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島剛專欄:蘇啟誠事件給媒體的啟示

1540
出版時間:2018/09/21 00:02
論者認為,關於蘇啟誠之死,媒體或在媒體上發言的人能夠重新認知到,批評本身帶來的殺傷力是如此可怕,在言論自由的面前,應該抱持戒慎恐懼之心。翻攝台北駐大阪辦事處官網

野島剛/作家、資深媒體人

日前,台灣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的輕生消息震驚各界。對日本人而言,因為在日本發生的災害,外國的駐日單位人員被批判處理不當而自殺,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態,所以日本的主流媒體也紛紛報導,引起高度關注。身為日本人,我對蘇處長的輕生感到抱歉;身為曾經和他有過交流的人,我深感哀痛和遺憾。

我與蘇啟誠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兩年前,當時為了採訪移居沖繩的台僑歷史,向還是駐那霸辦事處處長的他請益一些問題,他特地帶我到那霸的台灣料理餐廳用餐,熱心地告訴我有關台僑的基本概況,也介紹了台僑友人讓我認識。而且,兩天前跟他約定見面時,他說:「這幾天有點忙,但沒關係,我再安排一下。」於是空出寶貴的時間給我。想必他為了這次會面,重新調整了一些行程吧。 

基本上,蘇啟誠應該是個被拜託了也不會說「NO」的人,也不太會以政治考量去決定事情的重要與否。他接待過很多很多日本人,一視同仁,絲毫沒有官架子,所以受到愛戴。光是看他過世後的Fb留言,在東京、沖繩、大阪等日本各地,有許多認識蘇啟誠的人發文表示衷心哀悼。由此可窺知,蘇啟誠長期身在台灣外交的最前線,在日本做了超乎我們想像的努力。

毋須贅言,台灣的外交正面臨著嚴峻的處境。即使如此,不管是在日本或者是在國際上,就算沒有邦交,也有很多人在為台灣加油。就某部分而言,是因為有像蘇啟誠這樣沒沒無聞的外交官在背後辛勤耕耘支撐著。在這個層面上,蘇啟誠之死對台灣社會而言無疑是一大損失。

雖然無法得知蘇啟誠的內心想法,也許因為他是無法說「NO」的好好先生,所以面對台灣社會連日來的大肆批評和輿論壓力,無法義正辭嚴地加以反駁,也無法提出辭呈讓事情落幕,他就把所有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攬。或許是本能,或許是衝動,很遺憾的是對任何事都來者不拒的蘇啟誠選擇了悲傷的結局。

我想現在去討論「誰殺了蘇啟誠?」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再怎麼飽受批評,那些把救災不力全部歸咎於駐大阪辦事處的匿名網友們,他們本身應該沒有認知到自己的責任。他們一旦發現新的獵物後,也會立刻集結起來展開相同的行動吧。

只是,關於媒體我有句話想說。就是網路上的流言蜚語只要媒體不報導,就不會波及到整個社會。日本也面臨了同樣的問題,網路上出現的不實消息經過媒體的披露後,批評的聲浪擴散開來,造成了社會問題,甚至出現了犧牲者。

媒體是一門建立在批評他人維生的生意,批評算是我們的工作,但是批評他人時,還是有應該遵守的倫理道德和遊戲規則。證據充不充分?是否具有公開批評的意義?這兩點特別是批評的基本條件。
可是,經過事實查證後,中國派巴士直接到關西機場接人一事為假新聞。這次受風災影響,民眾受困機場的不安和痛苦是可以諒解的,但是在這個跨國人口移動稀鬆平常的時代,大使館等地駐外單位的作用不應該被無限上綱。

也就是說,一開始這次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事實的問題,假使是事實,也不是什麼人人得而誅之的問題,駐外單位不應該成為眾矢之的。然而,媒體在新聞報導或是政論節目上過度渲染,導致問題一發不可收拾。這個時候,如果媒體能夠一點點的自制自律,在某種程度上應該能夠防止問題的惡化。

關於蘇啟誠之死,希望媒體或者在媒體上發言的人能夠重新認知到,批評本身帶來的殺傷力是如此可怕,在言論自由的面前,應該抱持戒慎恐懼之心。

關鍵字

野島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