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人員:情蒐變調 是時候改革國安局了

出版時間:2018/09/22 00:06

江光易/國家情報工作人員

近日由國安局指導情治系統的「訊安專案」,目的原為針對假新聞及爭議訊息進行反制,結果卻演變為對私人社群及言論自由的限制,引發民眾不滿。其實,國安局多年來在用人來源單一、思維同質性極高的情況下,所下的指導棋經常令各情治機關窒礙難行,實有革新圖存之必要。

首先是在情蒐的分工上,由於高層偏好立即見效的情資,導致情報系統蒐集到的訊息愈趨一致,過去各機關「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特殊性,近年已逐漸不復見。儘管依法令,各機關均有其主攻項目,例如軍情局專攻大陸情勢、軍事安全總隊負責國軍內部狀況、調查局責司國內政經要況、警政署掌握民情陳抗,然而各機關之間的界線,並不是絕對的涇渭分明,這在情報圈內稱之為「複式佈建」,其優勢在於,可避免情報來源單一,決策者不致因此做出不正確的判斷。

然而,「複式佈建」與「疊床架屋」,卻往往只有一線之隔。舉例來說,移民署依其工作職掌而握有的來訪機敏外團名單、行程,原本應是可供各單位參考的,但實際上各單位卻被要求從其他管道取得名單、行程。其實外團人員有誰、要去哪裡,都是相當明確的,也不存在做手腳的空間與必要,要求其他單位去蒐報一件移民署本即握有資料,已談不上多方佈建,而是名副其實的人力浪費。諸如此類的情形,在我國情報體系中不勝枚舉。

而這樣的局面,又是何以致之的呢?這與國安局的組成結構密不可分。該局成員中,有極高比例屬於軍職,其餘警職、文職不僅為數不多,升遷上也居弱勢。由軍方領導國家情報體系的思維,在過去偏重軍事情報的時代下,自然事屬應當。然而在當前全球化的時代下,像是貿易、洗錢、反恐、環保等各類新興議題,重要性毫不亞於軍事議題,然而國安局卻沒有適時調整人員組成結構,仍然由軍人指導蒐情,自然難以洞燭先機。

其實在行政院及其所屬各部會中,人員的組成多是由下屬機關一路向上攀升。國安局的位階與各部會平行,其成員的晉用,也理應從各情報機關中拔擢優秀人士。設想,若能由移民署出身的官員協助指導難民、逃逸外勞、非法陸客等情資的蒐集,或由海巡署出身的官員協助指導海上走私、兩岸漁民私下交易等情資的蒐集,是不是會比全盤交給非相關領域出身的軍人來規劃,更加符合國家利益的需求?

更嚴重的,則是國安局的領導階層,有許多是在原單位無法出線或黯然下台後,被調到國安局「待退」或「養老」。對多數軍人而言,職涯首選還是留在國防部謀求機會,升遷無望的才會另求出路,這導致許多非情報專業出身,或者根本無工作企圖的人,竟能掌握國內情報龍頭。

正本之計,除了用人來源多元化之外,情報工作的主體性也應加以確立,不該只是國防的附屬,才能讓真正專業、有心者領導國家情報工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