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公投看美國「禁止性傾向治療法案」大逆轉

6104
出版時間:2018/09/04 10:56
作者認為,近來同志議題高度集中在婚姻平權上,忽略了LGBTQ族群中,那一群渴望「be changed」的更弱勢的小眾之基本人權。資料照片
作者認為,近來同志議題高度集中在婚姻平權上,忽略了LGBTQ族群中,那一群渴望「be changed」的更弱勢的小眾之基本人權。資料照片

雙北菜籃族聯盟
 
近日,「我愛家、我公投」及「婚姻平權」兩大公投案數百萬張連署送入中選會之際,向來對LGBTQ友善的美國加州也發生了一件大事,一項由加州華裔眾議員羅達倫(Evan Low)所提的「禁止性傾向治療法案(AB2943)」,早在四月、八月中在眾議院、參議院通過,眼看就要完成立法,提案人竟於八月三十日撤銷提案。
 
羅達倫是誰?國人可能不認識,去年十月間國內同志大遊行之際,立委尤美女等倡議婚姻平權時,受邀貴賓正是這一位帥氣的出櫃眾議員-羅達倫。
 
羅達倫主張,LGBTQ(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性別不明者)是人類身分認同自然光譜中的一部分,並非疾病、精神失調或異常,因此任何收費提供性傾向矯正療法、轉換療法的商品與服務,構成「消費者詐騙」,因而提出AB294法案予以禁止。
 
依此法案,不僅禁止醫療機構給予同志轉化治療,連《聖經》也可能成禁書,爭議頗高,恐嚴重衝擊言論自由及信仰自由,直接牴觸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限制人民的基本權利,因而引起當地教會、牧者、信眾及居民抗議。
 
為此,羅達倫在其撤銷聲明中說:「最好的法案,不是排除非議而強行通過的法案,希望能花更多的時間,找出公平共同的立場,綜合大家的意見,一起向前邁進。」
 
而整個法案從勝券在握到立法前夕撤案的大逆轉過程中,有一關鍵值得注意,就是六月中加州首府舉行的AB2943法案聽證會上,湧入五百多位民眾,創史上最多人,當中有一群穿上印有「CHANGED」的醒目黑衫隊伍,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不同膚色的人,他們都是「oncegay」(前同志、前LGBTQ)。
 
這一群來自美國各地的四十多位前跨性、同性、性成癮、雙性者,在聽證會外及聽證會上,訴說個人破碎到被醫治迴轉的人生故事,有不少是年幼遭性侵、性騷擾,十多歲發生性行為(同性、異性或雙性戀),青少年及成人後墮落派對舞會、性氾濫、毒品、藥物與人關係的爭戰中,人生空虛、痛苦、無法自拔,多憂鬱、甚至有自殺傾向,亟欲尋求生命的改變,後來靠著醫治、諮商、輔導、信仰等,獲得醫治、尋回自我,重新與同性及異性建立健康的關係,並結婚育子組成自己的家庭。
 
這群勇敢敞開生命的oncegay,說出了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他們之所以「被同性吸引」,背後有諸多原因,有年幼被性侵,與父親關係不佳,尋找父親的形象,不喜歡自己,不知如何與人相處等等,導致他們被同性吸引,才產生不同性傾向的性行為。他們的人生故事,形同推翻了時下流行且居主流的說法「同志是天生」。
 
他們說出的第二件事是,在LGBTQ族群中,有一群亟欲尋求「be changed」(改變生命)的小眾。站出來的oncegay訴說著他們是何等渴望擺脫生命困頓,選擇或決定要改變人生,並尋求治療、輔導及幫助,以找回自己、與人建立健康關係及重回正常生活的能力。
   
他們的故事,反駁了羅達倫提案的基礎論點,即:「現代科學承認LGBTQ為人類身分認同自然光譜中的一部分,並非疾病、精神失調或異常。」也提醒世人,LGBTQ族群中,絕對有族群渴望被醫治、改變人生的需要。
 
回頭看台灣,近來同志議題高度集中在婚姻平權上,對於LGBTQ族群中,那一群渴望「be changed」的更弱勢的小眾之基本人權,有沒有看到?還是被忽略、遺忘或歧視掉。
 
Oncegay的故事已集結成冊《CHANGED》,其中一名作者說:「Culture told me I was born with same-sex attraction and that I could not changed. 」如今33歲的他已改變(性傾向)且過著豐富的人生。當台灣性教育因納入「多元性別」「性別混淆」等引發社會歧見之際,政府當省思,我們正在告訴下一代什麼?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