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啟誠被政治口水淹沒 旅日醫師痛陳真相

出版時間:2018/09/16 11:01

【王輝生授權《蘋果日報》刊出完整對話紀錄】

駐大阪處處長蘇啟誠因關西風災輕生,震驚國人,旅日台僑王輝生醫師為他抱不平!王輝生為了讓誠懇老實、又才調來大阪3個月的蘇啟誠速速了解狀況,特地將他投書內容完整寄予蘇啟誠,而蘇啟誠都針對這二篇投書回信,為讓讀者能完整了解,特在文末刊登王輝生投書全文。

王輝生醫師旅居日本40年,住在關西滋賀縣大津市琵琶湖畔的他也同是受災戶,將所見所聞以及感想投書媒體,試圖還原在日真相,其中一篇《風波中的真相》透露,9月4日關西機場全面封鎖,當天送走1012名中國人的是關西空港主動免費提供的機場巴士,澄清並非是中國領事館派遣而來的,而事後中國是否有派車去泉佐野市去接人,也不得而知,但因為一脫離人工島的關西空港交通就四通八達了,「所以這也不是重點。」

他也提到,日本人急於將滯於機場的中國客送走,是因為中國人之前有在機場暴動、大唱國歌的經歷,「如今有千名中國客通夜滯留,日方急欲送走這些盪手山竽的心態可想而知」。

另一篇《同遭災變同受委曲不同迴響》則提及,當時日方送走1012名中國客,加上32名台灣來的自由行散客,於早上11點乘坐關西機場主動提供的巴士前往泉佐野市,剩下滯留在機場的大多都是日本人,王輝生形容「他們都循規蹈矩、井然有序的順從安排,大擺長龍的默然撤出關西空港,沒有人嗆聲『安倍你在那裏』或『政府機關為何不派車來接人』,同樣遭受一夜滯留的委曲,台、日旅客的反應迴響卻大相逕庭。」,為蘇啟誠打抱不平。

他認為,「如今關西空港創傷未癒、北海道震痕未平,但是安倍首相仍然按既定行程,於9月10啟程赴俄國,參加在海參崴舉辦的《東方經濟論壇》,而總裁大選,正激戰中的對手石破茂眾議員也未趁機苛責撻伐,此種相互公忠體國的風範,同是災難大國的台灣人民應當深深引以為借鑒,見賢而思齊。」

王輝生事後將兩篇投書寄給蘇啟誠參閱,得到蘇啟誠「所言甚是,同感,但無人聽得進去」,以及「處置不當,連累謝大使,罪過」的回應,但無奈悲劇依舊發生,讓王輝生沉痛感嘆,「連日天災日本人處變不驚,千里之遙的台灣卻掀起了千尺的口水浪,淹斃了克盡厥職、默默耕耘的台北駐大阪辧事處蘇啟誠處長的寶貴生命」,並乞國人應多加深思。(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王輝生投書全文
《風波中的真相》

此次日本驟逢天災地變,對旅遊日本的國人造成不便,竟然衍生出諸多風波,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然而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爭論的焦點不外是
1:中國駐大阪領事館有否派車進入機場接其國人或有否派車在人工島外的泉佐野市接人?
2:如果中國能,為何台灣不能?
3:當時謝長廷代表在那裏?

本人旅居日本40年,居住琵琶湖畔也是受災區,感同身受,兹將其真相還原如下:

1:9月4日關西空港全面封鎖而不能進出,5日空港主要運用高速船將滯留客送往神户,少部分用機場巴士送出島外的泉佐野市,當天送走7800人其中包括1012名中國人,機場巴士是由關西空港主動免費提供而非中國領事館派遣而來,而且只送出人不迎進人,所以中國不可能派車進入機場去接人,至於有否派車到泉佐野市去接人就不是重點也不得而知,因為一脫離人工島的關西空港,交通就四通八達了(已恢復行駛電車及公路)。

2:當時中國滯留客逾千人,大都是旅行團團客所以中國官方容易掌握人數,台灣團客因已預知空港將關閉而不入,大都是自由客而且才32人,台灣駐日官方無從事先掌握,今年1月24日成田機場有175名中國旅客乘亷價航機,因上海天候不佳而延遲起飛,因之引起暴動,霸佔登機口,高唱國歌,與警察發生嚴重衝突,殷鑒不遠,如今有千名中國客通夜滯留,日方急欲送走這些盪手山竽的心態可想而知,所以將中國客集中,由專用巴士於上午11点送出,而大多數的日本人則遵守秩序的大擺長龍,排隊等候撤出,因為全世界的旅客会因飛機延飛而高唱國歌,集體暴動的國家,只有一個,所以何必苟責台灣不能。

3:台灣駐日單位,由廣島到名古屋的関西地區是屬於《台北駐大阪辦事處》的轄區,而名古屋以東的關東地區是屬於《台北駐日代表處》,所以當關西地區若有突發急事時,求助的單位應該是《台北駐大阪辦事處》而非四百公里外,遠在東京的《台北駐日代表處》,而且滯留關西機場的台灣自由客才32人無從掌握其行縱,就是謝長廷代表由東京親臨現場又何濟於事?

同為天災大國的台灣及日本,同樣受困而滯留關西空港,大部分是日本人,他們都選擇冷靜沈著的應對而且井然有序的大擺長龍,乖順的聽從安排,安靜的撤出,沒有人呼天喚地的怪罪安倍因忙於總裁保衛戰而不來看他們,而幾十名的台灣客受了相同的委曲卻在台灣媒體掀起千尺浪,難道日本人就天生愚蠢或命賤嗎?個中原由及差異值得國人深思,希此真相能釋國人之疑。

附記:
赴國外自助旅行,本就該自擔風險,因災變而在機場 滯留一夜,台灣人就嗆天呼地的怨天尤人,今年1月24日強國人在成田機場就惹發暴動,然而大部分的日本人卻選擇冷靜應變,守法守秩的大擺長龍、乖乖的等候撤出,沒人会怪罪正忙於選戰的安倍說《安倍您在那裏》,難道日本人都是自願當儍瓜嗎?

眼看捕風捉影的假消息,排山倒海般的席捲而來,讓不眠不休的駐日謝代表及駐日官員們,都泛淹在濁浪泥淖中而百口莫辯,身為受災區的台僑,實在看不下去,只好挺身而出,及時的搜集正確情資、快速的公布實情以還原真相,期盼能有效的消風止浪,更殷盼能還給這些勞苦功高,卻,慘遭污衊的駐日官員們一個公道。

但是有時,這種撥雲見日的仗義直言,《賣國賊、漢奸走狗,日奴》等大帽子就会鋪天蓋地的飛扣而來,這也是生為台灣人的悲哀。

日本醫療法人 輝生醫院理事長 京都大學医學博士 王輝生(大田一博)敬上


《同遭災變同受委曲不同迴響》

自然災害大國的日本人民,每逢天災地變,其朝野都能共體時艱以匡救國難,其領導者不會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作秀,以免紊亂現場的救難作業,集中精力在中樞運籌帷幄才能更有效的指揮應變,朝野政黨暫時放下成見,災民們也不會浪費所剩無幾的氣力去怨天尤人或情緒性的攻擊詆毀。

日本執政黨黨魁大選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也是安倍總裁能否三連任的關鍵時刻,竟然在短短的三天內,天災及地變接踵而來,9月4日中午,近畿史上最大記錄的狂風暴雨,重創西日本,人工島關西機場,瞬間淹沒,成了水鄉澤國,對外的唯一聯絡橋樑又被脫錨的郵輪所撞歪而不能通行,天災未了,隔了一天,6日凌晨3點,北海道又逢地變,7級(前日報導為6.7級)的地牛大翻身,使得北海道全域295萬戶停電斷水,所有機場及鐵道運輸完全停擺。

值此日本正陷入淒風苦雨及山崩地裂,災區滿目瘡夷、百廢待舉之際,執政的自民黨並未因而中止即將於9月20日舉行的總裁大選,並於7日正式宣布選戰開打,同時間,重災地區,仍有二百多萬戶災民,停電停水,但,無人趁火打劫或渾水摸魚,亂中有序,民心穩定,各安其業,各守其職,大家默默地埋頭苦幹以重整家園,沒有口水,只有汗水,不怨天不怪地,也不尤人,更沒有人因而怪罪安倍首相為何不來探視,在野黨也守分寸,襄助執政黨以共度國難,沒有政客敢見獵心喜的大發其政治財。

反而是人手不足的台灣駐日代表處(駐北海道只有二人),竟成了池魚之殃,雖然克盡厥職,這幾天為了幫助滯日國人能早日脫困而忙翻了天,大震後隔天的9月7日(6日北海道所有空港封閉),謝長廷代表還增派二名職員前往北海道支援,謝代表也親赴札幌坐鎮指揮,於8日調動了華航三班、長榮航空二班,將滯留的國人1500人,全數由剛復航的札幌新千歲空港送回臺灣,不眠不休的為國人排紛解難,卻,仍慘遭捕風捉影的謠言所困,如《中國駐大阪領事館派車赴關西機場接走中國客,而台灣駐日代表處卻對滯留關西空港及北海道的國人,置之不理》等不脛而走的假消息,緊隨著來自西鄰的沙塵暴,席捲而來,而遠在千里外的國人不明究裡就吠聲吠影的隨之起哄,嗆說《當時謝長廷代表您在那裏》,在野的政客們,更是落井下石的見縫插針,迫不及待的加入撻伐行列,不但在立法院召開黨團記者會,還莫明其妙的要求勞苦功高的謝長廷代表下台,讓已經忙得暈頭轉向、疲憊不堪的前線指揮官謝代表,還要回身轉向台灣,為一些子虛烏有的空穴來風來分心闢謠。

本人旅日40年,身居災區、感同身受,茲將所見所聞的事實真相還原,當9月4日水泛關西機場,而其唯一的聯外橋樑重創,隔天(5日)為了疏散滯留的旅客主要是利用船運而為了避免紛亂,專用的接駁巴士規定只出不進,所以中國根本不可能派車進入機場接人,而台灣團客因預知關西空港即將關閉而不入,所以大都是自由行的散客,事後知悉約有數十人,台灣駐日單位根本無法事先掌握其行蹤,而且關西屬於《台北駐大阪辦事處》的轄區,遠在四百多公里外,東京的《台北駐日代表處》謝代表在海、路、空運都停擺的當天如何能抵達現場?就是到了也不能進入現場,又於事何補?

而且,災後隔天(9月5日)早上6點開始,關西空港就已經有條不紊的逐步撤出滯留客,晚上11點為止全數撤出7800人,而中國客因為在今年1月24日曾經有175名乘廉價航空的旅客,為了飛機延飛而大鬧成田機場引起暴動的前例,殷鑒不遠,所以關西空港極欲送走這些燙手山芋的心態可想而知,為了安全考量,將1012名的中國滯留客(包括香港客117人及澳門客5人)加上自動加入的臺灣自由行散客32人,共1044人集中,於早上11點乘坐空港主動提供的巴士(不是中國駐大阪領事館派遣來的)撤出前往泉佐野市,至於中方有否派車到泉佐野市接人,就不是重點也無從得知,因為只要一脫困關西空港,交通就四通八達了(鐵公路都已恢復通行了),4日當晚滯留空港的旅客大都是日本人,他們都循規蹈矩、井然有序的順從安排,大擺長龍的默然撤出關西空港,沒有人嗆聲《安倍你在那裏》或《政府機關為何不派車來接人》,同樣遭受一夜滯留的委曲,台、日旅客的反應迴響卻大相逕庭。

而北海道更是慘不忍睹,全域斷電斷航,鐵道運輸停擺,只有二名職員的駐北海道辦事處,其一籌莫展的窘境可想而知,所以,遠在台灣的國人,不分青紅皂白就迫不及待的苛責駐日官員,似乎有欠公允,前些日子,南台灣水患,台灣蔡總統及賴院長,雖然苦民所苦及時就趕赴現場賑災,仍然被罵挨批而且傷痕累累,《花落水流紅 閒愁萬種 無語怨東風》,花自落、水自流,反而怨起默默送暖的東風,是否養尊處優慣了的人,閒愁太多? 或是日本人天生命賤才會逆來順受?

自然災害大國的日本人民,每逢天災地變,其朝野都能共體時艱以匡救國難,人民也都能處變不驚的冷靜對應,因為日本人深深體會老子《治人事天 莫若嗇》的道理,其領導者不會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作秀,以免紊亂現場的救難作業,集中精力在中樞運籌帷幄才能更有效的指揮應變,朝野政黨暫時放下成見,不費神的互噴口水,災民們也不會浪費所剩無幾的氣力去怨天尤人或情緒性的攻擊詆毀,正在努力幫助他們的政府及領導人 ,因為他們知道當面對災難,唯有上下團結一致,儉嗇吝惜 《精、氣、神》才能凝結出力量,這才是正真正銘的治人事天之道,所以,雖然如今關西空港創傷未癒、北海道震痕未平,但是,安倍首相仍然按既定行程,於9月10啟程赴俄,參加在海參崴舉辦的《東方經濟論壇》,而總裁大選,正激戰中的對手石破茂眾議員也未趁機苛責撻伐,此種相互公忠體國的風範,同是災難大國的台灣人民應當深深引以為借鑒,見賢而思齊。

附記:
赴國外自助旅行,本就該自擔風險,因災變而在機場 滯留一夜,某些嬌貴的台灣人就嗆天呼地的怨天尤人,今年1月24日強國人在成田機場就集體惹發暴動,然而大部分的日本人卻選擇冷靜應變,遵法守秩的大擺長龍、乖乖的等候撤出,沒人會怪罪正忙於選戰的安倍也不會說《安倍您在那裏》,難道日本人都是傻瓜嗎?

眼看捕風捉影的假消息,排山倒海般的席捲而來,讓不眠不休的駐日謝代表及駐日官員們,都泛淹在濁浪泥淖中而百口莫辯,身為受災區的台僑,實在看不下去,只好挺身而出,及時的搜集正確情資、快速的公布實情以還原真相,期盼能有效的消風止浪,更殷盼能還給這些勞苦功高,卻,慘遭污衊的駐日官員們一個公道。
但是有時,這種撥雲見日的仗義直言,《賣國賊、漢奸走狗,日奴》等大帽子就會鋪天蓋地的飛扣而來,這也是生為台灣人的悲哀。

日本醫療法人 輝生醫院理事長 京都大學医學博士 王輝生(大田一博)敬上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獨家】生前對話曝光 蘇啟誠輕生前2天自責「連累謝大使,罪過」
王輝生投書《蘋果》 「盼還蘇處長一個公道」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追真相!蘇啟誠輕生前 曾想找律師查假新聞源頭

我國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啓誠,疑因不堪救災罵聲壓力而輕生身亡。資料照片
我國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啓誠,疑因不堪救災罵聲壓力而輕生身亡。資料照片

蘇啟誠生前與王輝生有訊息來往。王輝生提供
蘇啟誠生前與王輝生有訊息來往。王輝生提供

蘇啟誠生前與王輝生有訊息來往。王輝生提供
蘇啟誠生前與王輝生有訊息來往。王輝生提供

王輝生寄給蘇啟誠的文章。王輝生提供
王輝生寄給蘇啟誠的文章。王輝生提供

王輝生寄給蘇啟誠的文章。王輝生提供
王輝生寄給蘇啟誠的文章。王輝生提供

王輝生提供王輝生寄給蘇啟誠的文章。王輝生提供
王輝生提供王輝生寄給蘇啟誠的文章。王輝生提供

蘇啟誠生前與王輝生有訊息來往。王輝生提供
蘇啟誠生前與王輝生有訊息來往。王輝生提供

蘇啟誠生前與王輝生有訊息來往。王輝生提供
蘇啟誠生前與王輝生有訊息來往。王輝生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