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司法救不了愛犬枉死 她變身黨主席討公道

26193
出版時間:2018/09/06 09:57

「我看著牠從一出生…每天一點一滴長大…對我來講這就是一個家人,在司法上,我想用最低的條件來討回一個公道都沒有辦法…」去年7月,47歲的林逸萍送視如己出的3歲米克斯愛犬到寵物店洗澡,卻因一名婦人擅開店門,害愛犬跑出店外慘遭撞死,她無法接受這樣一件讓她痛徹心扉的事,在法律上卻只能控告對方毀損罪,但最後還告不成,她為此辭去了從事20年的英語教學工作,悲憤地提出交付審判官司,還有點荒唐地說要提民事訴訟索賠「複製狗」,當時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位自嘲「失心瘋的婦人」,其實正踏上了人生谷底反彈的一趟奇幻旅程。
 
從死掉一隻狗 變成一個黨主席
上個月,林逸萍的交付審判聲請已被台北地院駁回,但是,她為毛小孩爭權益的事,經《蘋果》以「毛小孩被撞死求助無門 她挺身爭動物平權」為題報導後,樹黨黨主席潘翰疆看了以後,力邀林逸萍加入樹黨,並推舉她為台北市大安文山區的市議員參選人,潘翰疆甚至考量她擁有20年英語教師經驗,工作能力及國際觀都相當好,主持活動總是非常成功,因此更進一步讓她成為樹黨共同黨主席。
 
「真的是一個奇幻旅程,朋友聽到我的故事都驚嘆:『哇,你從死掉一隻狗變成一個黨主席。』…」
 
林逸萍在訪談時,用一派輕鬆的語氣說出這句話,看起來似乎已走出痛失愛犬的悲痛,但實際上,她因為痛失愛犬Juby,辭去擔任20多年的英語教師工作,連每年寒暑假都會帶遊學團出國的工作也一併辭去。
 
中產教師膝下無子 愛狗至深竟遇橫禍
談到Juby,林逸萍又不禁潸然淚下地說,由於她與丈夫膝下無子,她很希望看到一個小生命從小到大的成長,因此她「拜託」另隻愛犬DewDew幫她生個金孫,果然DewDew分別生下哥哥Moby與妹妹Juby,她將Moby送回老家由父母照顧,留下Juby這個小金孫。
 
她從Juby一出生像小老鼠一樣就看著牠一點一滴長大,她覺得,狗狗雖然不會說話,可是就是有一種與人心意相通的感覺,她覺得這跟養育一個小孩是完全一樣的,Juby在世的時候,她說是她「生命中最甜美的3年」。
 
對於寵物的愛,林逸萍以近乎靈性的口吻形容說:「你看著這些毛小孩,你看著牠們的眼睛,你只要摸摸牠們,就是有一種療癒的神秘力量,有時候真的只有養過的人才知道。有些人養動物只是為了Show off(炫耀),給人看自己養一隻名種犬很貴,但其實毛小孩每一隻都是無價的,如果你可以看到那種無價的價值,你就可以感受到那種神秘的、療癒的力量。」
 
Juby發生意外後,林逸萍說她真的像心裡出現一個黑洞,而且當她走出震驚去打官司,她更受到了「震撼教育」,她這時才知道動物在台灣法律上只被視為物品,不具有生命權,甚至如果是一隻沒有血統的混種犬,那麼這條生命的價值就是0,牠死亡了,飼主無法主張受有任何損失,「我覺得這個太變態了,我無法忍受,如果一直不知道那就算了,一旦知道我就是不能忍受,那個時候我就覺得我需要做一點什麼事情來改變。」
 
看到台灣漠視動物 盼像荷蘭有動物黨
林逸萍說,印度聖雄甘地的一句名言大家已經聽到爛了:「一個國家的道德程度,就看它的人民怎麼對待動物。」她直言,看到台灣每天都有虐待動物的事件發生,「我們的道德或許還在非常低階的地方」,而各種變態到成為常態的攻擊婦幼案件與此也不無關聯,所以她最主要的政見就是效法荷蘭著名的「愛護動物黨」,推動立法在日常生活扎根「生命教育」,讓台灣社會開始真正懂得重視弱小的生命,最後讓每一個人生活在這裡都會感到非常的舒服、愜意、悠閒。
 
林逸萍講到這裡一掃陰霾地說,自從成為樹黨黨主席,她就像獲得了一個擴大機、麥克風,讓更多人聽到她的聲音,更大的好處是視野高度也被墊高,在參政之後,很多她從前只在網路上聽過名字的動保前輩,現在都有了機會去實際認識,這就像是從一個點去連接到很多不同的點,串連成線之後就形成一個面,然後你就可以居高臨下去看整個面的問題何在,最後你就可以找到最重要的那條線,一拉而起一併解決所有問題。
 
林逸萍篤定地說,就算她這次選不上,未來她還是會持續透過參政這個擴大機傳揚愛護動物理念,她也不擔心會拖垮家裡經濟,因為她此次參選就與丈夫約定,不會用到家裡一毛錢,會完全以樹黨的募款去支應競選的花費,而且她認為,荷蘭動物黨已經可以進入國會,台北市大安文山區作為台灣的首善之區,一定也可以率先擺脫藍綠惡鬥的傳統政治型態,選出為環境、為動物發聲的議員,創造新型態的進步政治。
 
一級戰區強敵環伺 樂觀以對感恩磨難
然而,大安文山區是台北市議員選舉公認的「一級戰區」,記者向潘翰疆直問,林逸萍要如何在兩大黨9名現任以及羅智強、鍾沛君等國民黨重量級新人,還有第三勢力的苗博雅、林穎孟等人之中突圍,擠進13席當選名額?潘翰疆分析,樹黨2014年已有在大安文山、中正萬華各拿近1萬票的實力,距離當選門檻只差一點,今年大安文山在超額候選人彼此激烈搶票下,林逸萍可望透過樹黨鮮明的環保品牌形象,以愛護動物、社區營造理念爭取在地中產階級認同,吸納游離選票成為黑馬。
 
林逸萍則說,現在她反而認為,如果當時她的官司順利,成功讓害死Juby的婦人被判毀損罪,她可能可以開心地回到原本的生活,但也就這樣停在那裡,事實上,正是因為官司的不順利,才激勵她一直往前走,所以就像她以前跟學生講的,人生的不如意往往是人生的禮物,只是暫時拆不開,未來她會遇到什麼樣的挑戰她不知道,但她覺得只要接受、面對挑戰,後面帶來的禮物會超乎自己的想像。(李奕緯/台北報導)

=====網友意見=====
有網友被林逸萍感動,直言「感同身受,加油」、「我看新聞影片的時候都跟著哭了,也很理解你的痛」,但也有網友發現,影片中她的愛犬在戶外沒繫繩子,「狗,一定要用牽繩,這是保護他們.既然你要為動物發聲,是不是也要藉這個機會宣導正確的養狗觀念?」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09:57

林逸萍談到過世逾1年的愛犬Juby,仍不禁淚眼盈眶。方萬民攝

林逸萍(右2)、潘翰疆(左2)在捷運大安站前做街頭宣講活動。方萬民攝

林逸萍認為毛小孩有神秘的療癒力量,台灣應效法荷蘭愛護動物黨,推動立法深化生命教育。方萬民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