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幫爸爸買了單程車票 送行者小冬瓜的告白

132879
出版時間:2018/09/03 23:59

(新增網友回應)

小草感恩大地,因為大地使它更加鮮綠;大地感謝雨露,因為露水讓它滋潤成長,但父愛難以表現,與至親骨肉產生距離,直到父親病榻前一句「我愛你」,讓兒子潸然淚下,化解父子倆多年的心結。這是殯葬達人「冬瓜」郭東修之子郭憲鴻(28歲)與父親的最後回憶,儘管郭東修已離世5年,但郭憲鴻重提往事仍忍不住哽咽,「那個時候我崩潰大哭,跟爸爸說我有多麼的愛他,我很對不起他,在他最需要我的時候。我選擇離他而去,沒有在他身邊陪他。」
 
綽號「冬瓜」的郭東修,是台灣知名禮儀師,他早年混過黑道,出獄後洗心革面,從經營花店開始,在一次為往生者送花的因緣際會下接觸殯葬業,1998年創立自己的殯葬禮儀服務公司,並承接台北市無名屍業務,協助近2千具無名屍入土為安,成為民間殯葬業者獲台北市政府表揚的第一人;2013年9月1日凌晨,他因肺腺癌過世,享年51歲;他的兒子「小冬瓜」郭憲鴻,承接父業,但後來與股東理念不合,小冬瓜決定將公司讓與股東,他帶著父親的理念,創立禮儀公司「冬瓜行旅-單程旅行社」。
 
‧童年回憶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在開車前往台北萬里祭奠父親的路上,小冬瓜哼唱起這首不符合自己年齡的老歌,他的眼神遠遠的望向前方,彷彿陷入與父親過去的回憶,「我喜歡唱歌,先在學校唱、回家也唱,甚至連我爸騎摩托車載我的時候,我就抱著他,在後面哼哼唱唱,然後我爸就順著我的旋律,跟著我一起唱,那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接受《蘋果》訪問時,小冬瓜說最多的還是父親的事,「我的阿祖賣冬瓜茶,我爸會在那邊幫忙,大家都會叫他『冬瓜仔』、『冬瓜仔』,所以他的綽號是這樣來的。」
 
儘管郭東修金盆洗手多年,也常被電視節目邀約,被譽為「殯葬達人」。但小冬瓜毫不避諱談及父親混黑道、逃亡跑路的那段日子,「我記得以前很小的時候,我爸會著我騎摩托車,到處去收保護費,哈哈哈。」他用爽朗的笑聲,掩蓋顛沛流離的生活之苦。
 
小冬瓜的父母沒有婚姻關係,他自小跟著父親生活,在父親逃亡的時候,小冬瓜上過三溫暖、睡過送往迎來的茶店。有一次郭東修回到棲身的三溫暖,看見兒子幼小的身體,竟蜷縮在牆角睡覺,一股心酸湧上心頭,郭東修頓覺對不起孩子,決定重新做人。
 
‧父子衝突
 
但「漂白」的日子充滿艱澀,小冬瓜回憶,「小的時候家裡沒有錢,父親四處打零工非常辛苦,他那常常要做一些臨時工、搬運工什麼的,才能夠有收入。」由於小冬瓜的監護權不在父親這邊,無法由父親申請進入公立幼稚園,郭東修決定把小冬瓜送進學費昂貴的私立幼稚園,受最好的教育。
 
但年幼的小冬瓜不懂父親的苦心。他說,念國小一年級的時候,父親還特地將他送到學校附近的補習班,有次非常難得父親到補習班接他,當場目擊才他跟同學在校門前單挑,還嗆聲:「xx,給林爸(台語髒話)……。」那天回家之後,小冬瓜被父親打個半死,事後郭東修語重心長地告訴兒子說,「我這麼努力的,想要擺脫那一個環境,你不要因為爸爸的過去,又回到那個地方,我不希望你走那一條路。」
 
父子倆的生活,直到郭東修投身殯葬業才開始穩定。小冬瓜從國中開始,就幫忙父親採集水浮屍指紋,成為父親的好幫手,但郭東修拼命三郎的個性,加上公司人手不足,肩上扛了不少的壓力。
 
有一次小冬瓜在打掃家裡時,赫然發現父親抽屜裡,竟是滿滿的藥袋,他觀察到父親因為長期工作壓力,夜夜需要4顆安眠藥才能入眠,但小冬瓜覺得父親的公司已漸上軌道,他擔心父親安眠藥上癮,嘗試與父親溝通,希望他能多休息,甚至還對父親撂下狠話,「你賺的那些錢你自己留著花,林爸(台語:我)不屑。」父子從此衝突不斷,就在小冬瓜復興美工畢業後,父子倆陷入冷戰。
 
小冬瓜愧疚地說,「父親那個年代,覺得努力賺錢養家就是愛的表現,但我們這個年代的觀念,認為人生不應該只有工作,更需要休息還有陪伴家人。但我當時還不會想。」20歲那年,他和父親爆發一場嚴重的口角衝突,小冬瓜憤而離家出走2年,就是為了向父親證明「能賺錢養活自己」。
 
小冬瓜決定運用專長成立設計美編工作室,期間先是到了高雄,被父親發現後才又轉到台中,就在工作室業務上了軌道,想跟父親炫耀的時候,一通電話通知他,父親重病入院。
 
‧悔不當初
 
2013年,郭東修檢查出罹患肺腺癌,小冬瓜結束自己的設計工作室,他深感不孝,在病榻前答應父親接手家業。隔沒多久,郭東修病情急速惡化,醫生告訴小冬瓜,「有什麼話就點跟爸爸說,不然他將進入非常深沉的睡眠,可能永遠都不會再醒過來。」
 
猶如晴天霹靂,小冬瓜立刻跪在父親的病床旁問:「爸爸你愛我嗎?」原本已經昏迷的郭東修,在那瞬間突然清醒,摸摸小冬瓜的頭說:「傻孩子,我當然愛你呀!不然我這麼多年的努力又是為了什麼。」小冬瓜當場痛哭流涕,懊悔不已。就在臥床一個月後,郭東修離世。

小冬瓜在父親罹癌期間,離家出走,並且處處忤逆父親,他為此痛苦不已,「父親走了,但我的內心卻被極大的罪惡感及愧疚折磨著」。

他後來決定去求見父親生前非常尊敬的大修行者:尊貴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懇求仁波切以殊勝的「頗瓦法」超渡他的父親,獲得了仁波切的恩准。

小冬瓜說,就在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超渡他的父親之後,他摸了父親遺體是冰冷的,但頭頂梵穴部位竟然是熱的,面容安詳,讓原本很鐵齒的他,當場嚇壞了,「怎麼可能父親的頭部會是熱的」。由於這是密宗超渡亡者至淨土的瑞象,小冬瓜說, 「當時身為叛逆遊子那種徬徨的心,頓時感到安定。父親為了我奔波一輩子從未享過福,若是他去了不好的地方,我恐怕更難原諒自己。現在我多了一份謙卑,也是因為仁波切的教導。」

依照父親遺願,小冬瓜將父親的告別式辦得簡單低調。但小冬瓜仍深深感覺,為父親買了一張單程車票,父親卻還是放心不下他。
 
「我爸過世的那幾年到我夢裡面來,大部分都是罵我居多。神奇的是,夢都有對照,例如今天我出了一個告別式,動線沒有安排好,雖然還是順利辦完,但是以父親的標準來講,那絕對是不及格的。果不其然就是當天晚上,父親就來到我的夢中,那個場景是父親痛罵我:『你在安排什麼東西啊!』」小冬瓜笑著回憶。
 
2年前,小冬瓜面臨最大的人生低潮,他在經營策略與發展方向上,與股東間理念不合,被迫離開父親一手創辦的禮儀公司,「當時其實非常的茫然,不知道我下一步該怎麼辦。」小冬瓜當時來到父親墓前訴苦,希望能得到父親的一點指示。
 
‧莫忘初衷
 
說也奇怪,當天晚上他就夢到了父親,「他直挺挺的背對著我,轉過來之後他就看著我對我說,『你已經很棒了,加油!後面的還是只能靠你自己,你要加油』,然後那個夢就醒了。」小冬瓜說,「我當天就打電話給律師,跟律師講說,我通通都不要了!怕什麼,人生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一輩子擁有的,從頭再來怕什麼!」

小冬瓜遺傳了父親不認輸的基因,自行創立了禮儀公司「冬瓜行旅-單程旅行社」,意即人們往生的過程,就像買了一張單程車票,有去無回。
 
2015年2月4日復興空難,一架從台北松山機場飛往金門的班機,起飛三分鐘後隨即墜毀在基隆河,釀成43人死亡、15人受傷,急需殯葬業者趕到現場處理。小冬瓜接到公務部門的求救電話說:「沒有人知道誰要去付那一筆錢,簡單講,你可能是要做賠錢的、甚至要沒有錢的,你願不願意做?」在那一剎那,小冬瓜想起父親協助台北市府處理無名屍的義舉,感覺到父親的DNA在他的血液裡熊熊熊燃燒,「我二話不說,就馬上答應。」
 
秉持著父親「助人為善」理念,小冬瓜的禮儀公司做出口碑,也獲得台北市政府頒發106年度「殯葬服務業優良業者」。

將近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小冬瓜來到台北萬里父親安葬的墓園,他90度深深一鞠躬,向父親請安,拿著抹布擦拭著碑上灰塵,再拿出台北市政府頒發的獎牌,以及父親生前最愛的愛玉冰,「每當我遇到困難時,我都會來這裡希望爸爸給我一點力量,看著這邊開闊的海景,彷彿任何事情都會變得很渺小,變得不再那麼嚴重。小冬瓜坐在父親墳前,吹著徐徐微風,看著蔚藍大海,聊起父親生前,數度哽咽,他跟父親說:「你的兒子已經長大了,請您,不用再操心了。」

小冬瓜的故事感動許多人。有網友說,「很勵志,留風範給子女,子女自能茁壯,留產業給子女,鬥爭才要開始!」,「有子若此,郭老先生無憾矣!」,「承襲父親的優點待人處事,是光宗耀祖,圓滿父親最好的親情回報。」(王威智/採訪報導)

出版時間: 07:30
更新時間: 23:30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斷捨離】沒用就扔 一家9口住15坪不蝸居
【清爽片】小房收納術 租屋女孩必學

郭東修(冬瓜,左)2013年9月1日凌晨,因肺腺癌過世,享年51歲;他的兒子「小冬瓜」郭憲鴻(右)承接父業。郭憲鴻 提供
郭東修(冬瓜,左)2013年9月1日凌晨,因肺腺癌過世,享年51歲;他的兒子「小冬瓜」郭憲鴻(右)承接父業。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郭憲鴻回憶,「小的時候家裡沒有錢,父親四處打零工非常辛苦,他那常常要做一些臨時工、搬運工什麼的,才有辦法有收入。」即便如此,郭東修仍堅持讓兒子讀私立幼稚園,受更好的教育。彭仁義 攝
小冬瓜郭憲鴻回憶,「小的時候家裡沒有錢,父親四處打零工非常辛苦,他那常常要做一些臨時工、搬運工什麼的,才有辦法有收入。」即便如此,郭東修仍堅持讓兒子讀私立幼稚園,受更好的教育。彭仁義 攝

小冬瓜帶著《蘋果》採訪團隊回到小時候住的地方大嘆,「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以前住在這棟公寓的3樓。彭仁義 攝
小冬瓜帶著《蘋果》採訪團隊回到小時候住的地方大嘆,「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以前住在這棟公寓的3樓。彭仁義 攝

每次要到父親安葬的墓園時,小冬瓜會準備父親生前喜歡的食物。彭仁義 攝
每次要到父親安葬的墓園時,小冬瓜會準備父親生前喜歡的食物。彭仁義 攝

來到台北萬里的父親墓園,小冬瓜單膝下跪,拿出托盤將爸爸最愛的愛玉冰倒到碗中,再整齊擺盤。彭仁義 攝
來到台北萬里的父親墓園,小冬瓜單膝下跪,拿出托盤將爸爸最愛的愛玉冰倒到碗中,再整齊擺盤。彭仁義 攝

小冬瓜90度深深一鞠躬,向爸爸請安,拿著抹布擦拭著碑上灰塵。彭仁義 攝
小冬瓜90度深深一鞠躬,向爸爸請安,拿著抹布擦拭著碑上灰塵。彭仁義 攝

2年前小冬瓜面臨人生低潮,父親一手創辦的禮儀公司,他在經營策略上與股東間理念不合,決定離開。彭仁義 攝
2年前小冬瓜面臨人生低潮,父親一手創辦的禮儀公司,他在經營策略上與股東間理念不合,決定離開。彭仁義 攝

小冬瓜創業成立禮儀公司「冬瓜行旅」,招牌則是「冬瓜的店」,用來紀念父親。 彭仁義 攝
小冬瓜創業成立禮儀公司「冬瓜行旅」,招牌則是「冬瓜的店」,用來紀念父親。 彭仁義 攝

小冬瓜對父親的回憶,還是脫離不了混黑道、逃亡跑路的那段日子,「我記得以前很小的時候,我爸會著我騎摩托車,到處去收保護費,哈哈哈。」他用爽朗的笑聲,掩蓋顛沛流離的生活之苦。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對父親的回憶,還是脫離不了混黑道、逃亡跑路的那段日子,「我記得以前很小的時候,我爸會著我騎摩托車,到處去收保護費,哈哈哈。」他用爽朗的笑聲,掩蓋顛沛流離的生活之苦。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回憶起小時候,爸爸為了賺錢常常不在家,一週能與爸爸相處超過2個小時的日子,只有一天。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回憶起小時候,爸爸為了賺錢常常不在家,一週能與爸爸相處超過2個小時的日子,只有一天。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翻開爸爸的相片,表示父親私底下有活潑可愛的一面。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翻開爸爸的相片,表示父親私底下有活潑可愛的一面。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非常喜歡唱歌,小時候在學校唱、回家也唱,甚至連爸爸騎摩托車的時候,也抱著他在後面哼哼唱唱。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非常喜歡唱歌,小時候在學校唱、回家也唱,甚至連爸爸騎摩托車的時候,也抱著他在後面哼哼唱唱。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復興美工畢業,決定運用專長成立設計美編工作室。圖為小冬瓜的攝影作品。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復興美工畢業,決定運用專長成立設計美編工作室。圖為小冬瓜的攝影作品。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的攝影作品,畫面光軌交錯營造科幻的未來感。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的攝影作品,畫面光軌交錯營造科幻的未來感。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的攝影作品,強烈的色彩,營造出獨特氛圍。郭憲鴻 提供
小冬瓜的攝影作品,強烈的色彩,營造出獨特氛圍。郭憲鴻 提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