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鄭安齊:當她打破沉默……

出版時間:2018/09/10 00:08

德國特派員鄭安齊/德國奧登堡大學藝術教育博士生

德國東部曾名為「卡爾.馬克思市」的城市開肯尼茲(Chemnitz),8月26日凌晨發生一場移民與德國籍人士間的鬥毆,一名男子因傷身亡。即便案情仍未明朗,甚至身故的德籍男子亦有移民背景(古巴裔),這事仍被右翼種族主義勢力,包括德國新選項黨(AfD,或譯另類選擇黨)以及「愛國歐洲人反西方伊斯蘭化」(Pegida)等組織,用來借題發揮。

9月1日,上萬人聚眾遊行,在該城地標,馬克思雕像雙眼的凝視下,公然行起納粹禮,鼓吹排外、煽動追捕「非德國人」。雕像背後大樓上的銘文,是「全世界的無產者,團結起來」,種族主義者的口號卻是「我們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其意可以理解為,我們才是德國民族、德國人。

3天後,一位出人意料的重量級人士,忽然於她一票難求的演唱會上表態。演唱名為《我們打破沉默》的暢銷歌曲前,她說:「過去我從未發表任何政治宣言,因為我的語言就是音樂。但今晚我們也要表態。與我一起發聲吧──反對暴力、反對排外主義!」

這位歌手,正是德國最紅的歌手海蓮娜費雪(Helene Fischer)。在萬眾默默期盼,卻不帶希望的狀況下,她赫然站了出來反對仇外。此次表態意義重大,不僅是因為她的明星身分,而是一眾追隨她、喜愛她的歌迷,乃至她所代表的音樂美學類型,在社會、文化光譜上的位置。

海蓮娜費雪的歌曲,被歸類為「Schlager」。「Schlager」這個字,除了可解作流行歌曲外,還帶有排行榜暢銷曲的意味。這類型的音樂就好似西洋抒情流行歌被加快速度,然後配上千篇一律的電子鼓點,旋律則有一點德國傳統鄉村民謠的味道。

相較於高雅、菁英氣息的古典樂,或是帶有點反叛意味的搖滾、實驗電子等等,「Schlager」幾乎就是「大眾」、「庸俗」的同意詞。

從歌詞到愛好者間所形構的文化價值,都是保守、老套的堅貞情愛、動人親情或友誼不渝。你絕對不會在德國的咖啡店或文化機構聽到這類歌曲的播放,但每當有「Schlager」演唱會的舉行,場館外總是一圈又一圈的人潮──當然,幾乎全是白皮膚的德國人。費雪的暢銷曲《徹夜窒息》,也曾被極右翼的德國國家民主黨(NPD)擅自運用在選舉場合上,後因經紀公司提告而撤銷。

因此,當滿場的觀眾──他們不見得是極右翼支持者,卻可能覺得新納粹或新選項黨並不那麼壞,或不見得仇視同志、穆斯林,但卻覺得這些人很怪──聽到偶像明確給出此般訊息時,帶來的衝擊有多大。特別是站定立場的這位,是德國史上專輯銷量破千萬張、下載量破紀錄的歌手時。即便她的用詞仍不十分精確。

可貴的是,先前的提告較近似於維護形象危機,而這次費雪主動在演唱會以及社群網站上表態的時機,正是極右翼在德國各大城遊行並起,聲勢最為高漲的時間點。無論這是公司的高明手腕,或歌后自身雖千萬人吾往矣之舉,這次打破的不僅是沉默,也在德國社會左右翼之間難以逾越的厚牆上,稍稍鑿出一點裂縫。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