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單親身障歌手演出 心疼兒睡紙箱鋪地

出版時間:2018/10/08 07:23

作者、攝影 李柏毅

「還記得幾年前一個夏天,
你就這樣出現在我世界,
為我擦去眼淚牽著我一步一步走向前。」
32歲的方羚坐在輪椅上,
和同樣是脊髓損傷患者的夥伴鄭怡芬(阿寶),
一同演唱著原住民歌手王祥如的輕快歌曲《太陽月亮》,
舞台下的聽眾也跟著旋律搖擺。

這個名為「能量天使」的女子合唱團體是來自台東的原住民,在她們追尋歌唱夢想的路上,還有方羚2歲的兒子伴隨,「即便帶著孩子很辛苦,我也要堅持走唱歌這條路,因為我想讓他知道,媽媽就算坐在輪椅上,仍是很堅強、很快樂!」 

初次見到方羚,是在桃園街頭藝人考試當天,小朋友坐在她的大腿上,電動車頭拉著輪椅快速在人群中穿梭。報到後,身心障礙藝文發展協會的志工們幫忙架設麥克風和音箱,秘書長朱萬花則在一旁顧著孩子,方羚和阿寶換上原住民服飾,為演唱做最後準備。 

這是「能量天使」的第3場街頭藝人考試,台北和新北都已順利合格,但方羚透露還是會緊張,只見她專注地反覆練唱,不時和阿寶互相打氣,直到考試結束,評審老師比了一個讚,兩人臉上才終於露出輕鬆神情。 

方羚從小就非常喜歡唱歌,因為常常參加歌唱比賽,覺得自己以後應該會成為歌星;也因為喜歡小朋友,所以大學念了幼保系,想要當幼教老師,沒想到在大學畢業後不久,人生在24歲遭逢巨變,因不慎從樓梯跌落造成脊髓損傷。 

她回憶,當時在醫院照完X光片後,醫師對她父母說,她可能下半輩子要坐輪椅了,爸媽聽完不可置信,覺得只是摔跤,怎麼可能這麼嚴重,那時候她也沒有把醫生的話聽進去,覺得可能住院1、2個月就會好起來。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方羚每天努力復健,卻沒有好轉跡象,「等到復健差不多1年半的時間,我才發現情況不對了,那時候就想說,我這麼年輕,真的之後就要坐在輪椅上了嗎?」 

「那時覺得坐在輪椅上的自己很醜,就想跟朋友親戚都斷絕往來,因我滿愛面子的,又是那麼愛漂亮的女生。」

方羚開始封閉自己,甚至覺得是不是因為做了什麼壞事,所以老天爺才給她這樣的報應? 
由於家人和朋友的不放棄,方羚逐漸敞開心扉,到桃園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學習生活自理,開始不再介意旁人的眼光。她報名了歌唱比賽作為走出受傷陰霾的證明,讓家人和朋友看到她在舞台上展現自信;方羚回憶,那時候家人在台下看到她的演出,都哭得唏哩嘩啦的,很感動。 

雖然比賽沒有得名,但她很開心能有勇氣跨出這一步,昔日活潑開朗的布農族女孩重回歌唱舞台,這份自信光彩也讓她在往後的日子找到另一半,方羚笑著說:「那時候從來沒有想過我還可以再次擁有愛情!」 

2015年,方羚和楊雲豪的愛情故事登上新聞版面,輪椅夫妻環島拍婚紗圓夢的消息,連時任總統的馬英九都關注,主動邀請他們到總統府拍婚紗。 
方羚是在桃園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擔任電腦老師期間,和同是傷友的楊雲豪相識相戀,交往3個月方羚就提議結婚,「我直接問他要不要在9月12號結婚,因為那天是我受傷的日子,我想要把它變成幸福的紀念日,他也很阿莎力的答應了」。 
只是沒想到,兩人最後卻是離婚收場。 

「感情生變的關鍵應該是在於,他可能沒有想要那麼快就有孩子,但是我又急著想要。之後決定去做人工受孕,但在懷孕的過程中,雙方的感情並不是那麼好。」婚姻的不愉快讓方羚彷彿又回到了受傷時的低潮,小孩生下來後,他們已經變成兩個站在平行線的陌生人,到離婚前都是分房睡。 
她回想,那陣子她感到自己是個很失敗的妻子,也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母親,但是她不想再忍受那種不開心的日子,還是決定帶著小孩離開。 
方羚提了3次離婚,丈夫才同意,因為他覺得小朋友還小,靠她自己一個人可以帶嗎?「我就很堅決我要自己帶小朋友,既然我們的感情沒有辦法回復到以前一樣的話,那為什麼不要讓自己、彼此,過得更好。」於是兩人協議離婚,前夫還是孩子的爸爸,有探視權。 
方羚覺得孩子是上天給她最好的禮物,一個人就算再辛苦也要撐下去。 

但因為行動不便,方羚照顧小孩要比一般的媽媽花更多時間和心力,最辛苦的還是擔心小朋友的安危,當孩子到處亂跑、爬上爬下,卻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護著孩子,讓方羚非常焦慮。
「他剛學會爬的時候,有次爬到2樓,但他不知該怎麼下來,那時候我坐在樓梯一階一階爬上去帶他,再慢慢地用一隻手抱他下來。」因為她自己是從樓梯跌落而受傷,一想到孩子可能跟她發生一樣的事,就不由得感到害怕。
方羚說,她很羨慕家長可以帶小朋友進去百貨公司的遊樂區,但輪椅一定不能進去,當孩子說想要進去玩時,她覺得很心疼,「要不然就是在戶外的遊樂器材,有些危險的設施沒有辦法顧到他的時候,我會叫他不要玩那個東西,因為我怕會發生危險」。
一個人帶孩子非常辛苦,幸好方羚還能藉由唱歌來紓解壓力,「雖然生活重心都在孩子身上,但我的內心仍然非常渴望在舞台上唱歌給大家聽,所以我那時候看到阿寶在台上表演,就覺得好羨慕喔!」
阿寶也是脊髓損傷的傷友,原本懷抱音樂夢想,卻在報名歌唱選秀節目前夕發生車禍,因而來到桃園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學習生活自理後參與了「培力計劃」的表演工作。

方羚和阿寶都是來自台東的原住民,年紀相仿也有相同興趣,同鄉的兩人情同姊妹,三不五時就一起彈著吉他哼哼唱唱,方羚形容:「她像是給我一個力量、在背後推我一把的那個人,她鼓勵我做自己想做的決定。」
兩人去年決定組成合唱團體「能量天使」,希望用她們的故事唱歌給更多人聽,之後受到身心障礙藝文發展協會秘書長朱萬花的賞識,安排培訓課程。
「如果當初方羚選擇照顧孩子,然後放棄她喜歡唱歌這個夢想,我會覺得很可惜,因為她有這個天賦。所以還好我們兩個人有遇到,可以幫忙分擔照顧孩子的重擔,一起去完成想做的事。」阿寶覺得自己很幼稚,方羚就像姊姊一樣,走在前面帶領著她,兩人用1加1大於2的表現,在舞台上感動無數人。 

對方羚來說,阿寶則是她很重要的朋友,不但是傾訴心事的對象,也是陪她實現夢想的夥伴,「很感謝阿寶,都沒有抱怨跟我組團表演還要帶著一個小朋友,而是跟我一起去克服任何困難。」阿寶則露出靦腆的表情說,當初組團也沒想那麼多,既然現在已走了前面一小段路,這個時候再因為帶小朋友很麻煩而放棄,「會很對不起幫助過我們的每一個人,也太對不起自己」。

因為小朋友哭鬧而影響兩人練習是家常便飯,更傷腦筋的還有每次接到表演,她們先想到的不是要唱什麼歌,而是小朋友那天有沒有人照顧,通常都是協會的志工或孩子口中的「萬花阿嬤」幫忙,再不然就是方羚的媽媽遠從台東上來,無論如何都要交代清楚,她們才有辦法安心地在台上唱歌。
「帶著小朋友四處表演很辛苦,但孩子更辛苦,因為會打亂他的作息。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去高雄演出,快到我們表演了但小朋友很想睡覺,只好鋪紙箱在地板讓他睡,就覺得很不捨。」方羚說,人的一生只有一次,這陣子辛苦也沒有關係,可以帶著孩子一起去完成夢想,是一個很棒又很美的回憶。
由新北市勞工局舉辦的「身障街頭藝人音樂徵選大賽」日前落幕,「能量天使」獲得演唱組第1名的佳績,回想一路上經歷過的起起伏伏,能走到現在非常的不容易,方羚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也是一個很幸福的媽媽。
但她還是不免擔心以後孩子去學校會遭受異樣眼光,擔心自己坐輪椅會害他被同學笑,「會不會因為這樣他就不喜歡他媽媽了?」
方羚心疼孩子已經沒有一個完整的媽媽,還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她說,追求歌唱的夢想不只是為了自己,也包含了希望自己能夠讓兒子引以為傲的期待,就像是她們在台上唱的這首歌: 

「你就像太陽照亮我心房,使我的傷從此就被遺忘;我就像月亮守候你身旁,使你的心從此不再空蕩」。

方羚
32歲
族群:布農族
現職:歌手
學歷:南台科大幼保系
家庭:離婚,育有1子
經歷:
2014 第1屆脊髓損傷輪椅選美季軍
2014 第2屆萬海慈善身障大賽人氣獎╱佳作
2016 聯合出版書籍《輪子出走》
2017 組團「能量天使Power Angel」
2018 身心障礙街頭藝人音樂大賽第1名
臉書:PowerAngel能量天使 

台東的原住民方羚。李柏毅攝
台東的原住民方羚。李柏毅攝

方羚與同是傷友的楊雲豪交往3個月後就結婚、環島拍婚紗。資料照片
方羚與同是傷友的楊雲豪交往3個月後就結婚、環島拍婚紗。資料照片

因為行動不便,方羚照顧小孩要比一般的媽媽花更多時間和心力。李柏毅攝
因為行動不便,方羚照顧小孩要比一般的媽媽花更多時間和心力。李柏毅攝

「能量天使」參加許多比賽與表演,方羚希望自己能讓兒子引以為傲。翻攝能量天使臉書
「能量天使」參加許多比賽與表演,方羚希望自己能讓兒子引以為傲。翻攝能量天使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