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分屍】陳伯謙改口稱先被掐頸才反制掐她 「悲憤性侵屍體」

62146
出版時間:2018/09/06 22:20

台北地院今首度開庭審理華山分屍案,遭檢方起訴性侵殺人等罪的陳伯謙坦承殺害高姓女子,但辯稱高女突然掐住他脖子,他才出手反制,結果不慎掐死對方,當下他心慌意亂,想到自己竟殺人,才會「悲憤地性侵死者屍體」,說完還當庭下跪磕了3個響頭向死者家屬致歉,不過,陳男也宣稱在警方查出他是兇手前就到警局自首,盼能減刑,陳的律師黃致豪則聲請幫陳做精神鑑定,但法官還沒裁定准駁。

據了解,死者高女的父親、母親及妹妹今天為了不與陳伯謙面對面,在法院特別設立的指認室參與開庭,指認室有單面鏡的設計,裡面的人可以看到法官開庭情形,但法庭內的人員無法看到指認室裡面,陳伯謙今天出庭時得知家屬有來,提出想要表達歉意,突然就對著法官席旁邊的指認室下跪,磕了3個響頭後被法警制止拉起。
 
但高女父母、妹妹對於陳伯謙突如其來的舉動,並沒有接受道歉或表示原諒,只由高父代表發言,反而透過指認室的麥克風要求陳伯謙:「你要說出實情才算道歉。」由於高父從案發以來一直都相當冷靜理性,今天也沒有對陳伯謙高聲斥責,連高母、高妹也都沒有太激烈的情緒反應,開庭結束後3人由法院人員帶著循特殊通道離開,迴避媒體採訪。

陳伯謙今天出庭供稱,他原本和死者喝酒後兩情相悅要發生性關係,但他突然想起妻子和小孩,才告知死者自己有妻小,不料死者突然掐住他脖子,他才會還手反制而不慎掐死對方,當下他心慌意亂,想到自己竟殺人,才會悲憤地性侵死者屍體。
 
由於華山分屍案涉及性侵殺人,北院今以不公開方式審理,但據了解,擔任射箭教練的陳伯謙,今出庭的說詞和偵查時有出入,陳伯謙先前供稱割下死者乳房及下體是為了做標本,但今改口稱不是要做標本,是因為偵訊時不知道該怎麼說,才會說是做標本。
 
另外,陳伯謙被羈押期間也曾遞狀聲請保全證據,陳宣稱警方起初並不知道他是兇手,他去派出所應訊時,所長說給他一些時間要他全盤托出,數小時後,他被拘提就認罪了,陳自認屬於自首,盼法院調閱派出所監視器出入畫面,保全證據。
 
但法官告訴陳伯謙,派出所回函指監視器畫面僅保留1個月,當時的畫面已經覆蓋滅失,律師黃致豪便要求傳喚所長作證,並指陳有精神問題,聲請法院將陳送精神鑑定,但公訴檢察官認為陳沒有精神方面就醫紀錄,也知道殺人違法,且應訊時對答如流,根本沒必要做精神鑑定,法官表示要由合議庭評議後決定,因此尚未做出准駁。全案定10月27日再開庭。(李奕緯/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5:25
更新時間 22:20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華山分屍】陳伯謙下跪磕頭 稱「先殺人再性侵」

陳伯謙今天聲稱是死者得知他已婚而掐他脖子,他出手反制才不小心掐死她。資料照片
陳伯謙今天聲稱是死者得知他已婚而掐他脖子,他出手反制才不小心掐死她。資料照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