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政府包機遣返 阿富汗難民轟︰送人去死

出版時間:2018/09/09 15:14

「如果回去阿富汗的話,我會死。」在斯德哥爾摩街頭,來自阿富汗的難民雷扎伊(Mahmood Rezaie)向香港《蘋果》。瑞典人口不到1000萬,在2015年共接收約16.3萬份尋求庇護申請,為歐洲國家中最多,其中有4.2萬名尋求庇護者是阿富汗人。由於難民人數太龐大,收容壓力增大,近年瑞典當局開始採取包機的特殊方式將部份難民遣返回國,被遣返的阿富汗人為數不少。

瑞典今天舉行大選,香港《蘋果日報》近日赴瑞典直擊,訪問當天,雷札伊剛下課趕來,他目前在當地修讀心理學課程。為抗議瑞典政府的遣返政策,他和朋友成立組織「Ung i Sverige」,曾在首都斯德哥爾摩發起連續兩個月靜坐示威,為阿富汗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發聲,除了一班同鄉有份參與,他表示許多瑞典人也加入行動,身體力行支持他們,「最初來到,我不太清楚難民在瑞典的處境,一年之後發現其他國家的難民成功申請居留,大多數是伊拉克和敍利亞,但偏偏阿富汗人不能,瑞典政府稱阿富汗很安全。」

3年前,他來瑞典尋求庇護,至今仍在等待居留申請。他是哈扎拉人,哈扎拉族是阿富汗國内第三大民族,笑言自己和中國人長得太像了。歷史上,哈扎拉人處處受到阿富汗最大民族普什圖族的迫害,他很肯定對《蘋果》記者說,如果現在回去阿富汗,只有死路一條。

根據聯合國官方數字,2018年第一季有2258名平民在阿富汗喪生。事實上,今年1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遭到塔利班恐怖襲擊,造成百多人死亡,當時瑞典政府一度暫緩遣返阿富汗難民,但目前已經恢復,瑞典移民局以阿富汗屬於安全為由,繼續遣返難民出境。

他批評瑞典政府遣返阿富汗難民回國是漠視人身安全,對於阿富汗當前的局勢,他形容非常可怕,上周喀布爾剛發生炸彈攻擊,造成多人傷亡,「阿富汗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國家,任何人都不適合回去,尤其是同性戀者、基督徒和婦女。」他身邊的朋友先後遭遣返到阿富汗,回國以後,一個死了,另一個入獄,還有一個音訊全無。問他會否擔心成為下一個被遣返者?他想了一想:「好驚,我一直努力爭取自己和別人的權利,我不想回國。如果回去阿富汗的話,我會死。」

雷札伊強調:「我們希望阿富汗難民的情況得到關注,成立組織正是開啟討論,讓更多人了解阿富汗難民的處境。待選舉完畢,我們會繼續向新政府表達訴求,直至停止遣返為止。」 

在選舉電視辦論上,各黨政客就遣返政策唇槍舌劍,當中最大爭議點是當局如何處理難民虛報年齡以及查核難民身分的漏洞。

瑞典一般容許沒有成人陪伴的未成年難民以「家庭團聚」理由,申請家人到瑞典居留,按照法例,未滿18歲的難民在瑞典可以享有更多權利和社會福利支持,而且很多未成年難民是不能被遣返的。因此,近年大量「未成年」難民到瑞典申請庇護,當中包括阿富汗難民,引起種種揣測,懷疑有人利用政策漏洞虛報年齡,以取得居留權。

瑞典國家法醫學委員會於2017年3月至10月期間,對年齡可疑的7858名未成年難民進行年齡檢測,通過牙齒X光檢測和膝關節核磁共振掃描,鑑定他們的實際年齡。結果顯示,自稱未成年的難民中超過八成是成年人。再過多一星期,雷札伊便19歲了,他表示許多阿富汗難民來的時候,可能只有15歲,瑞典移民局則指他們超過18歲,他質疑當局測試年齡的準確性,「為什麼我們要講謊話?我們沒有需要講謊話!」

在瑞典社會,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遣返阿富汗難民,例如今年7月瑞典女大學生艾爾森(Elin Ersson)為抗議政府驅逐一名阿富汗難民出境,登上一班從瑞典哥德堡前往土耳其的飛機,表明除非讓該難民下機,否則她拒絕坐下,又指難民回到阿富汗後可能面臨死亡。她同時在臉書(facebook)直播整個過程,最終她和該名難民都被帶下飛機,事件再度引起大眾對瑞典強制遣返難民政策的關注。(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跟上國際脈動,快來蘋果國際臉書按讚

阿富汗難民組織反對遣返政策。翻攝網路
阿富汗難民組織反對遣返政策。翻攝網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