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2萬5千伏特電擊奇蹟生還 莊傑任護樹寫人生新頁

49502
出版時間:2018/08/28 00:00

被2萬5000伏特高壓電電到是什麼感覺呀?
 
莊傑任說:「沒有記憶,整個沒有記憶耶!一醒來時,奇怪我怎麼會在這個地方?我以為是出車禍,身上插了一堆管子,嘴巴也是,不僅沒辦法講話,連呼吸都有困難,全身都包紗布裹藥,渾身不舒服,痛不欲生,真的很吃驚,前一秒我不是還在做鐵道文史保存調查工作嗎?怎麼現在是這樣?」
 
2010年1月23日,念實踐大學建築研究所3年級的25歲莊傑任參加高雄市政府「軌道閒置空間再利用」計劃提案,與姚姓男同學到台鐵高雄機廠旁蒐集資料,莊先爬上鐵軌上的穀斗火車頂想拍照,隨即遭2萬5000伏特高壓電電擊,站在車下方的姚男嚇壞,對面租車行老闆聽到「砰!」的聲響,趕緊跑過去,只見莊躺在車頂,全身冒煙,下肢被燒焦彎曲,送醫檢查發現全身70%面積三度灼傷。收治急救的高雄長庚醫院說莊有生命危險,電灼傷已損及全身神經及肌肉系統,就算成功搶救,肢體活動或神經系統也會受影響。
 
鐵道文史調查 爬火車頂拍照遭電擊
 
莊傑任說,「當年我聽到高雄哈瑪星有一大片的鐵道碼頭,就是現在的鐵道文化園區,將要都更為商業區,這裡是高雄現代化的起源,應該是將來要介紹給遊客高雄旅遊的第一個景點,我們卻是要把他毀掉?我是學建築的,自認有專業能力寫出企劃規畫提給市政府參考,來改變這種有問題的做法,所以就去做鐵道文史調查,因為我們有設計1台火車上要種樹,所以才去爬火車、量尺寸,沒想到二聖路台鐵高雄機廠旁的鐵軌上方有高壓電,才剛爬上去,距離太接近,就被導電,持續住院9個月,拿頭皮補傷口皮膚,6次植皮,進進出出醫院三年半,動了22次手術,才康復到稍可的情況。」
 
幾乎要截肢
 
因為傷勢實在太嚴重了,怎麼看都是難以存活,住院期間醫生告訴莊傑任要截肢才行,因為高壓電是沿著骨頭跑,都是傷到內部,不像燒燙傷是傷害表面,得一直清創,每次割下滿滿一盆爛肉,連醫生看了都怵目驚心。
 
「老實說,醫師進行醫療真的很艱難,在度過病患隨時死去的階段之後,就一直考慮要減少傷口面積,第一個想到的是沒有皮膚包覆的整個腳切除,才能使70%沒有皮膚,降到20%,減少細菌感染,我才有存活率。」莊傑任回想當時困境。
 
「主治醫師問學長前輩,都說要減少傷口面積,但截肢要連髖骨都截掉,留下2個大窟隆,沒有骨頭支撐,腹腔裡大小腸會掉下來,如何重建沒人知道,也是很恐怖的事!我一聽就想不要拚了,切成這樣,連如何收拾都不知道。可是如果不截肢,隨時可能引發敗血症,存活機率很低。」
 
遺言:生命多美好 古蹟要保留
 
當時莊傑任覺得自己死定了,就留一段話給親友,大意是「大家常覺得自己生活很艱難,但當時我每天只能躺在病床上,這時才發現,光是能在外面走路,看看城市風景,就是很幸福的事啊,其實你們很幸運,現在擁有這樣美好的生命!」
 
莊傑任還突發奇想,也在遺言中希望市府能重視打狗驛古蹟保留,「想說被『電死』,市府應該會有感覺,對古蹟保存運動就有貢獻了!」
 
結果還算不錯,交通部2015年公告招標金額高達198億元的高雄港站都更案至今不成,高雄市政府則以鐵道文化園區為發展方向。
 
莊傑任說,「還好靠著信仰的力量,我不僅留下腳,也復原了,連醫生覺得不可思議。光是能活,就沒人能想像,醫師原本預料,我若活下來,也是一輩子要躺床上,要人服侍照顧,據國外報告,有2/3大面積燒燙傷的病患,癒後常有情緒障礙,像是酗酒、憂鬱症,但我都沒有,每天都超好睡,而且還可以騎機車、開車、拿助行器走路,大概只有體力變差一些而已。我想是因為家人都很豁達看待,很正常看待我,全家一直都很平穩。只能說是有佛菩薩加持,因為實在太不可思議了!」莊傑任出院之後,主治醫師接受報紙專訪,題為〈盡人事聽天命 成就奇蹟〉,說道莊極可能是文獻上第1位70%、3度電燒傷還能存活的病人。醫療團隊已善盡責任,其他的可能真是靠上帝、佛祖或菩薩幫忙。
 
復健艱辛路 花3年重新站起
 
莊傑任受傷後,沒辦法像正常人從肛門排泄,得在肚子左邊開一個直腸造口,等肛門恢復一定肌力,才有辦法恢復正常排泄,這就花了2年時間,原本膝蓋當初也不能彎曲,所以很多動作沒辦法做,只能坐在輪椅上面,直挺挺像大砲一樣,腿上還有4個很大傷口,骨頭外露,沒有肌肉。「我原想說一輩子都不會好,連上小號都很辛苦,結痂組織堵住,常讓我沒有辦法上小號,所以每隔一陣子就要去通開,中間實在有很多困難,文獻都沒有這種案例!我花3年時間重新站起,但現在沒有阿基里斯腱,醫生很好奇,這樣也能走路啊?呵呵!」
 
莊說,「沒死成,讓我進一步思考,活下來要幹什麼?」出院後,除了天天復健之外,他看了很多書,思考很多問題,最後還是決定不忘初衷,繼續從事社會改革運動,特別是像打狗驛古蹟保留這類空間改造議題。
 
因此,莊傑任即使無法行走,臥床時寫了幾篇幅相當長的論述,強調高雄港站都市更新應正視此軌道文化和觀光價值,「觀光產業的建立需要原汁原味的歷史場景和場景的重建;電影產業需要有地方特色的人文和場景支撐;社區發展也需求更多教育和活動場和各種市集的建立!」另外,莊傑任也引用相關數據,證明「台26線安朔到旭海」不僅將破壞阿朗壹古道,還將是條蚊子公路。
 
團結護樹 成立高雄愛樹人
 
3、4年前莊傑任參加「高雄市愛種樹協會」當義工,看到亂砍樹就向媒體投訴,2017年3月接副總幹事當全職義工,要作教育訓練、展場布置,需要一些樹木的專門知識,還花3萬元去上養護課程,包括林試所、台大園藝系、中興大學園藝系的課程,才知道高雄市樹木修剪與種植問題很多。
 
莊傑任說,「2017年3月突然發現高雄市公園好多在斷頭修剪,把20米高的樹木攔腰砍到6至8米之間,這是從來沒有發現過的事,我花二個月時間繞了高雄市一大圈,看了100座,竟發現竟然有50座公園是這樣,可想而知景觀很惡劣,樹木沒有樹蔭,還要死不活。」
 
莊傑任研究發現原來是高雄市修剪規範出了問題,允許將樹木斷頭修剪,2000年還是禁止的,2008年之後卻大解禁,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也都是禁止的,怎麼高雄市會變這樣?整理蒐集資料後,前後陸續找6位跨黨派議員去講,市府仍不改善,不知是否市長支持度太高,所以我才想組織化,2017年6月成立「高雄愛樹公民」社團,目前有9百多名成員,並架設「高雄愛樹人」臉書粉絲專頁,目前已有6千人按讚。
 
2018年1月10日首次出擊,與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南區共學中心、地球公民基金會與資深生態專家林昆海召開「高雄市公園大改建 樹木大浩劫」記者會。至今已有9場記者會,堪稱是目前高雄市最活躍的社運人士。莊傑任特殊的生命經驗,8月初還被法務部矯正屬請到明陽中學演講,引導迷失人生方向的年輕人。
 
面對這樣一位「對手」,高雄市政府養工處長林志東說,他不認識莊,但尊重其言論自由,高雄市並未允許斷頭修剪,莊所指狀況,有些非市府單位所為,有的是黑板樹要移植,但因太高而修剪較多,市府標準沒比其他縣市寬鬆,修剪移植都是考量多數市民安全才做,可受公評,「養工處也是愛樹的!」
 
三輪車走遍市區 四隻腳到處抗議
 
莊傑任現在可以騎三輪摩托車,所以去觀察、調查樹的災情、陳情抗議找新聞媒體開記者會,都是自己騎車到現場,停好車再拄「四隻腳」(助行器)進場。「老實說,真的是不太方便,但公園改建樹木就不斷消失,或是砍成斷頭樹,我實在看不下去。我問過許多NGO公民團體,但他們也沒有能量來處理樹木這一塊,只好我自己跳下來做!」
 
莊媽媽說,兒子像救火員一樣,聽到哪裡在砍樹就騎三輪摩托車去搶救,經常忙到半夜12點,真的比公務員還像是「人民公僕」,有人私下「好意提醒」兒子安全問題,但她想,「反正已經遇過一次劫難,再遇到什麼也都沒關係!」、「我修行佛法多年,當然不能阻止兒子行善業!」很多人有賺錢,但對社會沒幫助,傑任雖然沒賺錢,但對社會有貢獻,家人當然全力支持他!
 
樹木有生命,不應當成工程的一部分
 
「其實不只高雄,現在整個台灣有一種奇怪的文化,只要公園、校園、人行道一改建,上百棵的樹就消失不見,我們似乎把樹當成工程一部分,如果毀掉再重種就好了,也沒甚麼,但水泥二個月就可以搞定,但樹木要種只少要1、20年才會長大呢!」莊說,高雄市近年改建20座公園,大約就有2千到3千棵樹不見,最經典就是鳳山體育館改建後,市府自己發新聞稿,證實有500棵不見了,都是3、40年的大樹,不知道哪一種工程思維,老舊公園更新,連老樹也要被更新掉,「這哪有『永續工程』,只有『工程永續』吧!」
 
不過,有時莊傑任也很錯愕無奈,因為明明砍樹是不對的,但民代助理私下跟他說「樹木沒有選票,想要換樹種的里長後面有100張選票,我們不能不要!」
 
莊傑任父母親從小就常帶他去山上森林看樹,家裡屋頂也種了2、3百棵盆栽樹木,莊說「我每天都幫樹木澆水,蹲在2米外就可以觀察到綠繡眼,所以從小對樹木、對大自然很有情感。高雄天氣這麼熱,樹冠越大高大,綠蔭越好,樹木可以淨化空氣,我看到樹就覺得是非常美好的東西,它們無時無刻都在讓所有生命更快樂,為何人卻當成可有可無,要的時候就種,妨礙到我就砍掉?到底是什麼樣的生命教育,會讓人民、政府會漠視到這種程度,沒有樹的城市,會讓人開心嗎?樹都被斷頭、醜不拉幾,你會想住在這個城市嗎?」(涂建豐/高雄報導)

莊傑任小檔案

年齡34歲
學歷高雄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實踐大學建築研究所肄業
家庭未婚,家中有父、母親,哥哥已婚
社團◎打狗驛古蹟指定聯盟成員
◎高雄愛樹人團長
經歷2010/1/23爬上高雄前鎮車場鐵軌上的火車頂拍照,遭2萬5000伏特高壓電電擊,下肢被燒焦彎曲
2013年重新站起
2017/6成立護樹團體「高雄愛樹人」
2018/1起經常召開記者會抨擊是公部門公園改建、修剪路樹傷害樹木
資料來源:莊傑任
 

莊傑任在家坐輪椅移動,完全能生活自理。謝承浩攝
莊傑任在家坐輪椅移動,完全能生活自理。謝承浩攝

莊傑任在家中自製各式抗議標語。謝承浩攝
莊傑任在家中自製各式抗議標語。謝承浩攝

實在砍太多路樹了,莊傑任說他不跳出來抗議。謝承浩攝
實在砍太多路樹了,莊傑任說他不跳出來抗議。謝承浩攝

為了保護樹木,莊傑任經常自己騎三輪摩托車四處巡查。謝承浩攝
為了保護樹木,莊傑任經常自己騎三輪摩托車四處巡查。謝承浩攝

為了護樹,莊傑任經常結合社區民眾,上街抗議。吳柏源攝
為了護樹,莊傑任經常結合社區民眾,上街抗議。吳柏源攝

輕軌開進美術館區,卻要犧牲60棵以上樹木的生存權,莊傑任上街抗議。吳柏源攝
輕軌開進美術館區,卻要犧牲60棵以上樹木的生存權,莊傑任上街抗議。吳柏源攝

歷經多次清創,莊傑任雙腳已經沒有多少肌肉,只剩一層硬皮。 涂建豐攝
歷經多次清創,莊傑任雙腳已經沒有多少肌肉,只剩一層硬皮。 涂建豐攝

遭2.5萬伏特高壓電電擊,莊傑任頭頂留下的傷痕。 涂建豐攝
遭2.5萬伏特高壓電電擊,莊傑任頭頂留下的傷痕。 涂建豐攝

保護樹木是莊傑任的新人生職志。 涂建豐攝
保護樹木是莊傑任的新人生職志。 涂建豐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