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喵真事全動畫】我和貓精有個約會 暗巷裡的催淚母愛

28540
出版時間:2018/09/03 15:12

(更新:新增照片)

街頭的浪貓平均壽命4年,有一隻叫做「花媽」的三色貓,在街頭打滾了12年,生養超過50隻貓兒女。牠孤傲又愛自由,在花媽出沒的社區,大家都認識牠,卻都抓不到牠,但花媽的生命走到最後,卻選擇了曾幫牠養活孩子的我來照顧。陪著花媽走完最後一段路的我,和《蘋果》動畫團隊繪出我們的故事。

「你想回家嗎?」「喵~」
「你想去我家嗎?」「喵~」
「好好,我懂了!」

還在輸血的花媽,虛弱地躺在醫院裡,睜開眼看著我回答。

花媽是很老很老的浪貓。12歲,可能還不止,以浪貓平均壽命4歲來說,她非常老了。

花媽出生在我家附近的公園,我們2013年初次見面,當時她帶著一群孩子在巷口覓食。我怕牠們餓壞了,趕緊拿食物給他們吃。後來,她的孩子長大離開了,身邊只剩一隻小橘貓,我發現小橘貓右眼都是分泌物,帶去看獸醫,才知道小橘貓右眼先天發育不全、看不到,是隻獨眼龍。治療結紮後,我把小橘貓還給了花媽。本來膽小如鼠,見人就躲的小橘貓,和我變成好朋友,一看到我回家,立刻飛奔過來撒嬌,這一切花媽都看在眼裡。

花媽是隻不冷也不熱的貓,沒有養育小孩時,她像個獨立自主的女性,雖然知道來找我就有罐頭吃,但這些她才看不上眼,對她來說,富貴如浮雲,她只依自己的心過活。所以她很少來找我,頂多就坐在遠遠的地方看著我。
 
但若背負延續生命的使命,她可以犧牲一切。能在街頭生存10幾年,絕對有過人之處。我想她評估過,帶著才幾個月大的孩子,到巷口吃愛心媽媽給的食物,對孩子來說,相當危險。但進來我住的社區,相對安全多了。所以,她一生完孩子就會來找我,後面蹦、蹦、蹦,出現1隻、2隻、3隻小貓。每次給他們食物,她就在一旁看著孩子吃,等他們填飽肚子,她才會吃孩子吃剩的。

有段時間,每到半夜,附近出現一群流浪狗,以花媽的機靈,這群兇神惡煞沒有攻擊她的機會,但小孩可沒這麼靈活,若遭流浪狗圍攻,一絲活命的機會都沒有。所以為了保護這些孩子時,她怎麼樣也不肯丟下孩子自己逃命,只要聽到有狗靠近,她便冒險帶著孩子鑽進門縫躲藏。如果狗狗逼近,她甚至還會反擊,拿命替孩子爭取逃命時間。

有一次,愛媽想抱走她的孩子回家養,花媽捨不得,一路追咬愛媽,想搶回孩子,但沒有成功。可是花貓不放棄,她認得愛媽,也知她家在哪裡,可是爬不上去,只能夜夜在屋簷上對著愛媽家,發出淒厲的哀嚎聲。

多產的花媽1年可生1到2胎,我想帶她去結紮,愛媽說:「她是貓精,抓不到的。」後來,我請愛貓如命的志工來,終於抓到,結紮後原地放回。結紮後,花媽又變成那個獨立自主的女性,偶爾會出現在我面前,以前瘦巴巴的她變胖了,非常可愛。

2018年1月初的一個半夜,花媽來找我,這次她異常地撒嬌,一路跟著我回家。我拿罐頭給她吃,她吃一口後,就坐在門口不肯離開,至少待了2小時,「難道她終於良心發現了嗎?」我暗自竊笑。

可是接下來的兩晚,我回到家都看到她在等我,此時我才發現知道不對勁了,馬上請志工來誘捕,她沒有掙扎,輕易就抓到了。送醫後才知口腔嚴重潰爛,無法進食,但更要命的是,她已經腎衰竭,轉診到第2家獸醫院時,已嚴重脫水、失溫,再晚一刻送醫就來不及了。獸醫說,一般的家貓早撐不下去了,她非常堅強。原來,她忍受巨烈病痛,用僅存的一絲氣息來跟我求救。

治療後,她的情況一度好轉,從幾乎躺平進醫院,到可以讓人呼嚕。但3天後病情急轉直下,精神變差、血壓和腎功能都往下掉。但她看到我時,打起精神,虛弱地喵了幾聲。獸醫說,她的時間不多,要不要討論接下來該怎麼辦。我怕花媽聽了難過,問獸醫要不要出去說。獸醫看了花媽一會兒說:「不用,她大風大浪見多了!」是的,我們有多少人經歷過她的日子?
 
那時是寒冬的1月,我決定帶她回家,陪她度過最後的日子。
 
有10幾名愛貓的好友,被花媽的故事感動,不僅贊助醫藥費,怕花媽凍著了,還把自己的電暖器送來她給用。花媽的病情變化牽動著我們所有人的心,看到她病情好轉,大家興奮到睡不著。聽到狀況變差,憂心到吃不下。

花媽在我家的這段時間,她還是渴望自由,數度想逃走。為了抗議,她把籠子踢到角落,把大便從貓砂盆裡丟出來。但是,她又十分貼心,知道我不敢幫她打針,她可以乖乖坐著,一動也不動地讓我打。

春天到了,花媽靜靜地消失在我家。她終於回到出生時的那座公園,待在溫暖的泥土裡,再也不走了。
 
有人說,花媽是一隻有福報的貓,有這麼多人幫她。其實,她是老天送的珍貴禮物,我們能陪她走完最後一段路,是我們的榮幸。花媽,你是獨一無二的。(高麗玲/綜合報導)

出版時間:0001
更新時間:1512

花媽渴望自由,隨時想逃家。高麗玲攝
花媽渴望自由,隨時想逃家。高麗玲攝

浪貓「花媽」非常多產,而且非常保護幼貓。蘋果動畫
浪貓「花媽」非常多產,而且非常保護幼貓。蘋果動畫

那些愛貓人類想要領養花媽孩子都很難。蘋果動畫
那些愛貓人類想要領養花媽孩子都很難。蘋果動畫

不易親近人的花媽,竟然連續三天出現在餵貓女孩面前。蘋果動畫
不易親近人的花媽,竟然連續三天出現在餵貓女孩面前。蘋果動畫

能夠這麼接近花媽,餵貓女孩覺得情況有異。蘋果動畫
能夠這麼接近花媽,餵貓女孩覺得情況有異。蘋果動畫

原來是花媽重病才乖乖讓人打針。蘋果動畫
原來是花媽重病才乖乖讓人打針。蘋果動畫

花媽從生病到去世都渴望自由。蘋果動畫
花媽從生病到去世都渴望自由。蘋果動畫

花媽最後葬在牠生活一輩子的地方,讓牠自由。蘋果動畫
花媽最後葬在牠生活一輩子的地方,讓牠自由。蘋果動畫

這是「花媽」本尊,照片即為連續三天出現的求救地點。高麗玲攝
這是「花媽」本尊,照片即為連續三天出現的求救地點。高麗玲攝

平常孤傲的花媽,突然跟人回家。高麗玲攝
平常孤傲的花媽,突然跟人回家。高麗玲攝

愛貓的朋友怕花媽凍著了,還把自己的電暖器送來給她用。高麗玲攝
愛貓的朋友怕花媽凍著了,還把自己的電暖器送來給她用。高麗玲攝

花媽腎衰竭,奄奄一息。高麗玲攝
花媽腎衰竭,奄奄一息。高麗玲攝

花媽的病情起伏,都牽動大家的心。高麗玲攝
花媽的病情起伏,都牽動大家的心。高麗玲攝

愛貓朋友被花媽的故事感動,紛紛伸出援手贊助醫療費。高麗玲攝
愛貓朋友被花媽的故事感動,紛紛伸出援手贊助醫療費。高麗玲攝

花媽想念的還是外面的世界。高麗玲攝
花媽想念的還是外面的世界。高麗玲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