金門第619砲兵營第三連任中尉軍官職。

韓元輝2000年出版《金門四十四天的台海戰役》摘要:

1949年中共席捲大陸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10月25日金門島古寧頭戰爭,共軍全部覆沒,首嚐敗績。

1950年6月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協防台灣海峽。此後大陸沿海地區各小島,國共雙方時有衝突。

1954年93砲戰。12月中美簽訂《共同防禦條約》,兩岸分治局勢抵定。

1955年1月18日,中共攻佔一江山小島,1月28日美國參眾兩院通過「台灣決議案」授權總統得緊急用兵協防台灣。

1956年周恩來提出「局部和平」解放台灣。

1957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人民公社、大煉鋼鐵,把全國搞得天翻地覆。

1958年4月中共北戴河會議中決議砲擊金門。

1958年7月14日伊拉克發生政變,美軍登陸黎巴嫩,英軍登陸約旦,毛澤東為了支援中東人民的鬥爭,發動大規模砲擊金門,擺出解放金門和台灣的姿態,並藉此考驗《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人涉入的深度。

八二三砲戰期間,中共和美國各有盤算,甚至於蘇俄都出來虛聲恫嚇。

艾森豪總統於9月12日發表重要聲明,進一步表示協防金門的決心,但並沒有放棄華沙會談的希望。

9月15日華沙會談在聯合國大會開會前24小時前開始,中共的談談打打終於發揮作用,但暫未取得聯合國之中國代表權。

八二三砲戰期間之長,規模之大,實為戰史所僅見,其過程之奇特,問題之複雜,非單純之軍事作戰計劃所能比擬。華沙會談討價還價,意圖勒索,未能達到目的,中共中央乃於10月確定對金門「打而不登,封而不死」的決策,自找台階下台,10月6日宣佈停火一週,期滿又自動延長停火兩週,到了11月初宣佈「單打雙不打」,終於讓此轟轟烈烈的砲戰,漸漸的消沉下去。

此次戰役之後,1969年尼克森總統改變封鎖政策,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通過「排除中華民國接納中共」案,1978年11月卡特政府宣佈與中共建交同時宣佈與中華民國「斷交、撤軍、廢約」,1979年1月美國與中共簽訂《建交公報》,中共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停止砲轟金門。八二三砲戰才算正式結束。


韓元輝稱「八二三砲戰」,為《金門四十四天的台海戰役》,是否受到中共10月6日宣佈停火一週所誤導,不得而知,但很明顯是錯誤的,玆舉兩個事實為證:

其一為駐大金門島的第619砲兵營第三連上尉副連長董玉玲,於11月1日砲戰中陣亡。另一為第619砲兵營於新年假期換防返回台灣時,換防部隊先遣人員到達陣地的第二天,12月31日遭遇到一場非常猛烈的砲擊,讓換防部隊先遣人員著實感受到砲戰的震撼,筆者交卸完任務,部隊移動到料羅灣上了船,出了外海才覺得可以安全離開。

八二三砲戰期間,第619營第三連死傷人員,無分省籍:

董玉玲上尉,江蘇徐州,家人失聯,未接受政府的任何撫恤金,忠烈祠記錄於11月1日砲戰中陣亡。

賴觀測官,浙江人,受傷日期大約為9月間,筆者於砲戰「單打雙不打」期間,被選拔為作戰有功官兵,於10月7日赴台灣渡一週榮譽慰勞假,接受軍人之友社招待。其中有自由活動的一天,我到北投醫院探望在砲戰中受傷,轉送台灣治療的同事賴觀測官。(參考附件)

文書上士陣亡,姓名省籍待查。

充員兵:受傷一員,姓名待查,到達連上第二天,擔任砲彈裝填手,砲彈裝填由三人分工合作,二人抬起托彈架,第三位用推桿從後面推彈頭入砲膛,再放入火藥包… ,可能經驗不足或心情緊張,托彈不穩,彈頭滾下傷腳,隨即後送就醫。

充員兵:陣亡一員,姓名待查,有一次砲戰時,砲彈破片飛進火砲掩體,擊中牆壁,水泥碎塊反彈向一位士兵,腹部受傷,傷口大約一公分大小,流血不多但臉色蒼白。連上只有急救包,向營部求救,一再的催,就是不見救護援助,到砲戰結束後,救護人員抵達時, 那位弟兄因為內出血已經沒有生命了。

我反映營部救援太遲,否則這位弟兄不會死亡。營長說:「你懂什麼! 派救護車要死多少人?」也許他有他的理由,營部躲在太武山下,離開砲兵陣地很遠。他不會受到砲彈的威脅,卻作戰有功,先後共獲頒二座獎章。 別小看這二座獎章啊! 回到台灣後,這位張營長調為砲兵學校教官,找到一位太太,向國防部申請結婚。 國防部必須依照頒發勳獎章辦法,另外再頒贈一座房屋。就選在砲兵學校旁邊的「湯山新村」特別建造。(相關記錄可參考筆者著作《大變動時代的滄海一粟 劉錫輝回憶錄》)
 
關於戰爭的「核心價值」,請一體通用。在古寧頭戰場上,有個萬聖祠,正是古寧頭戰場上的亂葬崗。

蔡榮根2018年6月9日在臉書上貼文〈不容青史盡成灰〉表示:「胡璉將軍以無償的兵力,為金門造林、修路、建學校,金門人也以現代恩主公傳頌感念他」。站在金門人的立場也許無可厚非,筆者身處不同立場,提出另一方面的見解。

任何事有得益者,必有受損者。胡璉將軍不是「孫悟空」,憑空變化出「十萬大軍」無償為金門造林、修路、建學校,那些形同奴工的「十萬大軍」,金門人受益之餘,更應該感念才對,因為他們是被迫到金門島「無償」工作。

1949年胡璉部隊在大陸敗退時,大舉抓兵,成千上萬的家庭破裂,骨肉離散,有些被抓的兵未穿軍服走上古寧頭戰場(相關記錄請見趙域中將《艱苦過往盡在笑談中》),陣亡者就地掩埋,連喪葬費都省了,撫恤金就連提都不用提了;倖存者從此終老他鄉,許多人終生未能再見父母親一面。據了解,台灣現今仍有約5000位孤單無依的老兵,分別住在16個「榮民之家」,他們的坎坷人生,豈只是「晚景淒涼」而已。

古寧頭紀念館,那裡有段解釋文字:

「古寧頭戰役解放軍合計9,086人登陸,其中包含船工、民夫約350人。關於傷亡,兩邊說法差異甚大。解放軍戰史稱登陸部隊大都犧牲,倖存被俘者僅3,900餘人,但國軍戰史稱俘虜解放軍7,364人。解放軍戰史稱斃傷國軍9,000多人,國軍戰史稱陣亡1,267人,傷1,982人,共3,249人。陣亡最高職務的是19軍14師42團團長李光前中校。……後來古寧頭一帶在清除地雷時,有挖到一些前人的無主墳墓,以及當時國軍及共軍的墳塚,於是將之合葬於紀念館前方的空地,並建立一座萬聖祠祭祀。無論生前站在國共那一方,雙方士兵皆已盡忠職守,希望死後攜手和解,得到安息,更希望台海將來不會再發生戰事,不要再有人命犧牲。」
 
萬聖祠,正是古寧頭戰場上的亂葬崗。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