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順貴官場改革受阻 俠客律師要重出江湖

出版時間:2018/10/08 23:59

醉心文史的詹順貴,喜歡讀《史記》中「遊俠」和「刺客列傳」,嚮往行俠仗義,成為替弱勢辯護的環境律師,法律就像他的「倚天劍」,屢次在重大環評爭議或迫遷案件獲得勝訴,贏得「環境鬥士」、「俠客律師」封號,蔡英文總統上台,延攬詹順貴入閣擔任環保署副署長,詹上任致力要推動環評制度改革,但沒想到兩個環評個案,深澳電廠案投下通過關鍵票讓他聲望跌一跤,但在觀塘案他選擇捍衛制度,堅持風骨,為自己最後官場留下瀟灑離開身影。

詹順貴今受訪回說,心情會波折,是在要定、未定的拉扯過程,現在已經塵埃落定,緊繃的心也就鬆下來了。他的拉扯一是因為對自己期許的使命沒有完成,二是對環保署長李應元有所虧欠,因為在與李應元共事的兩年多時間,李應元對他都是力挺跟信任,有充分授權讓他做改革。詹順貴也說,收拾完辦公室後,會放鬆假幾天陪流氓婆(妻子林子凌)散散心。再來就要煩惱如何回復身手重拾律師工作,當然,仍會持續努力捍衛台灣環境。
 
55歲的詹順貴出生於中部鄉村,祖父是佃農,父親是工人,身為長子的他,很小就到工廠做工幫忙家計,大學是靠兼家教,賺自己生活費,原本想要唸文史的他,因為家裡希望他讀較有出路的法商,分數又剛好落在台大法律系,開啟他跟法律的不解之緣。
 
不過,大學畢業後,詹順貴沒有馬上去考律師執照,而是在銀行擔任法務工作,一當就是4年時間,而且很多人不知道他曾經跟前總統馬英九妻子周美青曾當過同事,一來因為覺得銀行工作太安逸,久待不好,加上銀行較大的法律案件,上面交由知名律師處理,而不聽他的意見,決定發憤圖強考上律師。
 
詹順貴最大休閒興趣是賞鳥,因為平時律師的工作要不斷爭辯討論,「賞鳥的時候就必須要靜下來」,但也讓他關注環境議題,他曾說,因為賞鳥會同個地方重複去,注意到環境遭受人為破壞,就這樣他從一隻鳥,先是發現山林裡的樹被砍除後,房子一棟棟在山坡地建蓋,從賞鳥看到樹再到山坡,慢慢地到整個台灣土地,也開啟了他為環境發聲之路。
 
詹順貴投入環境訴訟20多年,過往許多環評爭議或是迫遷案件,包括雲林林內焚化爐、苗栗大埔案、台東杉原美麗灣度假村、中科三期、中科四期環評案,環保團體一次又一次勝訴,詹順貴都扮演關鍵角色,不僅幫助弱勢討公道,也讓整個環保運動從過去街頭帶向法庭,透過法律提高環境訴求位階,不僅具有「正當性」也有「合法性」,也讓他贏得「環境鬥士」的封號。
 
詹順貴也被稱為「最不會賺錢的律師」,因為他幾乎都是義務幫弱勢團體打官司,他說過,或許是出生在弱勢家庭,看到環評如此草率,弱勢民眾又不懂法律,就會忍不住一頭栽進去,只求環境正義得以彰顯。
 
因為反澎湖吉貝沙尾BOT案,詹順貴結識了太太林子凌,熱血又俠義心腸的她,為環境正義奮戰從不畏懼的她,有了「流氓婆」的封號,兩個人相知相惜,都曾有過一段婚姻的他們,在年過半百時決定攜手度過下半人生,在2013年8月3日結婚。詹順貴總是不服輸、不妥協,跟人據理力爭,唯一「不敢對抗」的就是林子凌。
 
林子凌說過,選擇結婚那一天,是苗栗大埔事件受害者朱馮敏女士的忌日,在那一天跟「詹大」登記結婚,是要「年年提醒我們:權利需要爭取,自由需要護持;美麗的國家與家園,需要透過行動才能打造。」
 
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詹順貴曾在2005年開始擔任環評委員,對於大企業常批評環評漫長,開發案遲遲過不了關,詹順貴曾說,都不合法令卻硬要過,對改革環評制度,在他律師時就充滿很多理念想法,甚至在馬英九執政時期,經常與當時擔任環保署長的沈世宏在媒體打筆戰。
 
詹順貴擁有標準的律師性格,一根腸子通到底,個性條直、固執,也就是人家說的「牛脾氣」,這不服輸的個性,當2016年蔡英文政府上台,詹順貴被延攬入閣,環保界是歡天喜地,但很多人都不看好他的個性,到底能夠在官場「撐多久」。
 
面對角色轉換,詹順貴曾坦言是艱難決定,也知道選擇進入體制一定會面臨很多挑戰,但他願意嘗試原因,是把環保法規改革當作使命,最主要任務是兩個,一是《空污法》,另一個就是《環評法》,因為這兩法是他希望能兼顧環保與經濟平衡發展的體制改革,前者在今年順利修法完成,後者完成草案送入行政院。
 
不過兩個法案修法都因為部分環團的不滿意,甚至跟詹順貴是屢次針鋒相對,相互批評,甚至出現詹為此草率宣布散會的風波。而被昔日同志認定「阿貴變了」的引爆點,是在深澳電廠環差案中,在8比8同票的情況下,他投下贊成通過的關鍵一票,讓環團感覺到「背叛」,批評他「換了位置換了腦袋」。
 
詹順貴曾說,這件事之後引發的風波,的確讓他感受到「萬箭穿心」,他承認主持會議的經驗不夠,應該延到下一次好好再重新討論而非投票,但對於投下那票,他始終堅持是對《環評法》的了解,因此此案只有兩個選項,「修正後通過」或「變更部分重辦環評」,不論他喜好與理念如何,理念不該凌駕法律,如果理念被法律約束、框架,應該把框架打開,推動(環評法)修法。
 
詹順貴投入《環評法》修法有很多理念跟想法,但幕僚說他對環評法修法的期待是有轉變,因為蔡英文總統上台,詹順貴不只是深獲蔡英文倚重,也得到當時行政院長林全相當大的授權和信任,但是在賴清德接任閣揆後,曾經因為南鐵東移案槓上當時擔任台南市長的賴,讓詹曾萌生辭意,雖然後在蔡英文力勸後留下,但詹賴心結已深,加上賴多次針對《環評法》修法靠向財團開發方,讓詹是更加不滿。
 
詹順貴說過,草案經行政院送到立法院,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還寧願暫時不要修法,甚至還起了不如歸去的念頭,給自己訂下離開官場的期限,也就是《環評法》理念完成就可了無遺憾,或《環評法》修法離理想內容差太遠,也會因理想無法實踐而離開。
 
在觀塘案中,詹順貴最堅持是作為環評修法的推動者,且是掌握公權力的政務官,捍衛制度本身穩定公信力的重要性,是高於個案的環評結果,他不滿的是賴清德喊話拚過關,又違反常態的密集開會,引發多數學術環委的不滿,他曾經力圖要去力阻,讓整個會議進行回歸正軌,好好就此案讓環委可以討論,他堅持是現行制度不合時宜之處,則應該是透過修法來解決,而非直接跳脫法律框架行事。
 
但是事與願違,在行政院仍堅持觀塘案要強渡關山,詹順貴在無法改變下決定辭職明志,他說,這是法律人對法該有的堅持,只要注意到他的人,每次開會帶著的不鏽鋼水瓶上,貼著318學運後流行起來的「暴民」貼紙,而他辦公室牆上掛著是美麗灣開發案的現場照片,他不願當個「順從者」,也因為對環境關愛的熱情,讓他最後決定選擇離開官場。
 
林子凌說,走進官場這條路是詹順貴自己所做的抉擇,他一直很想要努力改變環評制度,讓整個制度變得更好,但不如預期時起心動念離開,他知道過程奔波的必然辛苦,但那漫長一天結束前,阿貴和她將會帶著初心回到他們的來處。(洪敏隆/台北報導)

出版:1957
修改:2359

詹順貴。翻攝林子凌臉書
詹順貴。翻攝林子凌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