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現在該怎麼辦?

6178
出版時間:2018/09/10 10:30
小玲的父親自己與女兒處不好,在祖父出手幫忙時,還發存證信威脅自己的父親。資料照片

王宗偉/台灣大學國發所博士生
 
蘋果即時新聞報導,苗栗就讀高二的少女「小玲」控訴雙親偏心、重男輕女,與弟弟的各種待遇嚴重不平等。在家備受排擠、虐待及暴力管教,祖父心疼孫女,金援提供小玲離家的吃住,卻遭自己兒子寄存證信函,揚言提告誘拐,她投訴《蘋果》,希望能讓她「脫離苦海」。
 
當父母不把子女監護權當成上天賜下的珍貴禮物,而視為自己可以占有處分的財產時,還好我們的社會尚有法院可以做為苦海中的渡人船,解決這個問題。
 
根據報導,小玲的父親自己與女兒處不好,在祖父出手幫忙時,還發存證信威脅自己的父親,明顯處於「父不父,子不子」的逆倫狀態。
 
報導中小玲的母親也親口自白與女兒有時常互毆情事,兩人現在看來都已經不適任小玲的監護人,應該即刻停止其對小玲行使親權。
 
因此,如果報導內容屬全部的實情,現在應該立即聲請法院開庭審理,請求法院宣告停止小玲本生父母的親權行使,以防小玲所受損害繼續擴大。
 
法院在必要時除了小玲、她的祖父與父母外,可以傳喚小玲的弟弟,鄰居或其他親屬到庭,隔離詢問後以得其詳情,迅速作出判斷,立即執行。
 
《民法》1086與1098條2項都指出,父母或監護人之行為與未成年子女之利益相反,依法不得代理時,法院得依……未成年子女……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聲請或依職權,為子女選任特別代理人。因此小玲現在應該在社工的協助之下,立即請求苗栗地方法院為其選任程序特別代理人。
 
在法院選任特別代理人的協助下,根據第1090條以父母濫用其對於子女之權利,請求法院介入,為小玲之利益,宣告停止其父母權利之全部或一部。
 
法院宣告小玲的父母停止親權以後,天幸還有一個疼愛他的祖父,可以充當其監護人。法院此時再依《民法》1094條1項1款規定,以父母均不能行使、負擔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指定祖父為其監護人。
 
依《民法》第1097 條規定,作為監護人的祖父於保護、增進受監護人利益之範圍內,立即開始行使、負擔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並由上開程序特別代理人協助,各方依法商定小玲父母今後所應定期支付的扶養費、交付的物品與其探視權利並達成協議,之後將結果陳報法院。
 
小玲今年16歲,看起來已經可以自理生活。她接下來需要監護的時間也不過就是這3-4年,但是這可是她最後的青春芳華,應該讓她在真正對她好的長輩照顧下好好過。
 
解除她父母對她的行使親權以後,他們可以好好去照顧弟弟,也可以抒解家中空間不足的問題。豈不兩全其美呢?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